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710章 人力之巔

-

這一次發勁,洪天都的氣血已經澎湃到了極點,比上次還要凶猛,衣服都被撐爆了!

他的體能,似乎是越打越強,拳勁也是越打越凶!

而齊等閒與洪天都一下對碰,竟被撞飛出去,情況就有些不妙了。

不說硬吃那一肘所承受的撞擊力度,單說飛出之後落地不穩,氣血會形成反震,這點對他便已經十分不利了。

“不好了!”夜魔都忍不住怪叫了起來,“二當家要被打死了!”

洪天都已經瞬移般到了齊等閒的麵前來,拳頭一抬,又是剛剛那“九星連珠”的拳法打來。

齊等閒剛剛立足,但這個時候卻是脊柱一動,宛如巨龍抬頭,胯部擰開,嗖的一下,一記“龍形大跨步”從洪天都身旁擦肩而過。

“這……怎麼可能?!”洪天都內心當中不由感覺到震驚。

齊等閒在受到氣血反震的同時,居然還能控製身體平衡,催動體內氣血,運出這樣一記身法來?

不過,洪天都的反應也是極快,頭也不回,腳步往後連倒。

噔噔噔一連退了三步,他左手一抬,一記“反臂箭”直戳齊等閒的後腦玉枕穴處!

齊等閒卻在這個時候將身體猛然一趴,唰的一聲,雙手雙腳著地,宛如一頭大蜘蛛,貼著地麵一下讓開三米,連續躲過洪天都的拳打腳踩。

他彈起身來之後,臉色也不由略微發白,然後微笑道:“很強啊你。”

說完這話,他揉了揉自己的手掌。

洪天都道:“怎麼做到的?”

“你猜啊!”齊等閒笑眯眯地說道,兩個膝蓋一扣,腳踩小碎步快速上前,主動出擊。

洪天都看到他打的是詠春的架子,不由皺了皺眉,下意識就覺得齊等閒這是體能不夠,所以換了這種耗力小的女人拳。

“嘣!嘣!”

齊等閒兩拳震出去,都帶起螺旋勁,但卻被洪天都輕而易舉架開。

洪天都的眉毛再次溢血,腳步往前一進,跟上一肘炸了出來!

與剛纔如出一轍的招式!

但這一次,齊等閒冇用“千斤推閘”去接了,而是用雙手去擋。

這一擋,他的腳步立馬被震得上下顛簸起伏,整個人的拳架子都要被震散開去的模樣。

不過,他的雙掌,卻是結結實實托住了這一肘,碰撞瞬間,齊等閒腳步動了,整個人彈射而出,似乎又像剛纔被震飛了一樣。

但這一次不同了,他在對撞瞬間,含了一股勁,手腕彎曲,將力道斜著導了出去。

藉著這股力,他整個人後退的同時,手臂一動,便好似在虛空當中抓住了一根繩索般,將身體拉住了,而後就是一個誇張的一百八十度大迴旋!

“飛燕回巢!”洪天都身經百戰,自然一眼就看穿了齊等閒用的是什麼身法。

在齊等閒拉回身體瞬間,反擊也開始了!

他用上了玉小龍經常打的鞭手和炮捶,手臂抖動,拳勁炸響,震得空氣砰砰作響,好似真有一顆顆大爆竹在爆炸一樣。

眾人放眼看去,就見洪天都已經被齊等閒的攻勢所包圍,漫天都是齊等閒的手臂虛影和拳頭掠過,每一招的威力,都非常可觀!

洪天都想到齊等閒剛剛打的詠春,多半是故意引自己的拳勁出來,好開始反擊,畢竟,他也不是神,不可能每一招都爆發出那樣的威力來。

“打法圈套啊,這個年輕人,雖然年紀不大,但對人心的拿捏,卻是老練得很!”洪天都心裡忍不住感歎了一聲,有一種長江後浪推前浪的感覺。

就在齊等閒兩拳奔咽喉、眉心打來的瞬間,洪天都抓住了機會,雙腳一定,兩隻手臂交叉著從麵前砸打而下!

格開齊等閒拳頭的瞬間,他並指如刀,一下將手臂展開!

這一幕,簡直就好似兩把大刀揮斬開來一樣!

齊等閒整個人,都彷彿要被他的兩掌,從中間切開了!

不過,就在這瞬間,齊等閒整個人往後倒去,一條腿撐地,一條腿抬起,腳尖猶如槍頭一般戳向洪天都的心窩!

他躲開了這一記斬擊,同時,完成了神乎其技的反擊!

“砰!”

洪天都心窩中招,嘴裡噗的一聲就噴了血。

他的心臟正以極高的負荷在運作,雖然不如“巨蟒吐丹”那般誇張,但也絕對恐怖,此刻忽然受到外力打擊,哪怕這一擊的力道並不重,也足夠讓他身負重傷了!

齊等閒一戳一蹬,整個人借力後退。

洪天都嘴裡吐血卻在哈哈大笑,連聲叫好,誇張的背闊肌再次湧動,每一次動彈,竟擊得空氣啪啪作響!

他整個人朝著齊等閒就衝了過去,速度比之剛纔,隻快不慢!

齊等閒都不由吃了一驚,雙腳用上“撐船勁”,貼著地麵不斷往後滑出去。

洪天都的身體卻是一起一伏,三個起伏,已經追上了他!

齊等閒背後是一株一個成年人才能抱得過來的大樹!

他後背靠住大樹瞬間,右腳抬起,在樹上一撐,左腳踩半圓,運著八卦步,踩陀螺一樣轉了出去。

洪天都的一記撞肘轟的一聲靠在了大樹上,整棵大樹的樹乾中央,彷彿被大炮轟了一下,木屑紛飛,而後瞬間折斷倒地。

齊等閒在轉開的時候,一隻手已經探出,用的是太極拳“攬雀尾”的招式,一下掛住了洪天都的肩膀。

他五指張開,宛如鐵鉤,指頭一下就扣進了對方的肌肉當中,刺出鮮紅血液。

與此同時,他微微蹲身,一手已經繞到洪天都身後,抓住了對方的腰帶。

洪天都剛剛來勢太猛,一擊打空,根本來不及迴轉身體,隻能儘力扭腰,紮住了馬步,將額頭狠狠往齊等閒的鼻梁上頂來!

“啪!”

齊等閒被一記“金雞啄米”砸在鼻梁骨上,鼻子發出一聲脆響,而後鮮血直流。

在鼻子受到重擊的時候,人會流眼淚,會閉上眼睛,怎麼睜都睜不開,就算睜開,眼前也是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見。

短暫致盲的瞬間,齊等閒卻還是抓緊了洪天都的腰帶和肩膀,一聲怒吼,把整個人都直接從地上拔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提膝一腳,啪的一聲踹在洪天都的尾椎骨上,整個人的身體跟著搖動,直直把洪天都甩了出去!

“砰!”

洪天都身體滾落在地,連續著翻滾了十幾圈,撞得頭破血流。

齊等閒將人甩飛之後,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捂著鼻子呼呼喘氣,鼻血流個不停。

洪天都卻是緩緩撐地站了起來,麵無表情地緩緩走向齊等閒……

看到這一幕,觀戰四人的呼吸都停頓了。

這洪天都,是鐵打的嗎?尾椎中了一腳,應該已經碎了纔對,為什麼還能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