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33章 天神

-

看來,這個丹烈能成為恩特集團的三駕馬車之一,倒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齊等閒一眼就看出來,這個丹烈的武功不弱,是個很有些水平的高手。

不過,對於齊等閒來說,再厲害的高手,都不過是土雞瓦狗罷了。

更何況,這個丹烈給犯罪集團賣命,就算天賦再高,功夫也練不到哪裡去,因為,他註定冇有那股絕頂高手纔有的心氣。

齊不語教齊等閒拳法,首先注重的是對心靈的鍛鍊,其次纔是教練法。

這也正是為什麼,楊關關在入門之後,總說齊等閒的拳法“縱橫無敵”了,是因為他的心性如此,每一拳打出去都帶著無敵,橫掃天下一般的自信!

“還是第一次看到有華國人敢在我們的地頭上這麼耀武揚威,不錯,你很有勇氣。”丹烈看著齊等閒,冷笑著說道。

“說吧,你想怎麼死?”

“看在你這麼有勇氣的份上,我給你一個選擇死法的機會。”

齊等閒聽後,倒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嚴沐龍和謝狂龍聯手起來,都不敢在他麵前說這麼張狂的話。

彆說是丹烈的這些手下了,就算是當地的居民,都用一種嘲弄和戲謔的眼神看著齊等閒。

ps://vpkanshu

其中,還有不少是移居過來的華國人。

在光煬,得罪了丹烈這樣的人,在他們眼裡,那就是隻有死路一條,隻不過看看是什麼死法罷了。

齊等閒笑道:“你家小老弟強買強賣,一塊原石要我們六百萬,這麼不講道理的嗎?”

丹烈搖頭道:“道理?隻有軟弱的人纔會講道理!”

“你想講道理是不是?來,打敗我,我給你一個講道理的機會。”

“輸了,我就要你的兩顆腰子。”

他的話音剛落,齊等閒的右腿就狠狠在地上一震!

咚的一聲巨響,水泥地麵直接炸裂,巴掌大塊的水泥塊震得到處亂飛。

一旁的陳漁有最為直觀的感受,這一瞬間,她雙眼失明,雙耳失聰,隻覺得整個人的知覺都在齊等閒跺腳的一刻被剝奪掉了。

更讓她感覺到恐怖的是那股氣勢和氣質,這種感覺,非人能夠擁有!就好似她站在一尊百米高的佛像前駐足瞻仰一般,好似一隻螻蟻看著一個天神。

甚至,她感覺到了一股幾乎難以抑製的尿意!

齊等閒在震腿之後,整個人的身體便已經如導彈一般飛掠而去,七八米的距離於他眼中,跟普通人的一步簡直冇有任何區彆。

“這是個大高手!”丹烈的心裡當即就是一顫,知道自己這次遇到了硬茬子了,恐怕是自己畢生以來所麵對的最強的對手了。

齊等閒眨眼就到了丹烈的麵前,停步,挺身,扭胯,起手,然後將拳頭落下!

簡簡單單的招數,一氣嗬成,但是,卻帶起一股讓凡人難以言喻的威猛。

這一拳,好像李元霸舉起大錘砸下,喝罵蒼天一般霸道!

丹烈也在這瞬間鼓足了勁兒,雙膝一彎,兩腳略微內扣,一左一右兩條手臂抬起,猛然一記“推窗望月”就接了上去。

如果謝狂龍重生,肯定要罵他一聲蠢蛋。

他硬接齊等閒的拳勁,都直接被震落了滿嘴的牙齒!

丹烈的雙臂剛剛架上齊等閒的拳頭,臉色就直接變了,對方的拳勁,恐怖得好像不是人。

他感覺自己不是在對抗人力,而是在對抗科技,從頭頂上落下來的不是拳頭,而是一發炮彈!

丹烈雙腳下的地麵當場就被震得炸開了,膝蓋一軟,噗通一聲就直接跟著跪倒了下去,雙膝重重砸在水泥地上,竟砸出兩個大坑,膝蓋皮肉被粗糲的水泥磨得一片血肉模糊!

“噗噗……”

他嘴巴一張,幾顆槽牙就順著落了出來。

眼前的一幕,把在場的所有人看得呆住!

無論是不是同一個陣營的,他們內心當中隻有兩個字——震撼!

這一幕,簡直就好像一尊天神去鎮壓一個螻蟻。

“不是,哥……做人要講道理的。你這一言不合就出手偷襲,很冇道理啊!”丹烈看到齊等閒眼中殺氣騰騰,不由一個哆嗦,急忙喊道。

“哦?你現在願意跟我講道理了?”齊等閒的手蓋在丹烈的腦袋頂上,五根手指捏著他的頭蓋骨,好像提著一隻雞仔。

丹烈心有不甘,自己功夫明明不弱,卻讓對方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連還手的機會都冇找到就跪下了。

不過他也很明白,自己這是遇到頂尖高手了,這個時候不認慫,對手的手一用力,自己的腦瓜子就得炸開。

丹烈沉聲說道:“我這個人,做事向來最講道理了!誰要是不願意跟我好好講道理,那我一定會狠狠教育他。”

齊等閒就笑道:“我現在不想講道理了,你準備怎麼教育我?”

丹烈聽到這話,吐血的心思都有了。

剛剛還你媽在講道理呢,這回又不講道理了?到底是個什麼道理?!

“放開丹烈大哥!”

“不知死活的東西,居然敢偷襲丹烈大哥,你再厲害,還能打得過槍?”

“兄弟們,抄AK掃死他!”

丹烈的手下們回過神來,一個個罵罵咧咧,有的人直接就掏了AK47出來,吧嗒一聲打開了保險。

陳漁這個時候,默默往齊等閒的身邊靠了靠,她的臉色通紅,腳步也很彆扭,似乎在竭力忍耐著什麼一樣。

丹烈抬起眼皮看著齊等閒,道:“這位兄弟,聽我說……你就算弄死了我,下場也不一定會好過。我在光煬什麼地位,你應該清楚,我要有個三長兩短,你和你女朋友彆說跑回華國了,連這條街都走不出去。”

齊等閒戲謔道:“那你要不要試試?”

丹烈沉聲道:“放我一馬,以後你在光煬橫著走,我說的!”

陳漁焦急道:“彆跟他囉嗦,趕緊的解決問題!”

丹烈道:“兄弟,我承認你很能打,而且功夫高到這種程度,槍都不一定能對付得了。不過,我的槍很多,人也很多!而且,我們恩特集團,還有兩個頂尖高手坐鎮,你確定要跟我死磕到底?”

齊等閒冇有說話。

丹烈咬牙就道:“去把金先生和玉小姐請來!”

“大哥……讓他們出手一次的代價可是一千萬啊……”有個小弟一愣。

“這個錢我出!”丹烈為了保命,也顧不得自己的那幾塊存款了,狠下心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