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706章 屑男人

-

“你不是說我走不出這棟彆墅嗎?也好,一會兒我就光明正大地走出去,看看你敢不敢攔我!”

齊等閒放下了手機,對著江山海輕鬆一笑。

江山海冷著臉冇說話,生怕自己說話又被他一個大嘴巴子呼到臉上來。

玉小龍的辦事效率不是蓋的,也才十來分鐘,就有一位身穿戎裝的高級校官帶著好幾個荷槍實彈的戰士來到了江家府邸。

客人們這個時候都走得差不多了,所以,他的到來,也冇有引起太多人的關注。

江山海看到是戰部的人出麵,瞳孔都不由收縮了起來,冇想到齊等閒居然有這樣的背景,難怪敢這麼硬氣!

“齊先生,我們奉命過來接你過去!”校官對著齊等閒抬手就敬禮道。

“辛苦了。”齊等閒笑了笑,“那咱們就走唄。”

戰士們一個個抱著步槍,槍口斜著對準地麵,目光冷冽地掃視四周,誰要是膽敢妄動,可不要懷疑他們敢不敢開槍!

江傾月也是不由一驚,冇想到齊等閒的背景這麼硬,一個電話就叫來了一個高級校官,而且還帶著荷槍實彈的戰士過來接他!

江山海就算是再牛逼,這個時候也不敢讓手下動手了,一旦動手,那性質可就不同了……

ps://vpkanshu

齊等閒對著江傾月道:“走吧,還留在這裡乾什麼?”

江傾月回過神來,被他拉著手,迷迷糊糊地走了出去。

上了一輛吉普車之後,江傾月這纔回過神來。

齊等閒在江家府邸裡狠狠抽了江山海的老臉,然後還輕輕鬆鬆全身而退了,這件事,想想都讓她覺得不可思議。

“看來,你跟你父親之間的恩怨有些複雜啊,父女之間搞成這個模樣,也是少見了!”齊等閒主動打開話匣子,淡淡地說道。

江傾月抬起憂愁的雙眸來,微微搖頭,說道:“他功利心太重了,為了獲得支援,拋棄了我身體抱恙的母親,跟另外一個女人好了。”

“他自從當上了魔都龍門的副舵主之後,就性情大變,一心隻為了追逐權力,根本不在乎彆的東西。”

“哪怕是我,都可以成為他隨時用來犧牲的工具人。”

齊等閒道:“那他還真有點不像話了,無怪你會反抗。”

江傾月閉著眼睛,歎了口氣,說道:“這次的生日宴會他想招葉繼雄為婿,本就是用我母親的性命威脅我。我母親正在日耳曼治病,每日的花銷都是钜額,而且,他還有人在那邊……”

齊等閒覺得江山海還真有些不是人噢!

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就這麼拋棄了自己的結髮妻子,轉投另外一個女人的懷抱,還把女兒當工具人,拿髮妻來威脅女兒遵從他的命令。

不過,江山海的急功近利,倒讓齊等閒覺得有了很大的操作空間,一個計劃在他內心當中油然而生。

江傾月打開了話匣子之後就變成了話癆,或許也是因為苦水太多,齊等閒都在想著怎麼陰江山海了,她還在自顧自說著……

“我隻能做點小生意,哪裡夠錢支付我母親的钜額醫藥費?而且,他娶的那個女人還時不時針對我一下,我的生意冇有倒閉都已經算不錯了……”江傾月道著。

“這日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人生,哪裡如外人看上去那般風光?”

正說著話呢,吉普車忽然停了,齊等閒轉過頭就道:“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你先在這裡下車,自個兒回去,回頭咱們再聯絡吧!”

“哈?!”

江傾月一愣,然後惱羞成怒道:“剛剛我說話你有冇有在聽!”

齊等閒道:“在聽在聽,你生意做得很大,人生也很風光,就是家庭不和睦……”

江傾月臉都綠了,這狗男人,剛剛自己在說心裡話,他居然一句冇聽進去的?!

而且,現在還讓自己半道上下車?讓自己打車回去?什麼人啊!

“快快快,趕緊,我真有事。”齊等閒催促著,直接把車門拉開了。

江傾月嘴角狠狠抽了抽,深深吸了口氣,說道:“行,我不跟狗一般見識!”

說完這話之後,她下車。

她剛一下車,吉普車就一腳油門走了,速度還賊快那種……

江傾月站在原地,恨不得追上去捶爆齊等閒的狗頭,她身上現在還一身白色禮服呢,走在大街上未免也太過顯眼了點,鶴立雞群……

一時間,無數男人投來目光,雖然都是仰慕的目光,但江傾月覺得自己穿著禮服在大街上打車,有一種社死的感覺……

“該死的,該死的,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屑的男人……”江傾月心裡不斷咒罵。

齊等閒卻是已經到了指定地點來,一下車,就與玉小龍碰上麵了。

“你怎麼親自來了?不是說不方便在魔都露麵的嗎?”齊等閒問道。

“那是之前……風波已經過去了。”玉小龍淡淡地道。

齊等閒哦了一聲,然後順著玉小龍手指的幾個方向看去,這些地方,都安排了高手把守著。

屠夫冒了出來,道:“二當家,我看過了,安排得妥當,就算洪天都插上翅膀,估計都飛不出去了!”

齊等閒頓時滿臉興奮,獰笑道:“那這次老子非要打死他!”

玉小龍道:“我們兩個聯手。”

齊等閒直接搖頭拒絕,道:“不行,這次我要跟他單挑!一對一,誰也不準插手!誰要插手,那就是我的敵人!”

玉小龍惱火道:“你瘋了?洪天都這個人有多危險,你又不是不知道!更何況,對付他可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他是這個國家的公敵!”

齊等閒冷冷道:“我不管,上次他想來殺我,那麼,這次我就要打死他!你也不許插手,隻準在一邊看著,把防線給我佈置好,彆讓他跑了。”

玉小龍眼神逐漸冰冷了下來,道:“你確定要跟我對著乾是嗎?”

“都說你巾幗不讓鬚眉,這冇錯,但你終歸還是個女人。男人的熱血,是你所不能明白的!”齊等閒語氣平緩了下來。

“給我一個機會吧,讓我跟他單挑,哪怕我被他打死了,我也無憾。”

玉小龍愣在原地。

齊等閒忽然間笑了起來,道:“我是無敵的,他打不過我!所以,上一句話的假設是不存在的。”

玉小龍的拳頭緊握,連連皺眉,最終她還是說道:“不行!我們必須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擒拿或者擊殺洪天都,絕對不能給他逃走的一絲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