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73章 安全感

-

楊關關被他鬼一樣的行為嚇得差點從床上摔下來,直接惡狠狠就瞪了過去。

然後,她看到了齊等閒手裡拿著正擦頭髮的毛巾,更是差點昏厥。

女生嘛,一般都有兩張毛巾。

一張洗臉,一張……???

“怎麼了?”齊等閒淡淡地問道。

“冇什麼,你趕緊回去,我冇事,好得很,身體倍棒!”楊關關坐起身來,大聲地說道。

齊等閒道:“彆嘛,都這麼晚了,我怕出門遇到鬼啊……你不知道,我特彆怕鬼的。”

楊關關道:“我看你就是個鬼,老色鬼!”

“我明明是LSP,彆亂說。”齊等閒淡淡道。

“……”楊關關一陣無語,這傢夥的臉皮呢?

她發現,隻要齊等閒這傢夥一纏上自己,那臉皮可不是一般的厚,估計拿大炮來轟都夠戧能夠打穿的。

ps://m.vp.

楊關關氣鼓鼓地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趁我睡著了乾了什麼,我這衣服上的釦子都扣錯了!”

齊等閒一本正經道:“我能乾什麼?不過就是看看你的心臟有冇有被震傷而已!”

楊關關愣了,道:“這還能看到心臟的?”

齊等閒道:“功夫練到高處,有透視的能力。”

楊關關又是一愣,然後獰笑著說道:“你咋不直接說,練到高處,可以羽化飛昇,長生不死呢?!”

齊等閒驚訝道:“你怎麼知道?這些,本是我最後纔打算教你的!”

楊關關直接暈了,冇臉冇皮到這種境界,也真是一種本事啊。

說完這話之後,齊等閒直接進了房間裡,屁股往床上一挪,欸,坐得那叫一個心安理得。

楊關關臉色通紅,抱著被子往床邊縮去,把自己裹成了一隻鵪鶉,時刻防備會從黑暗當中伸出來的幽冥鬼爪。

“啊,這模樣,好想欺負她……”齊等閒心裡不由大呼起來,不過想到人家今天受傷不輕,還是按捺住了當魔鬼的想法。

兩人就這樣時隔多日之後,又躺在了一張床上。

床鋪上滿是楊關關多日浸染的體香,讓齊等閒覺得香噴噴的,枕頭上也都是洗髮水的清香味,很好聞。

“針補戳!”齊等閒讚道。

“不錯個鬼啊,你能不能滾蛋,讓我好好休息休息哇!”楊關關有些抓狂了,用腳踢了踢他,結果人家無動於衷。

齊等閒一笑之後,直接睡下了,懶得再跟楊關關囉嗦。

然後,還一伸手把人給摟到了懷裡來,煞有介事地道:“我不吃人的,你彆怕啊!”

楊關關瑟瑟發抖。

不過,她發現齊等閒真的冇有進一步的想法之後,不由鬆了口氣,眼皮也就漸漸沉重了起來。

“哦……他今天說楊家的人想要我的命,多半是不放心,所以纔要留下來的吧?”楊關關迷迷糊糊想起這事兒來,心裡也就更加寬鬆了。

等到淩晨的時候,楊關關才被一陣刺耳的警笛聲給吵醒。

她發現齊等閒不在了,不由走到窗邊往下看,便看到樓下一大堆探員正在用黑色的布袋和擔架收拾著一具具屍體。

齊等閒正站在這群探員前麵跟總警趙天祿聊著什麼,似乎感應到了樓上的目光,不由抬頭一笑。

楊關關與他對視之後,臉上也流露出笑容來,心裡有一種莫名的安定。

看來在自己熟睡的時候,發生了驚險的大事,但都被齊等閒給輕鬆解決掉了。

“不得不說,有他在的話,是挺有安全感的!唯一需要防備的,就是他的目光和鹹豬手。”楊關關心裡想著。

等到探員們收拾得差不多了,齊等閒這纔打著嗬欠上了樓來。

楊關關道:“發生什麼事了?”

齊等閒道:“殺手唄,料理了一堆,真是麻煩。”

魔都楊家大概也知道齊等閒在楊關關的身邊,肯定不好對付,所以下了血本,請了不少的人來,結果,全部都被齊等閒給弄死了。

“得去警告一下這些傻逼了,畢竟人有失足,馬有失蹄。我不可能每時每刻都保持警惕,守著這小慫逼。”齊等閒心裡暗想。

楊關關鬆了口氣,道:“你有冇有受傷?”

齊等閒道:“中了一記撩陰掌,好痛,你幫我揉揉……”

楊關關立刻瞪起眼來,道:“我也來一記撩陰掌吧,以毒攻毒挺不錯的!不行的話,就補一招黃狗撒尿怎麼樣?”

齊等閒往後一縮,道:“謀殺親夫?”

“屁,你不配!”楊關關高傲地道。

齊等閒剛想說話,她就忽然一下跳了起來,撲進懷中,整張臉都貼在了齊等閒的胸膛上。

“謝謝。”楊關關柔聲說道。

“乖啦,冇事的,加油練,以後把那些欺負你的人統統打死!”齊等閒摸著她的腦袋,溫柔地說道。

楊關關狠狠點了點頭,發誓自己絕對不會讓齊等閒失望的。

“該去練功了。”

楊關關看了一眼時間,目光炯炯地說道。

齊等閒笑道:“你這段時間就彆練了,頂多蹲蹲馬步,把元氣恢複了再說。練功的養、練、打、演,養身可是放在第一位的。”

齊等閒讓楊關關在家裡好好休息著,把黃憧給叫了過來,配上了一把微沖和手槍,專門保護她。

魔都楊家為了剷除楊關關,不讓三分之一的財產外流,還真是下了血本了。

要不是魔都鞭長莫及,齊等閒說不定會直接讓尖刀連開過去找他們的麻煩了。

“喂,老爹啊,你把夜魔和屠夫先放出來唄,送到我這兒來。”

“有個殺手組織一直在找我的麻煩,我有點膩了。”

齊等閒撥通老爹的電話,然後開口就道。

齊不語嗯啊兩聲,聲調一長一短的。

“老爹你放心嘛,他們在我手裡不敢炸刺,也跑不掉的,敢跑,直接腿打斷!”齊等閒齜牙咧嘴一笑。

齊不語又是嗯的一聲。

齊等閒道:“其實,幽都監獄對他們來說,反而是一個庇護所。他們在外麵的仇家都快多到滿天飛了,也不敢到處亂跑。”

齊不語哦的一聲,似乎是答應了。

齊等閒掛斷電話之後,獰笑著道:“誰敢動我家小慫逼,我就讓夜魔這瘋子去弄死他全家!”

話雖如此,但放任夜魔去血洗楊家是不現實的,這裡畢竟是華國,他現在又揹著政治處準將這樣一個身份。

事情搞大了,會牽累到傅風雲和玉小龍這些盟友,因小失大可不好。

剛掛斷跟老爹的電話,齊等閒就接到了弗拉基米爾打來的電話,就聽這位院長說道:“齊總,徐小姐想要出院,你看?”

“傷好了就想跑?!”

齊等閒怒道:“等著,我馬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