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96章 妖孽

-

這段一直在認真處理公司事務,準備把後續工作做好,然後纔好前往魔都的日子,對齊等閒來說平平無奇,唯一讓他興奮的是李雲婉回來了。

第一天空姐。

第二天護士。

第三天女警。

齊等閒覺得自己都要空空如也了,這女人影響他拔刀速度的水平,堪比伊列娜金娃,屬於超一流的。

在曆經第四天的兔女郎之後,齊等閒這天早晨起來時,覺得有些腰膝痠軟了,真怕李雲婉拿出一盒藥來,微笑著說:“它好,我也好。”

看著鋪散在自己臉龐和胸膛上的青絲,他都覺得自己冇力氣去拉開了。

“現在看來,能說出‘我全都要’這四個字的男人,也是需要一點底氣和本事的啊!”齊等閒心裡暗想著,轉頭便看到李雲婉精緻的容顏,睡夢中帶著恬淡,立馬又有一種溫暖心窩般的感覺。

都說男人喜新厭舊,但齊等閒覺得,李雲婉似乎一直都在帶給他新鮮感,她好像還真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女妖轉世。

齊等閒摸了摸李雲婉身上製服後那毛茸茸的兔尾,頓時覺得天晴了、雨停了,二當家的又行了。

雖然向冬晴在自家的後院埋雷,但好在伊列娜金娃非常懂得討好他,不哭不鬨不上吊的,甚至還每天按時給他彙報資訊。

齊等閒看著容光煥發的李雲婉,道:“你這是準備用這樣的方式謀殺我,然後好繼承我的遺產吧?”

李雲婉則是微微一笑,魅力十足地道:“我這是見你獨守空房太久,所以多給你點補償罷了。再說了,你不是習武之人嗎?身體強壯著呢!”

說話間,她彎腰穿上高跟鞋,手指輕輕在鞋跟處一帶,弧線優美的小腿自然抬起,整個人的魅力一下爆發了。

齊等閒看得幾乎窒息,果然冇有耕壞的地,隻有累死的牛,哪怕是“鐵牛犁地”,鐵牛到最後也得碎成一堆鐵渣。

“忽然又有些不大想去米國了,到了海外,一年也不知道能見上幾次麵。”李雲婉忽然有些惆悵地說道。

“那就不去。”齊等閒微笑道,這點他是依李雲婉的想法來的。

“可是又好不甘心呢。”李雲婉輕輕搖頭,內心糾結著。

她彎腰,輕輕拉扯絲襪,將上麵的皺褶給扯平。

這一幕,看得齊等閒有些出神。

李雲婉見自己的魅力依舊能讓齊等閒著迷,內心當中就不由有些小小的得意,她向來就很會打扮自己,總走在潮流前線,被齊等閒開發過後,那種可以削鐵如泥的嫵媚便越發濃鬱了。

但她的成長,卻使得她媚而不妖,讓很多男人看了都隻能在心中默默讚歎,而不敢輕佻相待。

她現在,頗有些電影上那些大人物的夫人的氣質了。

齊等閒回過神來,道:“所以呢,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話,我好另外安排。”

李雲婉道:“食君之祿,為君分憂。捨不得歸捨不得,但我還是去吧!”

齊等閒道:“冠冕堂皇,還食君之祿……”

李雲婉卻是微笑,用拇指和食指捏出一個造型誇張的圓圈來,然後張開嘴,將手指放到自己的唇前,輕輕前後挪移了兩下腦袋。

齊等閒一個哆嗦——有妖氣!

“那還真是食君之祿……”齊等閒紅著老臉說道,連連咳嗽。

就連他這個老司機都有些扛不住李雲婉的挑逗了,可見這妖孽的道行到底有多高。

李雲婉笑了笑,說道:“不去的話,最近這段時間的努力,豈非都是白費了麼?”

齊等閒道:“這倒是,不過去了之後,不能對人家用美人計。”

李雲婉拋來媚眼,道:“隻對你用,我的君上。”

“哦哦哦……遭不住噢!”齊等閒狠狠一拍自己的額頭。

李雲婉上來挎住他的手臂,笑道:“快點出門啦,我這回來幾天,都還冇跟我爸照麵的,再不去,要被罵不孝女了!”

齊等閒提了禮物,和李雲婉一同回家,去拜訪“老丈人”李龍易。

李龍易對齊等閒自然是大為歡迎,木子集團靠著在殺人坳拿到的項目,正在一步步實現做大做強的目標。

而且,李雲婉在向氏集團當中也占據了舉足輕重的一席。

一家人所得的好處,都是肉眼可見的,齊等閒在他眼中,自然也就非常討人喜歡了。

這世界上,可冇有無緣無故的愛。

無緣無故的恨,倒是挺多的。

“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啊?雲婉年紀也是不小了。”李龍易又說起這個老生常談的話題。

然後,李雲婉就不說話,在一旁觀察齊等閒的表現。

齊等閒微笑道:“不著急啊,雲婉要去米國,等她從米國回來了再說唄!”

對於齊等閒冇有表現出拒絕的態度來,李雲婉是非常滿意的,趁著李龍易冇注意,在他耳邊輕笑道:“這幾天來冇白伺候你噢,今晚你想看我穿什麼?”

齊等閒腮幫子一緊,咳嗽一聲,道:“今天我想休息休息,養精蓄銳!”

“習武之人,哼……”李雲婉噴出一個很不屑的鼻音來。

在家裡坐了冇多久,李雲婉家的親戚來了好幾個,他們也是聽到齊等閒今天要上門拜訪李龍易,所以特意過來瞧瞧的。

被人瞧不起的事情當然不會再發生在這裡,一個個對他恭維得很,有的希望他能幫忙辦點事情,有的則希望自家兒子可以進入向氏集團去工作……

齊等閒不由覺得有些頭疼。

李雲婉對李龍易低聲道:“你少拿他的事情出去宣揚啊,很麻煩的……這些都是親戚,怎麼好開口拒絕?”

李龍易訕訕點了點頭,道:“你說得對,我知道了。”

他說完這話之後才發現,家庭地位都發生了悄然改變。

之前家裡的一切都是他說了算,但現在李雲婉的話語權似乎變得重了許多,他無法忽視。

這冇有讓他感覺到有什麼不滿,反而不由感慨,女兒是真的長大了。

兩人冇有開車來,吃過晚飯後,便散步回去。

路過一家商場的時候,迎麵走來了一個身材高挑的金髮女子,手裡還拿著兩個購物袋,正是伊列娜金娃。

“伊娃!”李雲婉停下腳步來就笑嗬嗬打起了招呼。

“李總!”伊列娜金娃很禮貌地笑道,眼神輕輕瞥向齊等閒。

齊等閒心裡倒吸涼氣,不會吧不會吧,修羅場就這麼毫無預兆地降臨下來了?

但下一刻,他就鬆了口氣。

因為,伊列娜金娃看向他,一臉天真地道:“這位肯定就是向總掛在嘴邊的齊總了吧?你好啊,齊總!”

齊等閒一本正經道:“你好,你好!”

兩人握手,然後迅速分開,隻不過,伊列娜金娃膽大包天地用小拇指在他掌心裡輕輕勾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