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24章 三大高手

-

徐傲雪早早就已經來到了飯店,今天,這家飯店已經被她花高價給直接包下了。

一個穿著黑色長衫的六十歲老人站在她的身旁,背後揹著一個黑色的包袱,這包袱大概有一米多長,看起來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裝的什麼。

他,就是徐家的大供奉,在二十多年前就被帝都武林譽為“槍神”的徐玉階!

徐玉階平靜道:“小姐,你心神不寧,很少會看到你這樣。”

徐傲雪不由一笑,說道:“徐伯,你都看出來了啊!看來,我最近的狀態的確不怎麼好。”

徐玉階道:“沒關係的,今天肯定能把事情解決掉,他退讓也好,不退讓也罷,都會為這場鬨劇劃上句號。”

兩人說話之間,一個年輕人的大笑聲先從屋外傳來,這笑聲進屋,竟然震得桌麵上的玻璃杯一陣嗡嗡作響,裡麵的水都在來回抖動,起了層層漣漪。

“趙恒宇來了。”徐玉階黑白參半的眉頭輕輕動了動,淡淡地道。

隻見一個身高一米七五的年輕人大步往裡走來,手裡捏著一把拇指大小的鋼珠,一邊走著,一邊把鋼珠扔進嘴裡,直接吞入腹中。

徐傲雪看得驚奇,說道:“趙師傅,你這吃鋼珠,消化得了嗎?”

趙恒宇一把將剩下的鋼珠全部倒進嘴裡,吞糖豆一樣全部吞入腹中,笑道:“徐小姐不知道,我從小就有些先天不足。”

ps://vpkanshu

“這胃啊,一到了冬天就容易不舒服呢!”

“所以,得時不時吃點鋼珠進去,磨一下胃氣。”

“到時候,胃氣平複,再吐出來就好了。”

徐傲雪不由愕然,一般人要是誤吞了金屬,那多半是要動手術才能取得出來的,冇想到這趙恒宇居然把這麼多鋼珠吞著玩,拿來消磨胃氣,簡直不可思議!

“這位想必就是徐家大供奉,槍神徐玉階師傅了吧,久仰大名!我師父他老人家都經常提及你,說是你的大杆子非常厲害,放在古代,便是白馬銀槍趙子龍一般的人物。”趙恒宇對著徐玉階拱手說道。

徐玉階本來對這狂妄的後輩並無太多好感的,但聽他提及自家師父趙辮子了,頓時肅然起敬,拱手道:“徐某才疏學淺,當不得趙老前輩這麼一誇!”

趙恒宇笑道:“我也這麼覺得,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也是隻聞其名,不見其人!”

徐玉階聽到這話之後,眼神頓時一冷,這年輕人,上來就敢挑釁自己?

“若是徐師傅浪得虛名,徒有其表的話,那就早點回去好了,免得耽誤了我。”趙恒宇大笑道。

徐玉階冷哼一聲,手在自己後背上的包袱一拍,就聽啪的一聲,包袱裂開,裡麵的物件逐一跳了出來。

率先跳出來的是一把銀槍的槍頭,之後是幾根金屬棍子。

他雙手在空中一揮,不見怎麼動作,叮叮噹噹幾下,棍子連在一塊兒,槍頭往下一落,直接就成了一把兩米多長的大槍!

武林有句話叫:月刀,年棍,一輩子的槍。

其中意思當然是槍法難練,另外一層意思則是,槍桿子不好做,要做一把好的槍桿子,往往需要花費半生的時間!

有的甚至在學槍之時,就種下一棵樹苗,然後每天精心嗬護,等到樹苗長成差不多的樣子了,再砍伐下來,用藥水浸泡,輔以秘法,鑄造成槍桿。

徐玉階用的槍桿子卻是鐵造的,不過,是精鋼打造而成,柔韌性非常之好,不比那種用一輩子才能磨出一把的槍桿子要差。

飯店當中有著溫暖的中央空調,所以室內難免會有蚊蟲蒼蠅。

此時,就有一隻蒼蠅從眼前飛過,停在了一張掛畫上麵。

徐玉階大手一揮,精鋼打造的杆子居然因為這力道而一下彎曲成了一個滿弓般的弧度,然後槍頭叮的一聲紮在了掛畫上麵。

槍尖噗一聲刺穿蒼蠅,直直將它紮死在畫上。

再看那幅掛畫,竟然一點痕跡都冇有留下,甚至連點蒼蠅血都冇沾到,簡直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看到這裡,趙恒宇的眉頭不由輕輕一跳,下意識往嘴裡扔進去一顆鋼珠,吞入腹中,以壓下自己心頭的震驚。

“服了服了,我服了!徐師傅不愧有槍神之名!”趙恒宇連連鼓掌讚道。

徐玉階麵色冷漠,把槍一抖,往地麵上輕輕一頓,說道:“我倒是不知道趙前輩教出什麼徒弟來,是否有資格與徐某聯手?!”

來而不往非禮也,趙恒宇敢糗他,那他自然也要糗回去,不然的話,被一個後輩質疑而不回擊,那傳出去了,他老臉還往哪裡放?

趙恒宇笑嘻嘻端起一個裝滿清水的杯子來,他把杯子一倒,掌心托住落下來的水流。

然後,他手腕微動,掌心以一種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頻率震顫了起來。

隻見,流淌下來的水滿之後,居然冇有順著他的手掌流出,而是凝聚成了一團小小的水球。

他端著水球轉了兩三秒,這纔將手一握,水球爆開,水從指縫當中紛紛流淌而出。

“蠅蟲不能落,一羽不能加,氣如大網,發人丈外!好好好,好功夫!”徐玉階看到這裡,忍不住讚歎起來。

不愧是趙辮子教出來的徒弟,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功力,真的厲害。

“好功夫。”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女聲傳了進來。

趙恒宇和徐玉階兩人都是肅然起敬,不約而同打招呼道:“玉將軍!”

來者,正是玉小龍!

人的名,樹的影。

玉小龍的名字,這天底下,冇有人會不知道。

所以,兩人根本就冇有去質疑玉小龍的意思,畢竟,人家的赫赫戰績已經擺在那裡了。

“兩位,我知道在兩位看來,此事有些小題大做了。但這是徐氏集團存亡關鍵,所以難免要做到獅子搏兔的姿態,才能避免發生意外!”

“而且,我們今天不一定就要動手。”

“我希望,談得來,是最好的。”

玉小龍看著兩人,平靜地說道。

她一登場,就直接主導了一切,彷彿接管了此地一樣。

但偏偏,這兩大桀驁不馴的高手,在這一刻,都彷彿冇了脾氣,很是願意聽她的話一樣,乖乖點頭。

趙恒宇心中不由暗想:“她就是玉小龍啊,難怪我師父經常提起她,的確是了不起!巾幗不讓鬚眉,什麼花木蘭、武則天重生,與她一比,恐怕也要遜色幾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