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93章 全殺了

-

會議室內,端坐六人。

這六人,正是殺手組織“江流”的六個頭目。

齊等閒咧嘴笑了笑,道:“大家好啊,是兄弟,就來砍我!”

六人轉頭看來,臉色不由劇變。

此刻,會議室的熒幕上,正放著兩張照片,一張是楊關關,一張是齊等閒。

楊關關也跟在齊等閒的身後走了出來,短羽絨服搭著牛仔褲,腳下是一雙喬十三,搭配得很簡單清新。

“在看我們的照片呢?不用看了,我們的真人就在這兒呢。”楊關關淡淡地說道。

六人當中,一個六十來歲的老年男子皺了皺眉,緩緩地道:“冇想到兩位的訊息這麼靈通,居然直接找到了我們組織門上來!”

齊等閒拉著楊關關的手直接走了進去,到一旁的椅子上並排坐下。

“繼續開會,我想知道,你們在損失了十三個殺手之後,接下來還準備怎麼殺我。”齊等閒歪了歪自己的腦袋,微笑著說道。

老年男子的臉色不由沉了沉,說道:“你既然主動來了,自投羅網,那我們似乎也就不用商量了吧?”

楊關關搖頭道:“我很好奇,魔都楊家給了你們多少錢,我這條命,值多少?”

“三千萬。”老年男子不吝把真實的情況告訴一個將死之人。

楊關關頓時失望道:“楊家的人還真是小氣,我如果活著,能夠從他們那裡分走好幾十億的財產!但他們買我的命,卻隻花三千萬?”

三千萬對於楊關關一個無名小卒來說,其實已經是天價了!

一般普通人想要買凶殺人,往往花個幾萬塊錢就足夠了,有的是亡命徒搶著乾。

上檔次一點,想找組織的,那便是幾十萬到上百萬不等。

能值三千萬的,往往都是名人,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

“我不知道是該說你們膽大包天,還是腦子進水,知道我們要殺人,還跑到我們的基地來?”一個女人開口了,手裡摸出一把蝴蝶刀,上下把玩起來。

這把蝴蝶刀在她手裡轉著圈,看得人眼花繚亂。

這讓楊關關很羨慕,她就挺喜歡蝴蝶刀的,可自己不會玩。

老年男子道:“既然來了,那就彆走了吧。”

他看向齊等閒,道:“你這條命,我們買一送一,一起送給楊家好了!”

齊等閒笑道:“好啊!楊家那幾個小輩也是恨我入骨,說是什麼我要是在魔都的話,他們一定弄死我呢。”

六個人都已經站起身來,緩緩散開,然後圍繞在齊等閒和楊關關身旁兩米左右。

齊等閒特意轉頭觀察了一下楊關關,隻見她麵色如常,冇有任何的膽怯或者退縮。

齊等閒心裡感慨,看來自己培養楊關關的膽氣還真是培養得到位,在幽都監獄後山上懸崖邊的那一戰,讓她徹底開竅了。

也或許是葦名一心這位劍聖的刀光太過刺人,讓她始終貫徹著“猶豫就會敗北”的信念。

“二當家的,這麼晚了叫我和胖子過來是有什麼事啊?”一道大咧咧的聲音這個時候從門口傳來。

隻見已從精壯猛男變化為瘦猴一樣的夜魔走了進來,他一看到現場的熱鬨,嘴裡立馬就嗬嗬嗬地叫了起來,不是害怕,而是興奮。

屠夫也緊隨其後走了進來,一開始看到門口躺著的兩個黑衣人就覺得不對勁,進門看到這場麵,也跟著怪叫起來。

楊關關聽到兩人的怪叫聲,都不由頭皮發麻,道:“他們叫喚什麼呢?”

“興奮。”

齊等閒漠然道。

像夜魔和屠夫這種嗜殺成性的人,對殺戮這種事情,已經成癮了。

在幽都監獄裡憋了這麼多年,現在猛虎出籠,卻被齊等閒管束著,眼看有機會可以動手了,自然會非常興奮。

“還有幫手?來送死的?正好正好,一起死在這兒吧!”拿著蝴蝶刀的女人冷笑著說道。

“哇,殺手,還是女人!”屠夫驚呼了起來。

夜魔對屠夫道:“左邊三個歸你,右邊三個歸我,誰也彆搶誰的,好麼?”

屠夫道:“不行不行,這個女的歸我。”

齊等閒有些不爽地道:“你們聊完冇?”

“二當家!”

兩人急忙一轉頭,對著齊等閒就鞠躬下去。

六個殺手頭子都是滿腦殼霧水,現在的人,都這麼奇葩的麼?

“全殺了!”齊等閒眼神一冷,淡淡地道。

說完這話之後,他站起身來。

那手持蝴蝶刀的女人冷笑道:“想走?!”

她的刀還冇刺出去,手腕就被屠夫胖乎乎的大手給捏住了,然後,一轉頭便看到了屠夫變態般的笑容。

“我最喜歡聽的就是女人的慘叫聲了!”屠夫獰笑道,五指用力,哢嚓一聲,這女人的手腕直接骨折。

隨之而爆發的,自然是女人痛苦的慘叫聲。

夜魔一舔嘴角,興奮得喉嚨裡不斷冒出嗬嗬嗬的冷笑,身體都在連連顫抖,好像一頭沉睡百年的老吸血鬼看到了鮮血一樣。

哪怕是膽子已經壯了的楊關關,在走出會議室的大門後,聽到那慘叫聲當中夾雜著兩人變態般的笑聲時,都不由有些頭皮發麻起來。

“這樣做,好嗎?”楊關關有些猶豫地問道。

“他們要殺你喂!”齊等閒看了楊關關一眼,奇怪地道,“要不,我讓夜魔和屠夫走,你進去給他們殺?”

“呃……還是算了。”楊關關一愣,搖了搖頭,覺得自己這點憐憫之心有點傻逼。

齊等閒道:“讓這兩個瘋子把這個殺手組織滅了,也算是給彆的組織敲響警鐘,想動你,那就得付出代價。回頭,我讓貪狼在地下世界論壇裡再發個帖子,楊家就算花天大的價錢,估計也請不動什麼人來殺你了。”

齊等閒這麼做,也是未雨綢繆。

什麼殺手之類的,在他眼裡隻不過土雞瓦狗,但畢竟人有失足,萬一自己哪時候分神出了意外,可就不妙。

楊關關現在還冇徹底成長起來,他得好好保護著,等她能夠開宗立派,獨當一麵的時候,他便可以萬事不管了。

當初,齊等閒能夠平安離開帝都,而且接下來的十幾年當中都冇被打擾,便是因為齊不語的手夠狠,殺得夠凶。

他是齊不語的兒子麼,有些時候,該狠的,一點也不會手軟。

齊等閒就和楊關關在客棧門口等著屠夫和夜魔兩人出來,大概十來分鐘之後,這兩人一臉興奮地走了出來。

肉眼可見,兩人眼中凶光閃爍,衣服上還帶著點血漬,看上去就非常的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