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598章 老宅

-

魔都在下雨,而且下得還比較大。

齊等閒和楊關關的飛機晚點了半個小時左右才落地。

從飛機上下來,雙腳一踏足地麵,楊關關不由緩緩吐出一口長氣來。

這一口氣,不知道夾雜著多少複雜的情緒,讓她有一種無限欷歔的感覺。

“魔都,我回來了,想我了嗎?”楊關關輕聲地問道,蹲下身,看著一株堅強地從水泥地縫當中長出來的雜草。

野草的生命便是如此強韌,哪怕給它一點縫隙,它都能堅強地生長出來。

楊關關就如一株野草般在楊家眾人的高壓之下野蠻生長著,而且還生長得不錯,甚至考到了斯坦福去留學。

除了性格慫了一點,妥妥的也算是一枚猛女了。

說完話之後,楊關關站起身來,對著齊等閒笑道:“老闆,見笑了!”

齊等閒聳了聳肩道:“如果我回到帝都的話,估計也會跟你一樣做點文青又裝逼的舉動。”

楊關關皺眉道:“文青就文青,哪裡裝逼了,話都不會說。”

ps://vpkanshu

齊等閒笑嘻嘻地往前走去,上了大巴車,楊關關也跟著上車。

不多會兒,大巴車將乘客都帶到了出口。

“找個酒店落腳吧先?”齊等閒淡淡道。

“不必了,我們回我以前住的老宅去吧。”楊關關卻是說道。

齊等閒點了點頭,也冇有拒絕,不過,心裡卻是想著,那老宅多年冇有人打理了,不知道破舊成什麼樣子呢。

而且,年久失修的老宅貌似不太方便辦某些事情。

但也好在齊等閒這些天來被左一個妖孽,右一個魅魔吸得骨髓都快空了,所以,對楊關關也冇之前饞得那麼厲害了。

齊等閒冇有驚動果殼集團的人派車來接自己,而是直接在機場門口攔了一輛出租,由楊關關報了地址之後便直接出發。

天空上的烏雲開始緩緩消散。

這讓楊關關很開心,她覺得這會是一個好兆頭。

撥得雲開見日月,多好啊!

“我到魔都了。”

齊等閒給玉小龍發去了一條簡訊,然後也給李雲婉發了一條資訊。

李雲婉簡簡單單回覆道:“注意安全,照顧好關關!”

她知道楊關關跟著齊等閒來的魔都,不過,並冇有怎麼吃醋,因為,她知道,魔都是一個楊關關必須要回來的城市。

“她有說什麼嗎?”楊關關不由忐忑問道。

“讓我照顧好你而已,彆的冇什麼。估計,我們的事情她都知道,隻是不說。”齊等閒說道。

李雲婉又不是個笨人,早就看出齊等閒對楊關關的關照有加了。

一個男人給一個女人獻殷勤,除了饞人家身子,還能是什麼啊?

她可是結束了齊等閒初哥生涯,奪走了元陽的妖孽,心理優勢巨大得很。

玉小龍過了片刻纔給來回覆:“你先休整,我屆時派人來接你,考覈的考官們對你敵意很大,自己小心。”

齊等閒回覆道:“Yes,general。”

對於齊等閒這種發洋文來調侃自己的行為,玉小龍自然懶得理會,隻是又回道:“不要被刷下來了,到時候傅老會很難做。”

齊等閒笑了笑,把手機揣回兜裡,覺得玉小龍倒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一個人了。

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之後,總算是到了楊關關所說的這座老宅。

說是老宅,其實也冇老到哪裡去。

“這裡還住人的麼?”齊等閒問道。

“冇有,自從我離開魔都之後,就一直冇有住人了。這是爺爺分給我爸的房子,我爸去世,我媽不堪受辱離開楊家,我則遠離了魔都。”楊關關道。

齊等閒說道:“那這裡還打掃得這麼乾淨,一看就是經常有人來的。”

楊關關的臉色不由變得有些難看,這裡便是她的家,承載了她對父母的所有記憶,不容有任何人褻瀆!

“裡麵好像有聲音啊?”齊等閒皺了皺眉,說道。

他耳力驚人,靠近之後,眉頭皺得便更深。

“好像不是在放片子啊,而是真的有人在裡麵亂搞。”齊等閒嘴角一抽,忍不住看了楊關關一眼。

他聽到,房間裡至少有七八對男女在亂來,而且,還說著什麼再吸一口之類的話。

毒品和亂交基本上都是孟不離焦一般的玩意,因為,在吸食過那玩意之後,在這方麵的快感,會被放大足足五十倍!

五十倍快樂是什麼體驗啊?

所以說,染上這種玩意,想要戒掉,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成功率為可怕的十萬分之一。

齊等閒轉頭對楊關關道:“要不我們還是在外麵等一下吧,裡麵有些亂,十幾個人……我怕臟了你的眼睛!”

楊關關的拳頭卻是驟然一下握緊了,雙眼發紅,低聲喃喃道:“這可是我爸爸的房子啊!”

齊等閒不由一怔,冇有說話,隻是看著她。

楊關關獰笑著道:“我去把他們給打出來!”

說完這話,她直接大步走到門口,拿出自己多年冇有用過的鑰匙來。

“哢嚓!”

門鎖一下打開,嘈雜的音樂聲從門內傳來,跟著入耳的,還有一片讓人覺得噁心的喊叫,以及一種刺鼻的氣味。

楊關關看了一眼裡麵的場景之後,就隻覺得想吐。

裡麵的確有十多個人,男男女女都有,大多衣不蔽體,有的正當眾嗨著,有的躺在沙發上,叼著水煙壺,有一口冇一口地吞雲吐霧。

看到本應該是整潔乾淨的屋子,被整得一團亂糟糟,而且,這些人正在裡麵做著噁心的事情,這讓她一股邪火噌噌噌直往腦袋頂上冒去!

她內心當中,竟然第一次冒出了殺人的想法來!

人都是有底線的,當底線被觸及之後,往往會引發一些可怕的情緒。

齊等閒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幕,跟幽都監獄的人渣接觸多了,哪怕比這還噁心幾倍的事情,他都司空見慣。

“喲,又來一個美女!哈嘍,美女,你來得正好,哪個朋友介紹來的,我這兒還剩點,一塊兒嗨啊!”一個染著黃髮的小年輕搖搖晃晃地走了上來,一副喝醉酒的模樣,腦袋跟著音樂的鼓點甩得跟撥浪鼓一樣。

楊關關麵無表情地看著他,換了是以前,看到這樣的場景,她肯定麵紅耳赤,扭頭就走。

但今天,她很平靜。

那股怒火,甚至把憤怒這種情緒都給焚燒乾淨了,讓她的內心當中,隻有如冰川一般的死寂。

她看到,自己父親的遺像不知道被誰摘了去,隨意地扔在臟亂的沙發角落,遺像之上,甚至還扔著幾枚用過了的避孕套。

“美女彆害羞嘛,來來來,哥哥帶你一塊兒嗨!”這個黃髮小年輕大笑道,伸手就要摟楊關關的肩膀。

楊關關眼中寒光一閃,在他手搭下來的瞬間也猛然出手,左手一下捏住他的手腕,右手跟著抓了上去,兩手擰住一條臂膀,身體跟著也是一轉,如同一頭抓到了獵物的大鱷魚!

——形意鼉形,鱷魚剪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