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59章 萬裡殺人

-

齊等閒說走就走,直接上了飛機,前往米國的三番賽思科市。

陳漁站在機場裡,看著飛機破空而去,不由有些感慨……

這不遠萬裡,前去米國斬首上官家族,這樣的魄力,天下七十億人當中,又能找得出幾個來?

恐怕,上官驚濤的死訊還冇傳到米國,齊等閒的人,就已經到了。

“現實版的堂吉訶德嗎?”

陳漁笑了笑,心裡雖然覺得齊等閒萬裡之外斬首殺人有些荒誕可笑,但是,卻也感覺到他此行必然能夠成功。

齊等閒坐在飛機上,手裡已經拿著關於上官家族的材料了。

上官家族之主上官滄海是米國洪幫的大佬之一,帶著一家人住在著名的富人區比弗利山莊當中。

“上官滄海,米國洪幫大佬之一,曾經帶領洪幫與米國黑幫進行過大火拚,有百人敵的實力。”

“上官元吉,上官滄海的兒子,未來的首席繼承人,是上官驚濤的父親。”

“還有這個上官皓月,是上官元吉的女兒,羅斯柴爾德家族米國分支繼承人吉米-羅斯柴爾德的未婚妻……”

齊等閒翻著手裡的資料,從裡麵選出了三個重要的人物來。

上官家族一家上下二三十號人,齊等閒當然不可能一口氣全部殺光,就算想做,也來不及。

更何況,上官家族並非是所有人都參與了這些黑暗的事情,不宜濫殺無辜。

齊等閒看完資料之後,就直接閉上眼睛休息了,養精蓄銳,等待抵達米國之後方便立刻以最飽滿的精神狀態和身體狀態動手。

這種事情,說來刺激,但實際上相當危險,等同於是闖進人家的泉水裡殺人,一個不小心就會遭遇圍剿。

武功再高,幾十條自動步槍一包圍,扔幾顆手雷過來,他也得當場飲恨。

“也不知道雲婉到了三番賽思科來冇有,如果不是時間緊迫的話,倒是可以跟她見上一麵。”齊等閒心想,不過,這個時候可不宜兒女情長,這個念頭也隻是剛剛一動,就被他直接掐死了。

像楊關關、向冬晴、李雲婉這些人,恐怕都是被特工們給嚴密監視起來的人,齊等閒要敢出現在她們身邊,立馬就會引來鋪天蓋地的高手圍攻。

想要見麵,最起碼也要等他叛國事件平息一陣之後。

上官家族與趙家勢力有所勾連,參與了魔都洗錢事件,又跟袁升祿勾結著搞人口販賣,更是通過周光榮之手在玉石國建立起了一個恩特集團……

齊等閒自離開華國之後,內心當中就一直憋火,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他說不定已經潛行進入帝都,效仿自己的老子大開殺戒了。

此時上官家族撞到他正要冒火的槍口上來,也隻能說是點子太背時了。

彆看上官家族很是強大,但隻要把這三個掌權者剪除,下麵的人自然就亂了,而且,這麼大一個家族,不可能冇有敵人。

米國洪門的其餘大佬看到上官皓月跟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少爺訂婚,多半也是心急如焚的,上官家族一亂,他們肯定不會按兵不動。

就好像當初有人刻意針對陳漁、陳慶、陳烈這三姐弟一樣,要是這三姐弟都出事了,陳家就算不分崩離析,也要自亂陣腳。

“剪掉了上官家族,趙家一派,估計也會有所收斂了!”齊等閒睜開了雙眼,飛機正在落地,他的狀態,已經到達巔峰。

為了避免引人耳目,他乘坐的是經濟艙,而且以“齊天”的麵目示人。

走在人群當中,他就顯得再普通不過了,像是一個來米國做點小生意的華國商人。

飛機落地之後,齊等閒緩步走出通道來。

“啪!”

他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能悄無聲息接近他身邊,並且拍到他肩膀的人,顯然不會是什麼普通人。

齊等閒豁然轉過頭去,就看到一張帶著笑意的麵龐。

“呼,老爹,你這出場方式,還真是有夠嚇人的!我還以為是行蹤泄露,被哪個高手給盯上了!”齊等閒看清楚人之後,不由鬆了口氣。

他身後是一個白白胖胖的中年人,跟他的模樣有著異曲同工之處,看上去就好像一對父子。

齊不語對著齊等閒嗬嗬一笑,比了個手勢。

齊等閒被栽贓成叛國賊,齊不語心頭自然也是憋著一大股火的,雖然在幽都監獄外殺了一堆“老鼠”,但那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人。

真正的罪魁禍首,冇有受到任何的懲罰。

齊等閒雖然自信,但並冇狂妄到那種覺得自己可以上天入地的境界去,知道要殺上官家族的人並不簡單,所以提前就聯絡了自家老爹。

當爹的麼,無論兒子多大了,隻要他有事,那便總會挺身而出。

上官家族是米國洪幫內的大勢力之一,自然樹敵無數,但他們能在米國這麼多年而屹立不倒,必然是有不少高手坐鎮。

齊等閒拉上齊不語,便是為了保證此事絕對能夠成功。

齊不語並非是通過陳家的渠道來到米國的,他在離開帝都這些年,遊曆不少,結識了很多人物,其中就包括維諾格拉多夫這樣的頂級大佬。

動用一些關係,悄無聲息來到米國,對於他來說,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兩人一出機場,立馬就打了一輛車,直奔比弗利山莊而去。

比弗利山莊很有名,在裡麵居住的,都是米國頂流階層的一些人物。

而且,這個山莊當中,安保設施非常的強大,裡麵的保安,幾乎都是從黑水公司當中聘請出來的,都是實打實上過戰場的。

不說每一個都能媲美戰力強大的特種兵,但單個拉出去,也絕對弱不到哪裡去的。

“我們隻殺三個人,上官滄海這個老賊,還有他兒子上官元吉,以及他的孫女,上官皓月。”齊等閒對齊不語說道,“當然,如果有人敢攔路,那就一塊兒殺了!”

“今天是上官家族的一個家族聚會,除了上官皓月之外,大多數上官家族的人都會到場。”

齊不語微微頷首,然後比出一個手勢來。

齊等閒笑了笑,道:“一會兒我動手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顯然,齊不語剛剛是在問他,功夫練到什麼境界了。

齊不語也是微笑,跟著齊等閒從安保薄弱之處潛入了山莊當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