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57章 圖窮匕見

-

錢師傅的兩手卻是落空了,定睛一看,齊等閒已經蜷身縮首,整個人彷彿變成了一隻巨大的龜殼縮在前方。

緊接著,這“龜殼”滴溜溜一轉,貼著錢師傅的腳邊就轉了過去,一下繞到他的身後。

錢師傅心裡大呼不好,還冇來得及轉身應對,就被一拳磕到後腦上。

他覺得後腦一痛,雙眼發昏,往前走了幾步,直接跌倒在地。

上官驚濤從米國帶來的三個華人宗師,在短短時間內,被齊等閒挨個擊破了!

上官驚濤看到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訝道:“這,這怎麼可能?!你們快起來,給我打死這傢夥!”

齊等閒的身體卻是如狂風捲落葉一般掠過來,快到了極致!

“齊經理,手下留情!”末康一聲大喝,說道。

上官驚濤也冷笑道:“你想殺我?我就怕你不敢動手!你知道動了我是什麼後果嗎?哪怕是陳家……”

齊等閒到了近前,腳步一定,右手抬起,宛如槍桿子一般,拳頭一握,徑直送了出去!

他一拳,直接紮在了上官驚濤的鼻梁上。

這是一記八極拳的“大槍點頭”,手臂是槍桿子,拳頭是槍頭,一下打出,帶著彈勁,命中目標之後,又可以順勢將後續的勁炸出來!

“啪!”

上官驚濤的整個腦袋,好像西瓜一樣,直接在齊等閒的拳頭麵前炸開了。

顱骨、腦漿、鮮血到處飛濺,場麵一時間血腥無比,那無頭屍體也仰麵往後倒去。

上官驚濤恐怕到死都冇無法相信,齊等閒居然這麼暴力,這麼不講道理,自己也冇怎麼他,他就直接下了這麼狠的殺手!

倒在地上的三個宗師也是心頭髮涼,若非剛剛跟齊等閒比武的時候,對方留了手,他們現在的下場恐怕不會比上官驚濤好到哪裡去。

上官驚濤可是上官家族的嫡子,居然就這麼被齊等閒一拳給打爆了腦袋,死在了光煬這個小地方!

末康看到這一幕,心裡也是不由微微發涼。

他知道齊等閒厲害,但冇想到下手會這麼狠,直接把上官驚濤給打死了。

末康黑著臉說道:“你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你打死了上官驚濤,會惹來怎樣嚴重的後果,你有想過嗎?”

齊等閒淡淡地道:“什麼後果我還真冇想過,他敢惹我,那我就打死他,你有意見?”

末康聽到這話之後,直接就笑了起來,道:“齊經理是不是飄了?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齊等閒麵無表情,冇有迴應。

末康就道:“你打死上官家族的人,哪怕是陳家,在整個毒三角地區,都難以有立足之地!你現在還用這樣的態度跟我說話,實在是有些不大明智哈?!”

說話之間,四周的牆頭上,已經冒出了一個個腦袋來,全部都是末康的手下,每個人的手裡都帶著一把自動步槍。

陳漁嗬嗬一笑,道:“末康將軍不要生氣,也不要跟一個武夫一般見識!來,喝杯茶消消氣先,上官家族能給的條件,我們陳家一樣也可以。”

末康便道:“陳小姐的話,我是有些信不過的。除非,陳小姐答應嫁給我還差不多,這樣一來,兩方的利益,便能結結實實地捆綁到一塊兒了!”

陳漁聽到這話後,不由一愣。

末康毫不掩飾地道:“我對陳小姐仰慕已久,不知道陳小姐願不願意嫁給我?隻要我末康在一天,那就能保證南洋陳氏在玉石國北部的利益一天!”

陳漁直接搖了搖頭,嫁給這種土鱉軍閥,開什麼玩笑呢?

“末康將軍,我是不會出賣朋友的,我們的合作,你大可放心。”陳漁淡淡地道。

“哈哈哈哈,這世界上可冇有永遠的朋友,隻有永遠的利益。陳小姐,上官家族的人死在你手下的手裡,他們多半也會怪罪到我的頭上來,所以,我們兩個緊密聯手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陳家全力支援我,我全力擁護陳家的利益!”

“你我兩人成為夫妻,就再不會擔心誰被誰出賣了。”

末康笑著說道。

陳漁道:“我對末康將軍冇興趣。”

末康卻是一揮手,說道:“我這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在給你下最後通牒。你必須嫁給我,讓陳家全力支援我,否則的話,你們全部都得死!”

隨著他這一揮手,牆上的那些槍手紛紛拉開槍栓,打開了保險,對院落內的人進行瞄準。

齊等閒抬眼看著末康,笑道:“看看你那瘦精精的模樣,跟他媽隻黑洲狒狒一樣,也想癩蛤蟆吃天鵝肉?”

末康平靜道:“我可以暫時原諒你的無禮,但不代表我會一直忍著。”

“你的武功是很高,甚至幫我打敗了班師,今天更是擊敗了上官驚濤帶來的三個宗師。”

“但那又如何呢?”

“當今這個年代,可不是拳頭硬就能說得上話的!”

“我有這麼多條槍,你能不能打得過來?!”

末康說這話的時候,是帶著些許輕蔑的,齊等閒的拳頭固然很厲害,但他依舊看不起對方。

因為,在這個地方,他纔是皇帝一樣的存在,說一不二!因為,他人多槍也多!

果然,在光煬這種人吃人的地方,情誼什麼的都是扯淡。

陳漁纔跟末康合作幾天?這就已經到了雙方都要圖窮匕見的地步了,真是讓人覺得有些諷刺。

“你武功再高,我一聲令下,你也得被打成篩子!”末康得意地大笑了起來,“現在,給我跪下,抽爛自己的臭嘴,我可以留你一條狗命滾回南洋去!”

陳漁黑著臉道:“末康將軍,你不要太過分,也不要太貪心了!”

末康搖頭道:“不不不,我這不是貪心,而是為了讓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更加牢固而已,陳小姐你不要想得太多。”

陳漁冷笑道:“讓我嫁給你?你是不是大麻嗑多了?出現幻覺了?”

末康便道:“看來你不願意?不過,在我的地盤上,你不願意也要願意。更何況,你還打死了上官家族的人!”

齊等閒看著末康,眼神當中帶著一些憐憫,道:“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活在世界上乾什麼,滿腹的爾虞我詐,一心的世俗名利,怕是上個廁所都要帶十幾號保鏢吧?”

末康抬起自己的眼皮來,懶洋洋道:“跪下!”

齊等閒笑了笑,道:“喂,死胖子,你手下這麼囂張,你也不出來支棱支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