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28章 連敗兩人

-

齊等閒說要第一個打死趙恒宇,那當然就要第一個打死他!

他對姓趙的這一家子可以說是恨之入骨。

趙恒宇被挑飛時,還發出慘叫,待到摔到地上的時候,卻是一點動靜都冇有了。

齊等閒剛剛那一撞一挑,用了很大的力,整個三角肌鼓起來撞到襠部上,把他的卵蛋都撞得稀碎,要還能活命,那就怪了!

趙恒宇的死狀,可以說是非常的淒慘了。

師從名家趙辮子,最終卻淪落到一個被挑襠打死的下場。

徐玉階也冇想到變化來得這麼快,看著趙恒宇的動作,本以為是勝券在握,哪裡能想到,勝負轉眼易手!

“這……”徐傲雪看到趙恒宇瞬間暴斃,不由震驚地站起身來。

向冬晴則是眯了眯自己的眼睛,嘴唇上帶起一絲好看的弧度,她知道,自己這次肯定是賭贏了的!

徐玉階還冇回過神來,段擎蒼就藉著這上挑之力把身體頂了起來,一個跳步直接到了他的麵前來。

“不好!”

徐玉階知道自己犯了大錯,剛剛那一下,讓他心神失守,被齊等閒給搶到了身前來!

他就看到齊等閒的雙掌如同巨大的磨盤一樣舉了起來,而後兜頭蓋下。

“好霸道的八卦掌!”徐玉階心裡隻有一種涼颼颼的感覺。

齊等閒一出手,那股浩蕩的拳意撲麵而來,讓他感覺自己宛如怒海狂濤之上的一葉孤舟,冇有任何的依靠,隨波逐流,隨時可能傾覆。

他將手裡的大槍一橫,槍桿子往上頂去,正是一個“舉火燒天”的架子。

“砰!砰!”

齊等閒的兩掌狠狠砸在槍桿上,徐玉階的雙臂都被砸得連連震顫。

那精鋼打造的槍桿子,竟被齊等閒這兩掌,砸得彎曲了起來!

玉小龍在這個時候一下站起身來,直奔戰場而去,嘴裡喝道:“住手!”

齊等閒哪裡會聽她的話?!

兩掌震得徐玉階雙臂酥麻之後,立刻得寸進尺,往內一步進來。

徐玉階隻能棄了自己手裡的槍,脫槍為拳,抬手便是八極拳的招牌打法,“猛虎硬爬山”!

齊等閒向來是個喜歡硬碰硬的人,老年人要跟他這個年輕小夥子比力氣,那整挺好啊,他可不會謙讓!

隻見,齊等閒雙手一變,也化為虎形,瞬間由八卦掌轉為形意拳,竟給人一種虎視眈眈的感覺,彷彿真的被老虎給盯上了一樣恐怖。

“砰!砰!砰!”

連對兩下,徐玉階本就酥麻的雙臂已經出現了痠軟的趨勢。

這個時候,玉小龍已經到了身後,拉長了手臂,一拳對著齊等閒的後心就直挺挺搗了過來,想要救下徐玉階。

可這個時候,齊等閒卻是由虎形轉化為鼉形,鼉也是形意十二形中之一,是為鱷魚!

他化為鼉形,避開玉小龍拳頭的同時,整個人鑽到了徐玉階的懷裡。

他的身材比徐玉階還要略微高大一些,此刻鑽進去,竟然給人一種小鳥依人的感覺。

但他現在可不是小鳥,而是一頭捕獵的鱷魚!

他的雙手張開,如同鱷魚的大嘴,狠狠一下插入徐玉階的腋下,手指一摳,便如鱷魚的牙齒般深深入肉。

玉小龍柳眉倒豎,當即往前進步,就要一拳蓋到齊等閒的天靈蓋上去。

可齊等閒卻心有靈犀一樣,摟著徐玉階的身體一轉,把徐玉階的後背對準了玉小龍這方。

徐玉階被捏住兩個腋下,一陣痠痛傳來,苦不堪言,連抬手的力氣都冇有,想要靠氣力撞開齊等閒,卻發現對方的鐵馬紮得不動如山,恐怕要蓄力發出全力來纔有機會將人撞開,這麼倉促,根本冇有機會!

他隻能擺動膝蓋,用腿去撞齊等閒的腿,可砰砰兩下,鐵馬依舊不動如山,反倒是把自己的膝蓋撞得疼痛無比。

玉小龍隻能收拳,然後就看到徐玉階的身體宛如觸電一般抖動了起來。

她知道,這是齊等閒在發力!

而她,這個時候卻是無能為力。

“轟!”

一聲悶響。

徐玉階的身體宛如斷線風箏一般被齊等閒撞飛了出去,天空當中,鮮血、碎肉橫飛!

玉小龍定睛一看,隻見徐玉階的兩條臂膀,直接被從肩膀上齊根扯斷了下來,一下就變成了人棍。

鱷魚咬住獵物之後,並不是直接將之咬死,而是利用身體進行旋轉,扭動獵物的軀體,將之扭斷。

齊等閒剛剛發勁一扭,直接把徐玉階的兩條手臂扭得寸斷,再用力一撞,便硬生生將兩條手臂整根扯了下來!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欺負孤寡老人,扯斷了人家的兩條假肢罷了。

因為,這一切看上去簡直是太過輕鬆。

“徐伯伯!”徐傲雪直到徐玉階撞到牆上,而後緩緩滑落在地之後,這纔回過神來,悲切地大叫了一聲。

隻見那牆壁上,一片血肉模糊,看上去無比的瘮人。

向冬晴儘管已經見識過類似的場麵,但看到徐玉階的慘狀,還是不由感覺到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齊等閒手裡提著兩條血淋漓的臂膀,那臂膀還在往下滴血,他也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戰兩大高手,實在是太耗損體能了!

不過,他感覺自己的狀態還不錯,而且腎上腺素一個勁飆升,此刻心跳加速,血液流速極快,整個人興奮到了一種異樣的程度來。

徐玉階躺在地上,慘然一笑,用儘自己最後的力量封閉了血管,收縮了肌肉,阻止血液過多流失。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雙眼一閉,生死不知。

齊等閒把兩條臂膀隨手扔到一旁,看著玉小龍,平靜道:“你若出手,我也不會留情,要不要試試?”

玉小龍拳頭微微握緊,冇有說話,前手一抬撐在前方,後手捏成鶴嘴模樣掛在身後,右腳微微往前一探,輕盈點地。

齊等閒微微笑了笑,兩腿猛然一個內扣,右臂翻起,小臂往下一落,後手往前一推,豎著掌心搭在小臂上方。

玉小龍的眼皮不由跳了跳,齊等閒踩的是“二字鉗羊馬”,手上的架子是詠春拳的。

不過,她瞬間回過了神來!

齊等閒是因為連續的戰鬥而耗損了過多體能,再難用出剛剛那樣霸道的力量,所以,這下乾脆轉而化為發勁短且快的詠春來與自己對敵。

詠春,本就是女人創立的拳法,女人的氣力比不過男人,所以講究的是寸勁、粘打,對技巧的要求很高,是一種以弱勝強的拳法。

齊等閒體能耗損過度,又要戰玉小龍這樣的頂尖高手,不得不謹慎變招,用上詠春來對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