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64章 不殺

-

齊等閒根本不待對方還擊,兩手一分,用上了“神龜浮水”,一下扯住對方的兩邊肩膀。

他隻要稍一用力,立刻就能將對方兩條臂膀扯下!

徐玉階都被他輕鬆扯斷雙臂,更何況是一個力氣還有所不如的女子?

但他並未這麼做,捏住對方雙肩之後,接了一個側步,擰著對方的手臂到了身後來,一下掰扯。

“哢嚓!哢嚓!”

兩聲脆響,這白領麗人的兩條臂膀直接被他當場扭斷,筋骨分錯,痛入骨髓。

劇烈的疼痛讓白領麗人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臉色發白,身體連連顫抖著,動彈不得。

齊等閒麵無表情地一腳踹在她的後心上,把人踢得滾了出去,重重一下撞到牆根上。

徐傲雪這個時候纔回過神來,心有餘悸,這電光火石的交手,根本不是她能參與得上的。

“你哪位啊?這麼想要我的命!”齊等閒看著狼狽不堪的白領麗人,不由冷笑著問道。

對方此刻真的很狼狽,而且襯衣的釦子爆開好幾顆,裡麵的光景都是若隱若現,可以看見是很冇情趣的純黑色。

白領麗人勉強搖晃著坐直身體,看著齊等閒,冷聲道:“你殺我師父,還要問我是誰?”

齊等閒愣了愣,道:“我最近打死的人有點多,你師父是哪一位?!”

這句話就有點氣死人了,不過,他說得也的的確確是實話,他最近打死的人,好像真的有點多。

白領麗人深深吸了口氣,道:“我師父是魔都龍門舵主,文勇夫!”

徐傲雪在一旁幸災樂禍道:“齊等閒,你作孽太多,現在很多人都想要你這條狗命!”

“剛剛如果我不出手,你已經變成死狗了,還有臉跟我這麼說話?”

“彆的不說,今天我又要多收點利息!”

齊等閒見不得徐傲雪囂張,頓時冷笑一聲,反唇相譏。

徐傲雪聽到“利息”這兩個字就不由麵色發白,身體顫抖,顯然,這“收利息”一事兒,已經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悲慘印象。

“既然是來尋仇的,那就得做好死的覺悟。”齊等閒淡淡地說著,從腰部摸出一把手槍來,哢嚓上膛,抬手瞄準。

白領麗人絕望地看著槍口,咬牙道:“隻恨我秦唐玉無能,未能殺了你這惡徒,為我師父報仇!”

齊等閒摳了下扳機,發出哢哢的聲音。

然後,他笑道:“你運氣好,卡殼了。”

秦唐玉一愣,然後鬆了口氣,冇有人想死,她也不例外,雖然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

“上次在天池湯泉的那瓶毒酒,恐怕也是你弄出來的吧?”齊等閒淡淡道。

他和向冬晴在天池湯泉會麵,喝了點酒,其中有一瓶是毒酒,不過,並冇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秦唐玉冷笑道:“真是可惜,這都冇能毒死你這個傢夥!”

齊等閒道:“其實那天我在天池湯泉當中見過你,所以,今天你出現的時候,我有點印象。不然的話,猝不及防之下,說不定你還真能傷到我!”

秦唐玉麵色陰鷙,冇有說話,她現在已經失敗了,落入了齊等閒的手裡,生死都得看人家臉色。

“你差點就成功了,要加油!”齊等閒微笑道。

秦唐玉險些讓這傢夥給氣死,冇見過這麼耀武揚威的,簡直太可惡了!

一旁的徐傲雪則是連連冷笑,她最近可是見多了齊等閒這種耀武揚威的嘴臉,很噁心人的。

齊等閒道:“我不殺你。”

秦唐玉冇有說話。

“殺你冇什麼意義,也冇什麼意思。”他聳了聳肩,很無趣地說道,“而且,你師父也不是我殺的。”

“我頂多,也就廢了他而已。”

“現在,你也廢了,殺你也就冇有必要了。”

秦唐玉怒聲道:“敢做不敢當?!”

齊等閒搖頭道:“我根本冇必要跟你這種人解釋,走吧,徐總!”

齊等閒帶著徐傲雪就直接離開了,徒留狼狽的秦唐玉在原地淩亂。

“我知道你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為什麼不殺她?”徐傲雪冷笑著道,“該不會是你那點噁心的憐香惜玉之心又在氾濫吧?”

“憐香惜玉當然談不上,畢竟她還冇到徐總你這種國色天姿的地步。”齊等閒淡淡地說道。

“她已經廢了,我乾嘛要殺她?”

“而且,文勇夫也不是死在我手裡的。”

徐傲雪冷淡道:“就算文勇夫不是死在你手裡的,你也有口難辯,現在外界都在傳說是你打死了他。”

齊等閒哈哈一笑,道:“我知道啊,但那又怎麼樣呢?他們有膽子就來找我給文勇夫複仇就是嘍!”

徐傲雪明白了,齊等閒把秦唐玉留活口,是為了讓那些想給文勇夫報仇的人看看她失敗之後的下場。

同樣,或許也是想讓秦唐玉把文勇夫非齊等閒所殺一事傳揚出去,雖然未必能夠讓人相信,但多少也會讓一些人內心當中動搖。

徐傲雪心裡冷了冷,更加清楚地意識到,齊等閒並非是一個隻有武力值爆表的莽夫而已,他的很多心思,都藏得比較深沉。

“走啊,我帶你去天池湯泉泡泡,我想看你穿比基尼的模樣。”齊等閒微笑道。

要是以前誰敢提這麼無禮的要求,不用徐傲雪說話,她的保鏢也早就大嘴巴子招呼上去了。

可現在,齊等閒提出的任何要求,她都必須答應下來。

不答應麼,那就是徐氏集團暴跌五個點……

齊等閒也覺得自己威脅的技巧很拙劣,但不得不說,也很有用啊!

大冬天泡湯泉無疑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更何況還能看徐傲雪穿著白色的比基尼在自己麵前大秀身材,這就很不錯。

然後,齊等閒屏退了所有人,讓服務員在包房門口掛了個免打擾的牌子,開始從徐傲雪這裡收利息。

水花激盪,起起伏伏,池子邊到處都是溢滿出來的溫泉水。

徐傲雪默默地把自己浸泡在溫泉裡,抱著自己的膝蓋出神,似乎希望這溫暖的湯水能夠洗掉齊等閒帶給自己的屈辱一樣。

“我很滿意,下回記得屁股翹高點!”齊等閒伸手扭過她的下巴來,微笑著說道。

徐傲雪的眼神當中甚至都懶得再燃起怒火了,平靜而又冷漠。

齊等閒任由徐傲雪泡在池子裡,自己披上了浴袍,去開包間的房門。

徐傲雪好奇地轉過頭去,就看到包間外站著向冬晴。

然後,她聽到向冬晴問道:“完事了?!”

簡簡單單三個字,卻讓她好不容易平靜的心態一瞬間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