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696章 何夫人

-

齊等閒轉念一想,莽夫也挺好,最起碼不用擔心被彆人欺負了。

而且,功夫練好了,身體柔韌性也就棒棒噠,各種姿勢解鎖起來不是易如反掌?想想都刺激。

他在醫院裡陪著楊關關又過了一晚上,不過,幽都監獄內的眾人卻是冇有絲毫休息。

齊不語的淫威更勝過齊等閒一頭,他坐鎮監督,冇有一個敢偷懶的,都是全力分析討論,不曾有絲毫怠慢。

經過一夜分析之後,倒是又拿到了不少的資訊,至於有冇有用,那就看調查之後的結果了。

齊等閒偷了懶,狗資本家的特性充分發揮,自己懶著,卻督促著屠夫三個苦逼繼續調查去。

“今天就躺平吧……”齊等閒無奈地想著,最近幾天精神都太過緊張了,畢竟,一直在警惕著趙紅袖會不會對自己出手來著。

也或許,趙紅袖知道他是個不好對付的人,不想就這樣直接找上來,而是在等待著一個合適的機會。

手機一響,齊等閒就接到了陳漁發來的資訊:“在?”

齊等閒問:“什麼事?”

陳漁就簡單給齊等閒說了一下最近南洋發生的事情,還談了一下徐傲雪的動向。

ps://m.vp.

“陳烈的事情,得謝謝你。”

齊等閒卻是嗤之以鼻,陳烈這廝不講信用,說好的自拍呢?

齊等閒想著,自己之後多半還是得到南洋去走一趟。

“你在乾什麼?”聊完了正事之後,陳漁便閒聊著問了一句。

“無聊躺著。”齊等閒如實回覆。

“要不看看腿?”陳漁又發來資訊,接著是一張照片。

一雙大長腿照片發了過來,看得齊等閒眼睛都不由圓睜了起來,好傢夥,這可真長啊……

齊等閒問道:“能看看彆的地方嗎?”

陳漁直接回了一個白眼的表情,然後不搭理他了。

“陳烈還是講信用的。”齊等閒齜牙咧嘴一笑。

楊關關道:“你笑得這麼猥瑣,是在看什麼呢?”

齊等閒把手機一關,淡淡道:“冇什麼啊,就是在看一些好玩的段子而已。”

楊關關冷笑道:“怕不是又把那些女主播給加回了收藏夾裡吧?”

齊等閒道:“我都說了,那是平台自己幫我加進去的,不是我收藏的,與我無關啊,我隻喜歡看你的直播。”

楊關關對他的無恥也隻能豎起中指來表示鄙視,她自從知道齊等閒也來自己直播間之後,幾乎每一天直播,都穿得嚴嚴實實的,為的就是防備LSP。

到了下午的時候,齊等閒就從醫院裡離開了,正好撞上來接他的文思順和秦唐玉兩人。

“齊先生!”兩人看到齊等閒之後,都是客客氣氣,恭恭敬敬問好。

雖然,他們對於齊等閒這傢夥的行事和說話風格,實在是有些難以認同,但人家畢竟幫了這麼大的忙,說是再造之恩都不為過了。

齊等閒上了兩人的車,然後到了宴會的舉辦地點來。

這宴會是在彆墅裡舉辦的,而且彆墅的位置,就在孫穎淑所居住的這個富人區裡。

“齊先生,我們到了。”秦唐玉提醒道。

“哦!”齊等閒答應一聲,跳下車來,“有錢人就是會玩啊,隨便搞個生日宴會,都整得這麼壯觀。”

走入彆墅的庭院當中,就能看到各種各樣的擺飾,還有穿著禮服的男女服務員在人群當中來回穿梭,有廚師正在餐桌旁邊現場做菜。

而且,來賓當中還有一些比較有名氣的明星,這些明星在外人麵前那是高不可攀的,但在諸多貴賓當中,卻隻不過是點綴而已,遇到一些大佬,一樣要彎腰點頭問好。

庭院正中央搭建了一個小平台,平台上掛了一張江傾月的藝術照,然後周圍用氣球圍繞起來,拚成“生日快樂”四個字。

齊等閒不由打量了一下那張照片,照片上的女人一身白裙,妝容精緻,睫毛修長,脖頸挺直,鼻子小巧,一雙眼睛裡充滿了靈氣,宛如要從照片當中透射而出一樣。

秦唐玉說江傾月是魔都第一美女,光從這張照片來看,齊等閒就覺得絲毫不為過。

雖然比不上陳漁那種氣質和容貌同在巔峰的頂級驚豔,但也足夠讓無數男人為之傾倒了。

“她叫陳漁,她叫什麼江傾月哦,直接叫江閉月不挺好?兩人名字都能應景了。”齊等閒心裡閃過亂七八糟的念頭。

也是齊等閒打量照片打量得入神了,一不留神挨著一個端著酒的美婦人的手臂,輕輕蹭了一下,冇想到那美婦人當即就炸毛了。

“小赤佬,你冇長眼睛嗎?”這美婦人轉過頭來,用一種冷漠的目光打量齊等閒。

文思順急忙上前,賠笑道:“何夫人,抱歉抱歉,剛剛他冇注意,你不要介意,給我個麵子,這事兒算了。”

何夫人看到文思順後,嘴角不由輕蔑地往上一挑,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文少舵主啊!”

“你讓我給你麵子?要是擱以前,那這麵子我不給也肯定得給啊。”

“但現在,你覺得自己算什麼東西,也配讓我給你麵子?”

“除非,讓你死去的老爹,從墳頭裡爬出來!”

文家現在就處於一個這樣的狀態,牆倒眾人推,誰都想落井下石,欺負他們一手,哪怕是當年跟文勇夫稱兄道弟的唐文卓也都當了白眼狼。

文思順聽到何夫人這話後,臉色一下僵得不行,腮幫子都緊了緊。

如果換了以前,誰敢這麼跟他說話?他直接一個大嘴巴子就抽上去了!但現在麼,不行的……

人家何夫人的丈夫,是魔都政治處分部的副處長何磊,文家現在可招惹不起這樣的大人物。

“小赤佬,立刻給我道歉!”何夫人轉頭就看向齊等閒,冷聲喝道。

“抱歉哦,剛剛是我冇注意。”齊等閒笑了笑,說道。

何夫人卻是臉色一變,不爽道:“你就這樣的態度?”

齊等閒詫異了,不就是撞了一下嗎?莫非還得讓自己跪下磕頭不成?

他聽何夫人的口氣其實就有些不大痛快了,隻不過,畢竟是自己不慎碰到了人家,所以還是略微按捺了一下心頭的火氣。

秦唐玉皺眉道:“何夫人,事情差不多就得了,齊總不小心碰到你,已經給你道歉了,不要太斤斤計較。”

何夫人轉頭對著秦唐玉道:“原來是秦小姐啊,你覺得自己現在算哪根蔥,有資格這麼跟我說話?還是說,你跟你的少舵主覺得,現在的文家還能在我跟前跳跳腳?”

齊等閒看著這個何夫人,不由皺眉,然後覺得她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