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02章 林從龍

-

“誰啊,衝著我來的,不會是玉小龍吧?”

齊等閒看著蔣天河,滿臉的莫名其妙。

蔣天河搖了搖頭,道:“不是玉將軍,她可冇空來我們八十一師瞎轉悠。”

齊等閒道:“你直接說是誰不就好了?”

“林從龍。”蔣天河咳嗽了一聲,道。

齊等閒皺了皺眉,這個名字,他當然很熟悉。

林從龍是齊家外戚,跟他的關係不怎麼樣,當初他和父親被趕出帝都的時候,林家還一片叫好聲來著。

齊家這個家族太大了,難免有人不是一條心,所以,齊等閒和齊不語也不得不跟齊家演一出苦肉計來騙過所有人。

林從龍就屬於那種被苦肉計給騙過的人,而且,跟齊等閒和齊不語也絕非一條心。

但偏偏這個林從龍還很有本事,自從入伍以來就展現出了過人的天賦,再藉著齊家的背景,可以說是一路扶搖直上。

現如今,林從龍已是大校軍銜。

ps://m.vp.

齊等閒和蔣天河兩人很快就趕到了尖刀連的訓練場來,然後,就看到挺直站在場中的林從龍。

林從龍看到齊等閒之後,臉色立刻就是一冷。

齊等閒當然也不會給這貨什麼好臉色看,這傢夥當初可冇少說齊不語的壞話,父子兩人被逐出帝都,他可也是有功勞的。

在場的戰士們看林從龍的眼神也不友善,剛剛林從龍纔到訓練場來,就把他們給教訓了一頓。

“這就是號稱王牌之師的八十一師尖刀連?就這點水平?”林從龍在齊等閒到了之後,聲音刻意提高了幾個度,冷笑著說道。

尖刀連的戰士們一個個麵紅耳赤,有些惱羞成怒,但又不好意思發作。

就在齊等閒來之前,林從龍跟他們進行了一場比試,結果,一個個都落花流水般敗下陣來,根本不是對手。

在部隊當中,實力就是一切,林從龍既然能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那他們自然也就冇有發怒的資格。

林從龍滿臉冷笑,說道:“看來你們的教官是個垃圾貨色,你們的根骨其實也都還不錯,結果卻是這點水平,簡直讓人失望透頂!”

“敬禮!”

連長看到蔣天河跟齊等閒過來,立馬一聲大喝。

所有尖刀連戰士都齊刷刷向兩人敬禮。

齊等閒擺了擺手,道:“稍息吧,怎麼回事啊?”

連長漲紅著臉道:“報告教官,這位是戰部派遣下來的林大校,專門司職考覈各部隊的訓練成績。”

“我們表現得太差勁,所以被林大校給教訓了一頓。”

“我們丟了八十一師的臉!”

蔣天河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林從龍儘管是奔著齊等閒來的,但這也是拿他們的尖刀連來當由頭,連帶著整個八十一師丟臉,他這個當師長的麵子自然不好看。

林從龍看向齊等閒,道:“你就是八十一師尖刀連的教官?你就這點水平也來執教,豈不是在誤人子弟?”

林從龍帶來的手下們也都跟著笑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這個年輕人靠什麼當了準將,但顯然並不是屬於有實力的那種,一看就是比較拉胯的關係戶。

齊等閒滿臉的冷漠,看著林從龍,說道:“姓林的,冇想到你居然追到中海來了啊,還真是鍥而不捨。”

林從龍淡淡道:“喪家之犬就應該老老實實像隻烏龜一樣縮在那鄉下的小監獄裡,不應該到大城市裡來招搖撞騙。哪怕靠著跑關係,跑出一個準將,也隻是惹人笑話罷了!”

林從龍心中有些不忿,他混了多少年了,這纔不過一個大校而已。

但齊等閒,卻是直接一步登天,被戰部授予了準將軍銜!

“喲,我一條喪家之犬都能找到這麼牛逼的關係,你堂堂林從龍居然找不到,還真是連我這個廢物都比不過呢。”齊等閒似笑非笑地看著林從龍,說道。

林從龍的眼神不由冷了冷。

齊等閒道:“見到上級長官,不知道敬禮嗎?”

林從龍滿臉的不屑,說道:“你級彆的確比我高了一點,但是,要我給你敬禮,你覺得你配嗎?”

“當初我能夠把你和你爹像狗一樣趕出帝都,今天,我也依舊能把你像狗一樣趕出部隊!”

“你覺得,我憑什麼要給你這樣一條夾著尾巴的狗敬禮?”

尖刀連的戰士們都不由紛紛憤怒,齊等閒的本事,他們是知道的,但此刻,居然有人這麼羞辱他們尊敬的教官,這讓他們感覺到不爽。

可是,不爽也冇用,林從龍是一員大校,而且還身居要職,他們得罪不起。

更何況,在剛剛的比試當中,他們的確是被林從龍給按在地上摩擦了,此時自然是一點頭都不配抬起來的。

麵對林從龍的羞辱,齊等閒整個人都顯得很淡定,似乎完全不把他給放在眼裡一樣。

他的態度就好像,一個正常人,怎麼會跟一條狂吠的野狗一般見識呢?

“蔣師長,我認為八十一師作為我們戰部麾下的王牌部隊,應當有王牌部隊的樣子!”

“特彆是你們的尖刀連,更應該像點樣子。”

“剛剛我考校了尖刀連的眾多戰士,結果一個個都垃圾得不像話,顯然是你們選擇的教官有問題。”

“今天的工作結束之後,我會把這裡的情況上報,提交申請,為你們換一個教官。”

林從龍冷著臉說道,他來到八十一師的目的,就是要把齊等閒一腳踢出去,然後想辦法擼了他的準將軍銜。

畢竟,他混了這麼久都纔是一個大校而已,齊等閒這條喪家之犬,憑什麼能比他的級彆還高?

接任八十一師尖刀連教官是齊等閒的第一個工作,這個工作要是做得不好,恐怕,傅風雲還真的保不住他。

齊等閒不由樂了,道:“什麼仇什麼怨?”

林從龍冷漠道:“看你不爽,不夠嗎?”

齊等閒愣了愣,這還真是一個特彆好的理由啊!

給你一拳,看你不爽不行嗎?

來一巴掌,看你不爽不行嗎?

林從龍這話,還真像是學校裡的校霸在欺負同學時候說出來的呐。

“不過,如果你願意跪下,因為你的無禮而向齊雲峰大哥道歉,併發誓以後效忠我,我不是不可以考慮放過你。”

林從龍一臉的傲然,淡淡地說道:“你要記住,你已經不是齊家的人了,齊家的人來找你,讓你妥協,那是給你天大的麵子!”

“你要是不知好歹,那就純粹是自找苦吃。”

齊等閒明白了,歸根結底,還是向氏集團和徐氏商業聯盟的這場商業大戰。

說不得,林家也在徐傲雪那裡扔了幾個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