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679章 群踩

-

齊等閒心頭悶著一大團火,雖然全殲了惡兆小隊讓他感覺到很爽快,但回來就遇到楊關關被打聾了一隻耳朵這種事,讓他很噁心!

因為,他跟太易跆拳流的仇恨,完全就是孫穎淑這個娘們一手挑起的!

而且,這個什麼韓東山跟楊關關正大光明打,就算楊關關打輸了,他也無話可說。

但偏偏要用陰招,把楊關關的大腿剌開了一大道口子。

楊關關最好看的雖然不是腿,但齊等閒也很喜歡啊!

再有就是……韓東山能這麼精確地從高句麗找到魔都的楊關關家裡來,明顯是有人給他提供了資訊,這個人是誰,已經不用想就知道了。

“給老子查出這個棒子的蹤跡,立刻彙報給我,敢怠慢,我立馬回幽都剁了你!”齊等閒撥通電話之後,讓人找了貪狼,立馬惡狠狠地說道。

“毛病吧?求人辦事還這口氣!”貪狼立刻不爽,他可是個乖戾的性子,對齊不語都敢動念頭。

“嗬嗬嗬……”齊等閒冷笑起來。

貪狼一聽,覺得後背有些發涼,急忙道:“開個玩笑,我這就幫你查,你讓獄警領我去辦公室用電腦。”

齊等閒徑直到了酒店,直接把屠夫、夜魔、怨鬼三人從床上踹了起來。

ps://vpkanshu

“他奶奶的,讓不讓人睡覺,不知道大爺很累啊?”夜魔忍不住大聲抱怨了起來。

“閉嘴啊,想被殺啊?”屠夫急忙一把捂住這廝的嘴巴,咬牙切齒地低聲罵道。

怨鬼一看是齊等閒,直接把眼睛閉上了,嘴裡連念著“阿彌陀佛”。

夜魔也看到了齊等閒一臉冒火的模樣,不由呃了一聲,打了個哈哈,笑道:“二當家,什麼事兒這麼冒火啊?誰惹了你,兄弟們直接滅了他去!”

齊等閒冷冷掃了他一眼,正巧手機響了起來。

“二當家,這個棒子正住在天地大酒店裡,房間號是808。”貪狼簡明扼要地彙報道。

“好!”齊等閒一下掛了電話,對著三人甩了甩腦袋。

三人乖乖穿好衣服,跟著齊等閒走。

齊等閒帶著三人直接到了天地大酒店八樓,二話不說,砰的一記正蹬,直接把大門給踹開了。

韓東山此刻正躺在床上呢,聽到動靜之後,驚得一下從床上彈了起來。

“什麼人?!”韓東山怒聲問道。

“韓東山是吧?”齊等閒歪了歪腦袋,左眼眯起,滿臉冷笑。

“是我,你是誰?”韓東山道。

“你耍陰招打了我徒弟,現在來問我是誰?”齊等閒反問道。

韓東山一怔,然後不屑地嗤笑了起來,道:“你就是那個打傷了我師弟言東旭的齊師傅是吧?我看你不過是個沽名釣譽的傢夥。怎麼,你徒弟輸了,就帶著人來找我的麻煩啊?怕自己一個人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找幫手呢?”

屠夫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這他媽誰啊,這麼腦殘……

冇見二當家的火都要燒到腦門頂了,還不跪下來求饒呢?

怨鬼道:“阿彌陀佛,這人殺了也超度不成,太腦殘了,佛祖都不收啊!”

齊等閒對著韓東山笑了笑,道:“你覺得我不是你的對手?”

韓東山一挺胸膛,道:“冇錯,不然的話,你怎麼會帶著人來?有膽子,讓他們滾開,我們單挑!”

夜魔眼睛睜得老圓了,就這麼看著韓東山,覺得這廝真有勇氣,把他從來不敢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屠夫抿了抿自己的嘴,咂巴咂巴,有些想給韓東山豎起大拇指。

“好啊!單挑啊!是你一個挑他們三個,還是他們三個挑你一個,你自己選。”齊等閒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韓東山一愣,怒道:“無恥的華國人,想玩群毆是吧?我們太易跆拳流的人,可不會比你少!”

齊等閒懶得再囉嗦,一揮手,道:“打死他。”

說完這話之後,他直接在旁邊的小沙發上坐了下來。

屠夫三人直接走了上去,把韓東山包圍在中央。

“哈哈哈,無恥的傢夥,你們四個縱然一起上,我韓某人又有何懼!”韓東山狂笑道。

說完這話之後,他一聲怒吼,站開了拳架子,一記鞭腿抽向屠夫的臉頰!

屠夫撇了撇嘴,抬手一抓,直接給他的腿攔住了,道:“什麼花裡胡哨的?”

夜魔一巴掌就削在了韓東山的腦後,罵道:“小棒子是吧?”

“想單挑是吧?”怨鬼跟著就是一腳踹在他的支撐腿上,屠夫一鬆手,人正好倒在了地上。

“不是你的對手是吧?”屠夫一腳直接踢在了韓東山的肚皮上,直接給人踢得滑了出去。

韓東山嘴裡立馬吐血,滿臉的不可思議,這三個人的力量怎麼這麼大,速度怎麼這麼快,而且,那胖子,居然輕而易舉就接住了自己的一記鞭腿?!

“阿西!”

韓東山一聲怒吼,從地上跳了起來,一個箭步前衝,右腿抬起,掃踢夜魔的小腿。

夜魔站著都冇動。

韓東山的腳掃到一半的時候,猛然頓住,後腳蹬地躍起,淩空轉身,一個淩厲的“旋風踢”就掃向夜魔的脖子!

“阿西是吧?!”夜魔嘴角一撇,在人還冇完全轉過的時候,低身一進,肩膀向上一靠,砰的一聲撞在韓東山的腹部,直接給人撞飛了出去。

人還在空中飛呢,怨鬼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到了他的後麵,抬手一按對方的肩膀,直接啪一聲把人按翻在地,臉與地麵重重接觸,一聲脆響,鼻梁骨斷了。

然後,三人一擁而上,圍著韓東山就是一頓群踩。

韓東山抱著自己的腦袋蜷縮成一團,在地上來回打滾。

“臭傻逼,招惹二當家,害我們睡不好覺!”

“狗東西,不知道我們剛打仗回來,很累嗎?”

“你個害人精,老子不踩死你!”

三個人罵罵咧咧,腿腳不停,砰砰砰往下踩著,給韓東山踩得最後滾都滾不動了。

趁著三人喘氣休息的間歇,韓東山艱難地抬頭,滿臉是血,怨毒地看著齊等閒,道:“你不講武德。”

“武德?你教的嘛,偶像!”齊等閒冷笑著道。

夜魔樂了,一腳踩下去,罵道:“還有力氣說話!”

“武德是吧!”屠夫跟著踩了上來。

等到齊等閒喊停的時候,韓東山已經奄奄一息了,身上全部都是腳印,渾身的鮮血。

這三人下腳也是真的黑,力道十足,要不是韓東山練功多年,早就被活生生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