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496章 等閒之輩

-

說起來,齊等閒還得感謝那顆打穿了他和玉小龍的子彈。

若非那顆子彈,兩人的關係,恐怕也不可能如此的融洽。

兩人是同一陣營,現在,又因為有相同的利益而使得關係更加緊密了。

“倒是忘了跟你說一聲謝謝,朱雀戰區的各大分院從我們公司進貨,是托了你的福吧?”齊等閒打完電話,回來對玉小龍說道。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這冇什麼好謝的,你的爆金丹這招,很實用。”玉小龍神色認真地說道,並不覺得自己吃了虧。

說話之間,她已經站起身來,鼓動氣血,心臟劇烈跳動,轟的一掌淩空拍出。

隻見桌麵上的水杯連連搖晃,整張桌子都跟著震顫了兩下。

齊等閒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道:“你的氣血運行方式還是有不對的地方,這招為什麼叫爆金丹?那是因為,要用到丹氣。”

說完這話之後,他沉腰坐馬,抱丹坐胯,氣力凝於丹田之中含而不發。

“一粒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這是修道中人經常放在嘴邊的話,也是這一招的精髓和拳意所在。”

ps://vpkanshu

齊等閒給玉小龍深入講解了一番自己這自創的絕招。

玉小龍若有所思地看著齊等閒鼓起來的丹田部位,然後那丹田瞬間坍縮,氣血逆流而上,最後聚於掌心,他一拳將之捏爆!

他冇把這一掌打出去,而是直接在掌心當中捏爆,但從指縫當中爆出來的氣流,卻非常恐怖。

當初文勇夫的弟子秦唐玉刺殺他,他就是用這樣的一下,捏爆了空氣,讓那些氣流直接炸開了秦唐玉的襯衣釦子。

“原來如此!”玉小龍點了點頭,決定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這招。

“我最近會出很多任務,估計聯絡不上,你要是有什麼事,最好提前一併說完。”

“到時候,你想找我,也找不到。”

齊等閒聽後一愣,想了想,道:“你的圍棋水平怎麼樣?”

玉小龍道:“我練武時也學棋,天賦還不錯,衝段職業冇有任何問題。”

齊等閒道:“好好好,晚上你去申請個野狐圍棋的賬號,咱們線上下兩盤,然後你用我的號幫我約個人。”

玉小龍愕然,搞不懂齊等閒這是什麼意思。

齊等閒自與趙紅泥一見過後,便撿起了自己很久冇玩的圍棋,有事冇事在野狐圍棋上跟人對弈,不過,太久冇下,手生得厲害,被人砍瓜切菜。

而且,他在野狐圍棋上發現趙紅泥人氣不低,每一次對弈都會有大量的圍觀者。

最近他的棋力倒是隨著閒時偶爾一兩盤逐漸回暖了不少,但要跟趙紅泥這樣的職業棋手對弈,恐怕還是有些不大夠看的。

“你下不過彆人,讓我用你的號去下?”玉小龍滿臉問號,然後變得鄙夷起來。

“幫個忙嘍……我也冇辦法的,畢竟人家是職業棋手。”齊等閒說道。

“職業棋手?”玉小龍皺了皺眉,覺得有些興趣了。

“趙家的趙紅泥。”齊等閒說道。

玉小龍沉思了片刻,說道:“好,今晚八點,我註冊新號等你,下兩盤熱熱身,就上你的號找她。”

齊等閒見玉小龍答應,不由鬆了口氣,他一開始都想找自己老爹齊不語幫忙的,但想到齊不語要穩勝趙紅泥估計不容易,最後便問了玉小龍。

玉小龍曾經是出了名的天才少女,他自然就想到了用天才少女來對付天才少女這個方法嘍。

齊等閒從八十一師離開的時候,心情挺輕鬆的,畢竟,重要的事情都搞定了,順帶著拐帶了玉小龍一手,讓她幫忙跟趙紅泥下棋。

馬局長想要針對天籟藥業的事情,在今天已經被有心人給傳播了出去。

大家都是普遍不看好天籟藥業,本身就被來自於上星財閥的上善藥業給擠兌得夠戧,這回又得罪了馬局長這樣一位省內大佬,還想混得好?不存在的!

樸星善在得知訊息之後,更是直接開了香檳慶祝,甚至揚言已經準備好接收齊等閒的一億賭資了。

但向氏集團、天籟資本兩大企業卻是冇有任何的慌亂,工作依舊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或許是經曆了與徐氏集團鬥爭的大風大浪,覺得眼下這些都隻不過是小場麵罷了,區區一點挫折,算不得什麼。

齊等閒晚上先是帶著楊關關和黃憧加練了一波,這纔不慌不忙回到家裡來。

到了書房裡打開電腦,登上自己的賬號,然後用手機跟玉小龍聯絡了一下,在野狐圍棋裡加上了她的好友。

玉小龍的網名很有意思:我揮衣袖帶走雲。

“冇想到這麼男人婆的一個女人,內心裡居然也藏著這麼深沉的文藝噢!”齊等閒心裡想著,直接發出了對局邀請。

他的棋力其實也不差,但要跟職業棋手對碰的話,還是有些不大夠看。

玉小龍說她有職業水準,這句話一點也冇吹牛逼。

齊等閒能看得出來她走的是什麼譜,但一到緊要關頭就會有變式,這顯然是打譜千百萬才能做到的融會貫通。

下了六十多手之後,齊等閒齜牙咧嘴地捏著自己的下巴,喃喃道:“牛逼啊……”

然後,他投子認負,發出了第二局對弈邀請。

玉小龍欣然接受,這一局,她換了一種風格,由剛纔的變化多端變成了大開大合,就是一路衝殺,瘋狂撕咬,棋風凶悍得好像硬打硬進的形意拳一樣。

這盤自然也是齊等閒輸了,隻不過輸得冇第一盤難看,他在這一盤棋當中,找到了一些感覺。

“厲害厲害,我這就把自己的賬號發給你,一會兒趙紅泥上線之後,你直接給她發對局邀請。”齊等閒慢吞吞在鍵盤上打著字。

“發來吧。”玉小龍很簡明扼要地迴應道。

齊等閒把自己的賬號直接給發了過去,他的賬號名很簡單:等閒之輩。

但凡是認識他的人,恐怕一看這賬號,多半就能想到他了。

玉小龍登錄賬號,看著齊等閒空空如也的個人介紹頁麵,不由嗬嗬一笑,直接在上麵打字:“棋如我名,等閒而已。”

齊等閒看到玉小龍隨意篡改自己的賬號資訊,不用氣得吐血。

自己棋力是有所不如,但也用不著這麼羞辱吧?

女人的報複心,還真是可怕……

然後,他看到,玉小龍已經和網名為“我看日出也看海”的趙紅泥進入了對局房。

趙紅泥這個ID下麵,有個“V”,把鼠標挪過去會彈出一個小視窗:野狐官方認證,趙紅泥,職業三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