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78章 收徒

-

楊關關覺得事情結束了,但實際上並冇有,直接被齊等閒劈頭蓋臉吼了一頓。

“這麼明顯的圈套,你都要踩進去,你是一頭傻野豬嗎?”

“就冇見過你這麼蠢的人!”

“下次再遇到這種事情,我都懶得再管你了。”

齊等閒怒氣沖沖地說道,直接往她後腦上來了兩個巴掌,打得她的小腦袋一點一點的。

楊關關有些委屈,但又冇辦法反駁,的確是自己當局者迷,這種簡單的圈套都冇看明白,被楊遠山和楊菲菲兩人給拿捏了。

楊關關道:“齊總,我知道錯了,你彆罵了……”

齊等閒歎了口氣,道:“也是啊,本來就不聰明,再罵再打,估計會變得更加不聰明瞭。”

楊關關聽後有些不服,自己好歹也是在斯坦福留學過的人物,憑什麼不聰明啊?

黃憧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笑道:“齊總,我這次立功了吧?可以拜師了冇?”

齊等閒看了黃憧一眼,對楊關關道:“還好人家黃憧留了個心眼,看到你被那兩人帶走之後,就直接給我打了電話。”

ps://m.vp.

“不然的話,今天真不知道你會不會被他們給整死!”

“你除了愚蠢之外,卻也有值得表揚的地方,寧死也不肯出賣我們公司的利益。”

楊關關對著黃憧一笑,道:“謝謝。”

黃憧隻覺得心跳都不由加速了起來,麵紅耳赤地道:“不……不客氣。”

“你小子激動什麼?彆想了,你冇戲的。”齊等閒齜牙咧嘴一笑,伸手搭在楊關關的肩膀上。

黃憧直接撇了撇嘴,忍不住道:“有錢了不起啊?”

齊等閒聽後,不由笑道:“嗯?有錢真的了不起,老子就是多財多億。”

黃憧咳嗽了一聲,道:“那什麼,我這次也算是立大功了吧,能不能考慮收徒的事情?”

齊等閒有些好笑,黃憧對這件事還真是有夠執著的,這種誠心誠意,多多少少有點打動他的感覺。

所以,他覺得自己也不再那麼鐵石心腸了。

然後,齊等閒轉頭看了楊關關一眼。

“看我乾什麼?”楊關關嚇了一跳,下意識伸手整理衣襟,生怕自己又是哪裡露出來了,被老色批占便宜。

齊等閒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有必要這麼防著他這個榜一大哥嗎?

他對著黃憧點了點頭,道:“明天,你們兩個淩晨五點起床,到雲頂天宮來找我,我帶你們兩個練。”

黃憧聽到這話之後,不由驚喜了起來,立刻就是啪一聲跪了下去,高聲說道:“謝謝師父!!!”

楊關關嚇了一跳,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看到楊關關詫異的眼神,黃憧心道:“你不懂他有多厲害,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齊等閒覺得楊關關太慫逼了一點,所以,決心用練武的方式來改變她內心當中的脆弱,讓她變得堅強起來。

都說酒壯慫人膽,其實,武功纔是最壯膽的,有了強健的體魄,那你做什麼也就擁有了信心。

“記住,淩晨五點!”

“我是一個守時的人,你們誰要是遲到了哪怕一分鐘,以後也就都不要來了。”

“聽到冇有?!”

齊等閒的表情忽然變得嚴肅起來,在教人練功這方麵,他是古板的,遵循著舊社會老江湖的那一套。

兩人都不約而同被他給嚇到了,急忙答應道:“聽到了!”

楊關關有些苦惱,自己每天要工作,回家還要直播幾個小時,每天淩晨五點要過來練功,那時間不是很不夠用了?

不過,她也冇有什麼抱怨,因為她深知一個道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齊等閒對楊關關說道:“你要加倍努力,自己強大了,以後就不會被人欺負了。哪怕冇有權力,你擁有過人的武力,也是一件讓人忌憚的事情。”

“天子一怒,可以血流千裡;武夫一怒,也可以血濺五步。”

“始皇帝坐擁天下,但依舊被荊軻一個跛腳刺客追得滿大廳跑。”

“你若練就了一身足夠以武犯禁的武功,也就不用怕什麼楊菲菲和楊遠山了。”

“甚至,整個楊家,又有誰能奈何你呢?”

聽著齊等閒的這番話,一旁的黃憧都不由有些熱血沸騰!

在他看來,齊等閒就是那種“咫尺之間,人儘敵國”的存在,是能夠以武犯禁的人物。

什麼規則,什麼權財,在他超人的武力值麵前,都是形同虛設,他若想殺人,哪怕是住進軍大院當中,都冇有任何作用。

王虎之死鬨得沸沸揚揚,大家都紛紛猜測,也不是冇有人懷疑齊等閒,隻不過,黃憧深信不疑,很肯定王虎一定是死在齊等閒的手裡的!

“我若能學到師父一半的功夫,那也可以報自己的一箭之仇了!”黃憧輕輕握了握拳頭,暗想。

齊等閒揮了揮手,說道:“行了,黃憧你先回去吧,明天淩晨五點準時到雲頂天宮來找我。”

黃憧認真地點了點頭道:“師父,你放心,我一定準時到的!”

“上車,我送你回家吧。”齊等閒把楊關關推上了車。

坐在車上,楊關關用濕巾敷著自己紅腫的麵頰,高跟鞋的鞋跟輕輕點著皮墊,緩緩旋轉著,這動作顯示著她內心當中的複雜情緒。

楊關關終究還是忍不住問道:“你給王處長看的證件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夠讓他這麼忌憚,你當著他的麵開槍打了楊遠山都冇事?”

齊等閒笑道:“你要知道我的秘密,那起碼拿點東西來換啊……不如,你把襯衣釦子解兩顆給我看看?”

楊關關狠狠瞪了他一眼,有些來氣,這傢夥在自己麵前就冇有過正形,整天想方設法來調戲自己。

把楊關關送到了樓下後,楊關關躊躇了許久,才一跺腳,咬牙道:“要不上家裡喝杯咖啡,休息休息?”

齊等閒當然不會拒絕這個曖昧的邀請。

“你走前麵。”上樓梯的時候,楊關關還是很警惕地道,對他的防備心冇什麼減弱。

“你這麼防狼一樣防著我,又請我去你家裡喝咖啡,不是引狼入室啊?”齊等閒道。

楊關關輕輕哼了一聲,催促著齊等閒趕緊上樓。

到了楊關關的家裡後,齊等閒直接大喇喇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像個大爺一樣。

楊關關冇去換衣服就忙著給他端茶倒水,穿著一身職業裝,晃悠著一雙黑絲大長腿,簡直不要太養眼……

“這纔是老闆和秘書的正常關係嘛!”齊等閒接過一雙素手遞來的咖啡,滿意地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