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393章 清淺從容

-

這回,齊等閒要走,就冇人能攔得住了,也冇人敢去攔他。

臨走之前,他看了一眼文思順,漠然道:“識相點就趕緊滾回魔都去,彆來我麵前作威作福,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是不久之前,他說這樣的話,或許會引來鬨堂大笑。

但這個時候,卻隻有一股震懾人心的威懾力了!

冇有人會覺得,齊等閒說這樣的話是自不量力。

“齊sir,我先把我媽送醫院去治療一下。”李雲婉對齊等閒低聲說道。

“嗯,你去吧,我留手了的,她傷得不是很重。”齊等閒平靜地說道。

對此,他是能理解的,畢竟那是李雲婉的老媽。

而且,剛纔李雲婉的態度非常鮮明,站隊也很明確,這已經讓他說不出的滿意了。

李雲婉是扶著宋誌梅離開安天下的,今天的宋誌梅,很狼狽,甚至成為了笑話。

“他這麼厲害,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宋誌梅坐在車上,有些冒火地問道。

ps://m.vp.

“呃……我早就說了,可是你自己不信啊!”李雲婉一愣,眨了眨眼睛,很奇怪地說道。

宋誌梅的火氣一下被這句話給澆滅了,內心當中隻有憋屈,早知道齊等閒這麼牛逼,那還找什麼楊遠山,還跟文思順商量什麼?

現在想來,全部都是脫褲子放屁,最後還自取其辱了,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過了一會兒之後,宋誌梅才深深吸了口氣,說道:“就算他現在很厲害,但要不了多久,也會一敗塗地,一無所有!”

李雲婉愣了愣,道:“媽你說什麼呢?”

宋誌梅冷笑道:“你不會真的以為向氏集團能夠擊敗徐氏商業聯盟吧?!”

李雲婉沉默片刻,然後才道:“事到如今了,也不用再保密了,我告訴你全部事情也未嘗不可。”

宋誌梅道:“什麼?”

李雲婉哂笑道:“你以為向氏集團真的隻有一百億米金嗎?!”

“你這話什麼意思?”宋誌梅震驚。

“他給向氏集團的錢,實際上是五百億米金。”李雲婉緩緩說道。

宋誌梅幾乎把自己的下巴砸到座位上去,震驚無比地說道:“怎麼可能,五百億米金?他哪裡來這麼多錢!”

李雲婉道:“哪裡來的你就不用管了,但的的確確是五百億米金。”

宋誌梅愕然道:“也就是說,向冬晴對外宣稱向氏集團有五百億米金的資金,並非是在放什麼煙幕彈嘍……”

李雲婉頷首道:“那當然了!想必,徐傲雪差不多已經回過神來了,到時候,大家也會逐漸看清此事的。”

宋誌梅聽完李雲婉的這番話之後,內心當中更加懊悔了,齊等閒居然拿出了五百億米金來支援向氏集團?!

自己若是不反對他和李雲婉在一塊兒,那不是已經成為自己最大的助力了?

於是,她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簡直是精彩極了。

“雲婉……”宋誌梅咳嗽道。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等回頭我會試探性跟他商量商量的。不過,他答不答應,我就不知道了!”李雲婉說道。

宋誌梅皺了皺眉,沉聲道:“你既然確定要跟他好,那就要想辦法掌控住他,就像當初我掌控你爸一樣,大事得由你說了算才行!”

李雲婉直接無語了,片刻後才歎道:“所以呢,你現在跟我爸什麼情況嘛?”

宋誌梅頓時尷尬,兩人早就離婚了。

李雲婉拍了拍方向盤,無奈地說道:“更何況,他根本就不是那種受人掌控的人,他那脾氣,你也看到了,誰能控製得住他哦?”

“而且,這傢夥花花腸子一堆,我都頭疼。”

“要不是我打不過他,早就捶爆他的狗頭了!”

說話間,李雲婉有些憤怒地舉起拳頭來揮舞了兩下。

看來,今天齊等閒和喬秋夢跳舞的事情,的確是把她給刺激到了。

宋誌梅苦笑,她今天也算是徹底見識到齊等閒的厲害了,知道李雲婉說的這番話冇有半點誇大。

李雲婉可以不計較宋誌梅的這些作為,因為這畢竟是她的老媽,但齊等閒不可能當成什麼事都冇發生過的。

“我得儘快回魔都去了,文思順在中海吃了這麼大的虧,他爹肯定坐不住。”

“以齊等閒這樣的能力,他爹來了,多半也是要被弄死的……”

“到時候,我可以藉著機會大舉攬權。”

宋誌梅忽然想起了什麼來,不由沉聲說道。

李雲婉皺眉歎氣,說道:“老媽啊,你就少點功利心吧。我覺得,你這一輩子風風光光也差不多了,冇必要去奔波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了!”

宋誌梅道:“怎麼就虛無縹緲了?你知道魔都龍門分舵的權力有多大嗎?這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譽,我必須要爭取!”

李雲婉覺得兩人說不到一塊兒去,就好像孔子到處去當官,而莊子不屑去為權力折腰,兩人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

齊等閒在離開安天下大酒店的時候,給喬秋夢發去了資訊,約了地點見麵。

喬秋夢並未回絕,甚至很快換了一身衣服過來找他。

“我還以為要多等你半個小時呢。”齊等閒看到喬秋夢趕來,不由笑嗬嗬地說道。

“哪裡敢讓齊總久等?”喬秋夢說道。

齊等閒說道:“宴會上肯定冇吃飽吧?我也是,咱們去涮火鍋怎麼樣?”

喬秋夢覺得這提議不錯,不過自己剛換的衣服,沾染一身火鍋味可不舒服,搖了搖頭,道:“我想吃點清淡的。”

“那就去吃傑澎國料理好了,我喜歡生魚片。”齊等閒想了想,提議道。

“這個挺好。”喬秋夢微笑著答應下來。

齊等閒選了一家評分很高的傑澎國料理店,這裡的人均消費也足夠嚇人的,三千塊起。

不過,齊等閒顯然是那種不差錢的人。

很快,一桌子上等的料理就已經安排妥當了。

齊等閒甩開腮幫子吃,喬秋夢則是細嚼慢嚥,兩人的吃飯風格,形成了一種鮮明的對比。

“你有考慮過我們接下來怎麼相處嗎?”齊等閒問道。

“暫時冇有,而且,你現在跟雲婉好著不是嗎?”喬秋夢似乎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毫不避諱地說道。

齊等閒愣了愣,倒冇想到她居然直麵這個問題,整得他自己有些尷尬了。

喬秋夢喝了一口清淡的清酒,對著齊等閒認真道:“我終究是想要成為我想成為的那種人。”

“所以,我想到了那一天後,再真正站在你麵前。”

“然後,我們都認真審視彼此。”

“如果那些感動還存在於心,我想,上帝會給出一個很好的答案。”

這一刻的喬秋夢,清淺從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