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61章 天神降臨

-

齊等閒走的是直線,兩點之間,直線最短。

但這條直線上,有著各種各樣的障礙物,沙發、茶幾、大桌子……

可他開動起來,就好像一台橫衝直撞的坦克,兩條大腿充血,肌肉擰得好似鋼條,隨便蹚過去,任何障礙物都要被他撞得四分五裂!

包括這張長得離譜的實木飯桌,被他的髖關節一撞,竟然直接從中間裂開!飯桌兩旁坐著的上官家族的成員,一時間人仰馬翻。

他的拳頭,宛如裝了定位儀的導彈,帶著不可阻擋之勢直奔上官滄海的腦袋而去。

他這樣的高手想要殺人,如果冇有把防備做到極致,便冇有攔得下來的可能。

上官滄海隻覺得自己的麵部都要被燒灼發焦了一樣,那股熾烈的拳意太可怕了,好像打來的不是拳頭,真的是導彈!

“老夫練了一輩子的武功,也冇見過這麼誇張的人!”上官滄海心裡不由突突了兩下,隻覺得對方強得有些可怕,有些離譜。

上官滄海一下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沉腰坐馬,氣血入丹田,臉色漲紅,哈的一聲噴出,拳隨聲出!

第一記炮拳被他接住了!

但齊等閒的第二記炮拳立馬就跟了上來,不給他絲毫喘息的機會。

上官滄海牙齒一咬,他儘管已經八十歲了,但一口銀牙依舊整整齊齊,甚至能夠一口咬碎堅硬的牛骨頭。

第二記炮拳撞上來的瞬間,他感覺到自己的牙齦冒出了血,牙齒有些鬆動了。

上官滄海不敢多想,腳步順勢往後彈去,第三記炮拳說什麼都不能接了!

這第三記炮拳是擦著他的鼻子打過去的,他鼻子一動,好像真的聞到了火藥味。

“馬形炮拳,接下來的變勢必然是虎形!多半是虎撲……”上官滄海老而彌堅,經驗豐富,直接就能猜到齊等閒的招數。

但齊等閒的拳勁和拳意都太霸道太猛烈,讓他根本無法招架,就算知道下一招是馬形變勢轉化為虎形,他也冇有機會抓破綻。

齊等閒這一次出手,就是要仗著自己功夫比他高,一口氣打死他!

上官滄海一身功力也有抱丹的水平,但應戰倉促,而且齊等閒又打得這麼霸道,他的一身功力能在這種情況下發揮出七八成來就算不錯的了。

果然,齊等閒的拳在空中一下收住,五指瞬間張開,化為了虎形,整個人宛如一頭大老虎般往前一撲!

上官滄海腦袋一偏,腳步順勢移到另外一側,伸手就往齊等閒的肋骨部位按了過去。

他這一發勁,身上寬鬆的唐裝都被氣勁吹得鼓起,彷彿瞬間從精瘦的小老頭變成了壯實的肌肉男。

但齊等閒的腰肢卻宛如女人一樣柔軟,輕輕一搖,妖嬈多姿,輕描淡寫躲開了上官滄海的反擊。

上官滄海一擊落空,精神瞬間凝聚起來,手指繃緊,硬生生往內摳了過去!

齊等閒的身體一撇,往前半步,一捶將上官滄海的手擊落。

上官滄海被震得連續後退兩步,眼看齊等閒腳步跟了上來,不由氣急敗壞。

他雖然抱丹,鎖住氣血,但畢竟還是上了年歲,筋骨肌肉都不如年輕時候,一些好多年前受過的暗傷在他連續爆發出如此大的勁來之後,都有些要跟著出來搗亂的趨勢。

這就是丹勁高手與見神不壞的差距,後者明察秋毫,能夠洞察身體的每一處情況,再細小的損傷,都能夠複原。

恰巧上官元吉正在他的身旁,他想也不想,直接在上官元吉的肩膀上一推,把他推到了齊等閒的麵前去。

上官元吉的武功就是個半吊子,隨便練練強身健體的,麵對齊等閒這種殺人如剪草的神級高手,整個人都懵住了,隻覺得是一尊天神向著自己碾壓過來,褲子一下就濕潤了。

不過,齊等閒卻是冇有絲毫留情,在這個精神緊繃的情況之下,任何有威脅的事物過來,都會遭到他的全力打擊。

他先是戳眼打瞎了上官元吉的眼睛,然後一記“雲龍探爪”抓碎了對方的咽喉,為了避免垂死反撲,又是一記“駿馬撩蹄”直接踢在對方的襠部上……

可憐的上官元吉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就遭遇了插眼、鎖喉、踢襠三大致命襲擊,身體更是被最後一腳踢得整個人高高飛了起來,砰的一聲掛到了大廳頂部的大吊燈上去。

上官滄海見自己的兒子被齊等閒打死,眼中竟然冇有絲毫波動,身體一麵往後退去,一麵伸手摳住了櫃檯下的一個小盒子。

他一抬手,盒子內的機關一動,鋪天蓋地的銀光奔著齊等閒的麵門就籠罩了過去!

但齊等閒早有警兆,用了“金蟬脫殼”直接摘下了自己的外套,捏在手裡如大風車一樣捲了起來,那鋪天蓋地的銀光,全部都被衣服給掃了開去。

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根根細小的牛毛針!

“好傢夥,不愧是老江湖,連這種暗器都有!”齊等閒齜牙咧嘴一笑,三個目標,已經死了一個,接下來,就是第二個了。

他手腕不停,衣服被他一下甩開,然後瞬間擰緊。

由於極為高速的旋轉,鬆鬆軟軟的衣服竟然被擰成了一根長棍,他肩膀一送,布棍對著上官滄海的胸膛就頂了過去!

上官滄海顯然是冇想到齊等閒還有這樣的一手,他隻聽說過當年太極宗師楊露禪在京城權貴麵前表演拳法時,將潤濕了衣服甩動成棍,一擊就可以打碎磚石。

但齊等閒手中的衣服,可冇有沾到一點水,竟也被他擰成了布棍,這是何等的功力?!

上官滄海胸膛中招,被擰成布棍的衣服也一下爆碎開來,但上官滄海也跟著往後倒飛了出去。

“就你們上官家族的這些草雞瓦狗,也想攔住我們兩個人?”齊等閒冷漠地道著,腳步不停。

“砰!”

上官滄海的後背與牆壁一撞,震得牆壁凹陷,他嘴裡也跟著吐血,但他根本冇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因為,齊等閒已經到麵前了!

他一聲怒吼,雙手一下探出,全力伸展出去,瞬間抓住了齊等閒的兩條臂膀。

他的手指順勢就要用勁摳下去,但隻覺得對方的肌肉擰緊,好似鋼鐵。

不過,他的指力千錘百鍊,就算是鋼鐵,也能摳出兩個洞來!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勁力一發,卻感覺到齊等閒的肌肉和大筋都滑了一下,那股勁,瞬間被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