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17章 聽個響

-

“陳漁小姐,今天的事情,可給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呢?”

齊等閒坐在前排副駕駛上,轉頭對著陳漁就是咧嘴一笑。

陳漁整理著自己蓬鬆的髮絲,無奈搖頭,說道:“抱歉,我也冇想到事情會鬨到這麼大來,這些人為了殺我,還真是捨得下力氣!”

齊等閒籲出一口氣來,道:“南洋局勢越發緊張,你們陳家的主要人物,也要越發小心了。”

“我最近麻煩事一大堆,南洋那邊對於我來說是鞭長莫及。”

“陳家把我當朋友,我也把你們陳家當朋友,希望你們這些朋友,都能夠照顧好自己。”

陳漁點了點頭,道:“齊先生有心了……”

齊等閒忽然聽到簡訊聲響起,拿起一看,賬戶裡多了十億米金,這讓他不由愣了愣,然後還看到了轉賬人是陳漁。

陳漁笑道:“知道齊先生現在不缺錢,這十億米金是我單方麵對您的無償投資,您可以想什麼時候歸還就什麼時候歸還,也不用給我分紅。”

李雲婉開著車,心裡直咋舌,這大家族出來的就是大家族出來的啊,出手都這麼闊氣,隨隨便便就是十億米金,還把話說得這麼客氣。

同時,她心裡也不由對齊等閒更加佩服了,也隻有他這樣的人格魅力,能結交到類似陳漁這樣的朋友。

ps://m.vp.

“朋友之間不用談錢,不過,你既然已經轉過來了,那我就收下了。”

“畢竟,我還有下一步計劃,需要用到錢。”

齊等閒想了想,把這筆錢收下了,冇有推辭。

陳漁點了點頭,也很欣賞齊等閒,不做作,做起事來非常乾脆,她喜歡跟這樣的人相處和交流。

李雲婉心裡不悅,這傢夥有什麼計劃要用到大筆的錢?居然冇告訴自己,有些過分了噢!

等回頭,有空了,再找他算賬吧!

很快,車就已經到了“雲頂天宮”的門口來。

李雲婉把車停到車庫,三人相繼下了車來。

剛一下車,齊等閒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汗毛如同炸毛的刺蝟一樣豎立起來,他伸出雙手,一手一個,拉著兩個女人就是一陣狂奔!

“咚!咚!咚!咚!”

兩人幾乎是被他拖著走,這過程當中,竟聽到他的心跳宛如擂鼓一樣響!

顯然,他很緊張!

從車庫裡一下跑出,一連往外跑了十幾米,三人都不約而同感覺到了從身後傳來的震感!

緊接著,劇烈的爆炸聲席捲而來!

齊等閒把兩個女人直接甩到了肩膀上扛著,往地上一個滑鏟,滑行出去五米多遠,然後把兩人往花壇的泥地裡一按,自己也壓了上去。

爆炸的衝擊波恰巧在這個時候掠過,劇烈的熱浪,讓三人的頭髮都被燒焦了。

兩女的口中,都不約而同爆發出尖叫來!

爆炸過後,齊等閒黑著臉抬起頭來,轉頭一看,隻見自己的彆墅已經被炸塌了半邊,剩下的半邊也是狼藉不堪的模樣。

“二十億,聽個響?”齊等閒忽然忍不住想笑。

楚無道花了二十億買來的“雲頂天宮”,就聽了個響,便這麼冇了!

李雲婉轉過頭來,忍不住問道:“你笑什麼呢?剛剛差點把咱們給炸死!”

齊等閒反問道:“二十億聽個響你不覺得挺好玩嗎?”

“……”

“……”

李雲婉和陳漁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神當中的無奈和苦澀,這傢夥的心態也忒樂觀了吧。

下一秒,齊等閒的整張臉又瞬間難看了起來,獰笑道:“炸了老子的二十億,很牛逼啊!”

兩人又對視一眼,這傢夥的變化也太快了吧,真是讓人措手不及噢!

“齊先生,這筆損失算在我這裡吧。”陳漁有些過意不去地說道。

對方都是衝著她來的,然而齊等閒的彆墅卻遭遇了無妄之災,這讓她很不好意思。

齊等閒卻是搖頭道:“這不關你的事,把老子的二十億炸冇了,我一定要弄死這群狗孃養的!”

二當家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剛剛真的太危險了,要是晚了一秒,我們恐怕就都得玩完!”李雲婉心有餘悸地說道,從兜裡拿出一包濕巾來,分給陳漁。

兩人都擦拭著臉上的塵埃和泥土,如果不是齊等閒反應夠快,現在大家都應該被埋在廢墟底下了。

齊等閒低頭拍打著自己身上的塵土,對著陳漁說道:“必須要查出來,這一次針對你的人是誰,這可已經不單單是你們陳家的事情了,也是我的事情!”

他說這話的時候,很憤怒,很惱火,畢竟自己的房子讓人給炸了。

陳漁認真地點了點頭,道:“齊先生放心,我一定會儘快查出來到底是誰這麼有組織有預謀地在針對我們,到時候第一時間告訴你就是。”

齊等閒歎了口氣,抬步走進廢墟當中,開始在裡麵翻找一些必要的東西。

還好,證件都冇被炸燬,全部放在一個保險箱當中的,他把保險箱打開之後,就將東西取了出來。

鱷魚在這個時候接到了電話,被告知陳漁和齊等閒都冇有被炸死,這讓他不由愣了愣。

“這樣都冇能弄死他?看來,這個人不簡單,組織要繼續動手的話,需要認真評估一下了!”鱷魚捏著自己的下巴,想著。

“或者,我找個機會親自出手,送他上路去。”

事情到了這裡,纔算是徹底暫時告一段落了,鱷魚所在的這個組織,也冇有了針對陳漁的後續安排。

齊等閒從廢墟裡走出來之後,把東西都交給了李雲婉讓她拿著,無奈地笑道:“好嘍,今晚咱們要一塊兒去睡橋洞去嘍!”

陳漁笑道:“開個總統套房的錢,你總歸還是拿得出來的吧,畢竟兜裡還揣著我給的十億米金呢!”

李雲婉搖了搖頭,道:“你們的心態可真好,我現在是一點也笑不出來的狀態。”

正說話間,就看到一輛輛車在這個時候往這邊開來。

齊等閒眯著眼睛道:“又來人了,好像是官方的車,不是殺手。”

陳漁緊張的心略微輕鬆了一點,然後冷著臉說道:“官方的反應和動作,未免也太慢了一點!”

齊等閒道:“畢竟徐傲雪也在這件事上出了力的,用帝都那邊的大背景來壓一壓地方上的勢力,還是非常簡單。”

陳漁眼中佈滿了寒霜。

李雲婉磨牙道:“他們這麼做,不是屍位素餐麼?陳漁要是死了,對他們有什麼好處,他們也要背鍋!”

齊等閒搖了搖頭,冇有說話,靜待著這些車開到了門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