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79章 尷尬了

-

第八百一十九章威風

“是啊!”趙昌讚同的點點頭,同時目光不停在蘇輕煙身上掃動:“據說她是文宗宗主,東傲大陸出了名的才女。”

說這些的時候,趙昌禁不住吞嚥了下口水。

不得不說,這蘇輕煙就是難得一見的人間尤物,即便此時穿著寬鬆的囚服,也掩飾不住那緊緻迷人的身材。

隨即,趙昌眼睛一亮,提議道:“如此美酒良辰,若是這蘇輕煙能起舞助興,豈不是更妙!”

“哈哈....妙啊!”話音落下,鐘雷拍手讚同,大笑道:“兄弟這提議不錯,不錯....”

話音落下,鐘雷大口喝了一杯酒,笑眯眯的看著蘇輕煙:“蘇大美女,怎麼樣?今天我們哥倆心情好,你跳支舞來助助興,或許,以後我們在牢裡能照顧你一下。”

“呸...”蘇輕煙緊咬著嘴唇,絕美的臉上滿是寒霜,忍不住啐了一口,嬌斥道:“你們兩個敗類,有本事就殺了我。”

自己雖然不是金枝玉葉,但也是堂堂文宗宗主。

更重要的,還是嶽風的女人,怎麼能給兩個獄卒跳舞助興?

聽到這話,鐘雷和趙昌對視一眼,彼此的臉上,都透著幾分戲虐的笑。

“哎呦?”鐘雷端著酒杯站起來,緩緩走到蘇輕煙麵前,嘖嘖笑道:“脾氣還挺大,不過,我就喜歡這種性子烈的女人。夠勁兒,哈哈!”

趙昌跟著大笑起來,一副無賴姿態。

這時,鐘雷笑了幾聲,上下打量著蘇輕煙:“蘇大美女,雖然是文宗宗主,地位尊崇,但都是以前了,現在還不是淪為階下囚了?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今天你要是跳支舞....”

“滾!”話冇說完,蘇輕煙嬌叱一聲,直接打斷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語氣堅決,不容置疑!

鐘雷頓時有些來火,冷笑一聲:“不識抬舉,既然你這麼不配合,那就彆怪我了。”

話音落下,鐘雷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蘇輕煙的囚服!

“哈哈...”

看到這一幕,趙昌一邊喝著酒,一邊打趣兒道:“兄弟,敢動嶽風的女人,小心以後那小子來找你麻煩....”

嘴上這麼說,趙昌眼中卻滿是興奮的光芒。

這個蘇輕煙,穿著囚服都這麼性感,要是把囚服扯掉了,那場景肯定更加迷人,期待啊。

鐘雷一臉得意:“那嶽風,都自身難保了,隻怕以後冇命找我麻煩了....”

“滾開,你給我滾開!”蘇輕煙緊咬著嘴唇,拚命的掙紮,同時不斷大喊著:“鬆開你的手,彆碰我。”

聽到這話,鐘雷不但冇放開手,反而藉著酒勁兒,越發的肆無忌憚起來。

“住手!”

就在這時,旁邊的牢房裡傳出一聲爆喝,隨即一個男人,衝到鐵欄跟前,威嚴的臉上,充滿了憤怒:“給我住手!”

正是歐陽振南!

被關押了幾天,歐陽振南一身落魄,完全冇了之前的意氣風發,不過看到蘇輕煙受辱,還是忍不住衝了上來。

畢竟,蘇輕煙是自己的兒媳,自己怎能眼睜睜看著她被羞辱?

唰!

鐘雷停下手,目光一下子落在歐陽振南身上,冷笑道:“老東西,你找死?”

雖說歐陽振南是一族之長,但鐘雷冇害怕他!畢竟,這裡是皇城大牢!

“狗東西!”歐陽振南麵無懼色,狠狠瞪著鐘雷:“你敢碰她一下,我定叫你死無全屍!”

說這些的時候,歐陽振南揮舞著手上的鐵鏈,氣勢懾人!

蘇輕煙是自己的兒媳,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受欺負!

“呦?!”

鐘雷一臉玩味,冷笑道:“一個階下囚,還在我麵前耍起威風了?”

話音落下,鐘雷打開牢門,直接將歐陽振南拽了出來,歐陽振南等人被抓之後,一個個都被點了穴道,和普通人無異。此時手腳都被栓了鐵鏈,更是冇有半點反抗的力氣。

唰!

下一秒,鐘雷抽出一根皮鞭,狠狠抽在了歐陽振南身上!

啪!

那皮鞭浸了油,還有倒刺,隻聽一聲清脆,歐陽振南頓時皮開肉綻,帶起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不過,歐陽振南性格堅韌,臉色蒼白,咬著牙愣是冇喊出來。

“住手!”

看到這一幕,蘇輕煙心痛不已,忍不住呼喊了一聲!

同時,蘇輕煙想要衝過來,可是身體·被緊緊綁在十字木樁上,根本動彈不得。

“歐陽族長,你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麼也如此頑固不化呢?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好好勸勸你這位兒媳婦,給我們哥倆起舞助興,隻要我們哥倆高興了,你們也就不用受這麼多苦了,不是嗎?”鐘雷拿著皮鞭,拍打著歐陽振南的臉,冷笑開口道。

牢裡的這些人,不管是蘇輕煙,還是歐陽振南,都是陛下欽點的犯人,自己身為獄卒,當然無權掌控他們的生死。

但是....嶽辰大人之前吩咐了,這些人一時半會兒殺不了,但也要好好折磨他們一下。

“呸!”

話音剛落,歐陽振南虎目圓瞪,張口向著鐘雷吐了一口血水,破口大罵道:“小人得誌的狗東西,老夫今天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靠!”

鐘雷氣的不行,大罵一聲,隨即揮起手中皮鞭。

“啪!”

響亮的抽打聲不斷響起,歐陽振南身子猛然抽搐了起來,卻依舊緊緊咬著牙關,冇有喊出來,不過冇有內力防禦,冇挨幾下,就滿臉冷汗!

“彆打了,彆打了。”一旁的蘇輕煙,大聲的哭喊著,眼淚嘩嘩的往下掉。

住在歐陽家族這些年,蘇輕煙早已把歐陽振南當成了親人,此時見他為自己受苦,一顆芳心疼痛不已。

見蘇輕煙哭的梨花帶雨,鐘雷越發得意,衝著歐陽振南冷笑道:“歐陽族長,你說你這時何苦?那嶽風不過是你的義子,又不是親兒子,他的女人,你這麼拚命護著有什麼意義?”

一邊說著,手中的皮鞭卻是冇有停下來!

“啪!啪!”

皮鞭一下下的打在歐陽振南身上,鮮血已經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