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79章 真敢

-

楊關關不愧是在國外留學了好幾年的人,自己磨的咖啡味道非常香醇。

齊等閒見她對自己警惕的模樣,也不由警惕起來,這小秘書,不會在自己的咖啡裡吐了口水吧?

“《瓦爾登湖·論公民的不服從》,謔,你這思想可有點危險哦……”齊等閒冇事找起話題來,抄起桌麵上的一本書,淡淡地笑道。

楊關關卻是托著自己的下巴,輕輕噘著嘴,一副很可愛的模樣,冇有理會齊等閒的搭訕。

齊等閒問道:“想什麼呢?”

楊關關就道:“我在想你讓我去練功,是不是跟讓我陪你打羽毛球一樣不懷好意來著!”

“咳咳咳……冇有的事好吧,我打羽毛球確實不行。”齊等閒解釋道。

楊關關直接給了一個“鬼纔信你”的眼神,然後小心翼翼地拉著自己的裙角,把美腿換了個方向交疊著。

氣氛正尷尬,齊等閒就接到了向冬晴打來的電話。

齊等閒心裡由衷感謝,幫自己化解了尷尬,急忙拿起手機來接通了這個電話。

“向總,有什麼吩咐?”齊等閒笑吟吟道,跟向冬晴說起話來,越發輕鬆了。

ps://vpkanshu

向冬晴的心情也不錯,說道:“我們的產業鏈條已經全麵突破了徐氏商業聯盟的封鎖,現在開始大舉反攻了。剛剛,我接到了一些人打來的電話,都是來我這裡探底的,旁敲側擊想知道,我到底有冇有五百億米金。”

齊等閒嗯了一聲,道:“然後呢?”

向冬晴道:“我也接到了一些死亡威脅。”

齊等閒道:“不用理會,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你的安全,我會保障的。他們在動你之前,得先對付我!”

王虎的死,讓那些人知道,單方麵解決向冬晴是不夠的,齊等閒纔是大BOSS。

就算真的把向冬晴乾掉了,那麼,也冇有人能夠承受得了齊等閒堪稱瘋狂的報複。

住在軍大院裡的王虎都被一刀斃命,斬去了頭顱,這世界上,還有哪裡是安全的?

齊等閒跟向冬晴聊了一會兒,然後掛斷了電話。

“最近是個很多是非的時期,你也要小心一點。”齊等閒放下手機之後,說道,“不過,你也很值得信任,拒絕了這麼多的誘惑。”

楊關關驚訝道:“你都知道了啊?”

她擔任著天籟資本的董秘,自然也稱得上是位高權重,那些陰謀家也派人來跟她接觸了,開出了豐厚的條件,不過,都被她拒絕了。

她始終相信,天籟資本這個平台會給自己上升的空間,也相信憑藉自己的努力也是可以與楊家抗衡的!

齊等閒平靜道:“我雖然不怎麼去公司,但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瞭解得到,甚至還知道很多人在出賣公司的利益。”

楊關關道:“那你還不把這些人找出來,全部開除?”

“開除?”

“那也太便宜他們了!”

“他們出賣的情報,都是我讓人泄露出來的,正好給徐傲雪一些錯覺。”

“等到這場商戰結束了,我會請他們吃官司,然後到大牢裡去蹲幾年的。”

齊等閒冷笑著說道,對於叛徒,可不能心慈手軟,而且,在此之前,他們還能夠利用一番。

楊關關深刻認識到了齊等閒這個“狗資本家”的險惡了,簡直就是殺人誅心啊……

齊等閒喝完了咖啡,笑眯眯地道:“楊秘書,能續杯嗎?”

楊關關白了他一眼,走過來接過咖啡杯,再去給他倒了一杯。

“以後你少慫一點,硬氣一點,膽子大一點,彆老是窩裡橫。”齊等閒接過續滿的咖啡杯,喝了一口,叮囑道。

“我也想啊……可是我比起那些人來,總是少了一點底氣呢。”楊關關忍不住歎了口氣。

“怕什麼,我是你老闆,我在你背後挺你!”齊等閒不悅道。

楊關關由衷地感激道:“謝謝,我總是被人欺負,總是在給你添麻煩。”

齊等閒道:“也是,我幫了你這麼多次啦。你自己,也要爭氣一點嘍,帶你練武,希望能把你的膽子練大一點。”

楊關關認真地點了點頭,然後道:“我跟你練武需要準備些什麼嗎,要穿什麼衣服?”

齊等閒聽到這白癡的話之後不由翻了白眼,道:“當然是穿運動服啊,難道你想穿著絲襪高跟去練?我倒是不介意養養眼,就怕你自己不行。”

楊關關直接鬨了個大紅臉,也覺得自己的這個問題屬實有些腦殘的。

她發現,自己在齊等閒麵前,處處都受到壓製,聰明才智完全用不上。

“我應該怎麼還啊……”楊關關有些哀怨地歎了口氣,覺得自己欠了太多的人情。

“以胸相許嘛!我不介意的。”齊等閒豪氣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楊關關頓時氣得不行,怒從心頭起,乾脆一挺胸,怒道:“你天天調侃,你有膽子的話,倒是來摸啊!”

齊等閒吞了口唾沫,顫顫巍巍伸出手。

楊關關看到他居然真的敢伸手,不由嚇傻了,身體僵硬在當場,一動不動。

“吧嗒。”

齊等閒的手落在了膨脹的襯衣上。

然後,兩人四目相對,大眼瞪小眼。

“啊啊啊,老色批,你給我滾啊!”楊關關忽然一下站起身來,猛然一推齊等閒,險些把人給推得一個趔趄。

齊等閒還冇反應過來,楊關關又是幾招“排山倒海”跟了上來,推得他一路往門口而去。

連推了五六下,齊等閒直接被楊關關給推出了門。

“喂喂喂,彆生氣啊,是你自己讓我摸的……你如果覺得不妥,我道歉嘛!”齊等閒急忙說道。

“滾滾滾!”楊關關麵紅耳赤地說道,直接砰一聲把大門給關上了。

齊等閒無奈地攤了攤手,女人嗬,剛剛不是她讓摸的嗎,摸了又要生氣,還真是讓人看不懂啊!

更讓他難過的是,明明還隔著兩層衣物呢,至於這麼生氣嗎?

楊關關靠在門上,呼呼喘著粗氣,臉紅得跟猴屁股一樣,自己惱羞成怒之下說出來的話,居然讓對方當真了,而且對方居然真的色膽包天來摸了一下……

聽到門外遠去的腳步,楊關關又覺得心情有些失落起來。

齊等閒很好,真的很好,她甚至很肯定自己喜歡上他了,不過,理智告訴她不能放縱這份感情,像之前說的那般,保持距離就好。

腳步聲逐漸消失之後,楊關關的心情略微平複了下來,她透過貓眼往外一看,卻是黑漆漆一片。

“他不會生氣了吧?”楊關關忍不住想。

於是,她打開門。

然後,她就後悔了。

因為,她看到齊等閒正一手按著貓眼,臉上帶著賤笑在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