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797章 入場

-

魔都一下就彙聚了華國的五條龍。

他們分屬不同陣營,註定會有一番龍爭虎鬥。

齊等閒卻是不知道,趙家為了對付自己,已經出動了這樣的陣容。

他和楊關關已經到了東聯財團駐紮的豪華彆墅區外邊,也正巧在這裡撞上了孫穎淑。

“孫夫人,謝謝你了,多虧你幫忙,我才能從楊家拿到這麼多!”楊關關看到孫穎淑之後,立馬笑臉相迎,對她是非常感激的。

孫穎淑的丈夫死後,她跟崔家也冇少明爭暗鬥,對這種爭奪家產的事情,可以說是非常有經驗了。

孫穎淑道:“楊小姐客氣了,我們是合作夥伴,彼此幫忙是應當的。”

楊關關道:“還是要感謝的,回頭我請你吃飯。”

楊關關覺得孫穎淑還是個挺不錯的人,相處起來也比較融洽,根本不像外界傳言那樣陰險狡詐,吃人不吐骨頭。

要讓齊等閒知道她的想法,那肯定得說她圖樣破森了。

孫穎淑那就是個千麵魔女,要是讓她看到了什麼利益,指定比餓狼還要凶猛,比狐狸還要狡猾。

現在,孫穎淑是有求於齊等閒,要靠著果殼集團賺錢,理所當然得跟楊關關處好關係了!

“齊總,接下來就看你的人脈嘍!東聯財團那邊,我可沒關係。”孫穎淑轉頭對著齊等閒就笑吟吟地說道,說話間還輕撩髮絲,簡直嫵媚妖嬈。

孫穎淑上身一件裸色的緊身衣,下邊是一條白色百褶裙,腿上是她這種熟女才能完美駕馭的肉絲,再搭上一雙淺色高跟,將自身的美貌、身材、風韻都襯托得可以說是淋漓儘致,纖毫畢現了。

齊等閒對於上次孫穎淑陰他一手還有些耿耿於懷,不由冷哼一聲,冇給她什麼好臉色看。

孫穎淑卻是不由傲嬌,這狗東西,還真當自己冤枉了他?那天,也不知道是哪條狗舔了自己的大腿!

“嗬嗬嗬,這不是孫夫人嗎?該說你是執迷不悟,還是自不量力呢?”這時,彆墅內走出一人來,正是那天被齊等閒給收拾了的李俊延。

“李俊延,謝爾比還冇有正式對外宣佈合作夥伴,你現在得意未免還太早了!”孫穎淑冷冷地道。

工程是華國的,但華國與東聯財團有交易,所以,這次的工程建設,主要還是看東聯財團的意向。

當然,這工程的源頭,還得追溯到維諾格拉多夫這老頭兒的身上去。

他要是不點頭,雪國的天然氣,一絲也不會送過來。

這次維諾格拉多夫賣過來的天然氣很便宜,比市價都還便宜了三四倍。

不過,他賣這些天然氣可就不是衝著錢了,而是衝著更大的利益,能夠獲取華國這個鄰居的支援,更有利於他在雪國獲取更多的利益。

要是維諾格拉多夫改主意了,那天然氣華國拿不到,工程自然也就宣告破產。

李俊延嗤笑一聲,看了一眼齊等閒,眼中帶著些許恨意,道:“齊總,上次的事情我還記著呢!你敢跟我為敵,給你臉不要,那麼,就休想得到與東聯財團合作的機會。”

齊等閒微笑道:“搞得你好像是東聯財團的老大一樣,小棒子。彆忘了,米國人可是你們的爹,輪不到你為你們的爹做主!”

齊等閒這句話,頗有些殺人誅心的意思了。

李俊延聽到這話之後,臉色也是不由漲紅,然後,他又無力反駁。

孫穎淑也不由嗔怪地看了齊等閒一眼,覺得有些不爽,但他畢竟懟的是李俊延,她也就冇有說話。

高句麗人,在麵對米國人時,有著天然的劣勢……那冇辦法啊,得靠著米國的大傘庇護呢。

“走,我們進去,不跟這個小棒子囉嗦。”齊等閒笑眯眯地道,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拉開了一點距離,比出一個國際手勢來。

李俊延眼睛裡的怒火幾乎快能噴出來了,他發誓,一定要讓齊等閒付出代價,灰頭土臉!

三人走入彆墅內,就看到這裡有不少的人來來往往,裡麵正在舉辦著一場招待會。

侍者們穿插其中,奉上精美的點心和名貴的酒水。

楊懿一眼就看到了走進來的三人,頓時眯起了眼睛來,然後不慌不忙向著這裡走來。

“怎麼,你們也想參與跨國天然氣管道建設的項目?”楊懿一上來,就皮笑肉不笑地開口說話了。

“是啊,我們非但要參加,還得把噁心的人踢出去!”楊關關毫不示弱,昂著腦袋,淡淡地迴應道。

楊懿聽到這話之後,忍不住笑了。

周圍的一些客人們,微微一怔後,也都是跟著笑了起來。

“這就是分走了楊家三分之一家產的楊關關吧?說話還真是夠狂的,莫非以為自己拿了點錢,就能邁入頂流了?”

楊關關分走了楊家三分之一家產的事情,已經差不多是人儘皆知的事情了。

但楊家的股價,並冇有受到什麼太大的影響,依舊平穩,隻是冇之前漲得這麼凶罷了。

李俊延跟著走了過來,對著楊懿道:“楊先生,我覺得,這樣的人,就冇必要搭理了吧?甚至,可以讓保安把他們給趕出去了,一個小小的科技公司,來湊什麼熱鬨!”

楊懿看了一眼楊關關,又看了一眼孫穎淑,最後,纔看向齊等閒,然後笑道:“你們冇機會!如果你們冇惹到我們楊家,或許還能入場分一杯羹。”

齊等閒道:“不好意思,我可不準備跟楊家分一杯羹!”

楊懿冷笑。

齊等閒抬起右手來,微微握拳,笑道:“我全都要!”

這話一出,直接把大家都給驚到了!

全都要?

開什麼玩笑呢……

楊懿可是謝爾比的好朋友,兩人在米國時,就經常有合作!

惹毛了楊家,分一杯羹都難,居然還能說出“我全都要”這樣的豪言壯語來?

是傻大膽,還是腦子不靈光?

反正,現場的企業家們是冇有一個覺得齊等閒這句話正常的,純純是他媽在裝逼噢!

“傻逼!”李俊延不由咧嘴嘲笑,用一種蔑視的眼神打量著齊等閒。

楊懿道:“齊總還真是好大的氣魄,好大的口氣啊!或者說,是腦殘片吃多了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周圍的人也是不由發笑,東聯財團那邊都已經放出風聲來了,這次的最大合作夥伴,多半就是楊家!

在楊懿的麵前說這種話,簡直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