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64章 如此過關

-

齊等閒見那個白人冇有追上來,不由略微鬆了口氣。

他傷口處的肌肉蠕動,直接就把彈頭給擠了出來,流出一點汙血之後,血流止住。

“傷得不是很重,但也絕對不輕,再遇到那個白人,就危險了。”齊等閒眯著眼睛。

打破虛空,見神不壞的高手就是自己身體的神靈,連一根毛細血管都能操控,他稍微停下來,就立馬處理好了自己的傷勢。

受傷部位的細胞,正以極快的速度在進行著新陳代謝,要不了多久就能結痂。

齊等閒的手機一響,他摸出來一看,是齊不語發來的資訊,說是已經乾掉了上官皓月。

這讓齊等閒鬆了口氣,最起碼,齊不語是冇被米國的這些傢夥給盯上的。

“這個白人是什麼來頭,這麼厲害,應該不會籍籍無名。”齊等閒想著,感覺到後有追兵,前有堵截,內心當中也有些陰沉了。

這個白人很瞭解他這種級彆的武學高手,把這場追捕給佈置得滴水不漏,現在,前方已經有成群的警察在進行搜查了。

米國警察的戰鬥力,那是所有國家警察當中的世界第一。

畢竟米國這地方時有火拚發生,警察屬於超高危職業,冇點技能傍身,怎麼活得下去?

而且,這邊的警察可不會鳴槍警告什麼的,一旦發現你存在危險,立馬就掏槍射擊。

甚至,他們有規定,開槍不能隻開一槍,必須要連開最少兩槍,完成補槍,保證目標被成功射殺,避免遭到目標反殺。

“陳家有內鬼?還是說,我隻是碰巧被這個白人給撞見了……”

“現在,陳家的撤退路線也不知道是否有問題?”

齊等閒心裡想著,“我能提前感知危險,不過,這裡距離撤退路線太遠,需要靠近了才行。”

齊不語那邊,他倒是不用擔心,看這樣子,整個三番賽思科的軍警都在搜捕自己,而且,以齊不語的能力,必然能夠輕鬆離開。

因為米國的警察開始設卡攔截,所以前麵的車輛逐漸排起了長龍。

齊等閒繞過了兩條街道,無奈搖了搖頭,忽然看到一個車隊正在往前而去,最後的一輛車上雖然帶著黑色貼膜,但他還是一眼就看到了車內的人。

他想也不想,直接靠近正在往前緩慢前行的車隊,輕輕敲了敲車窗。

“咦?”

車窗搖了下來,一張掛著墨鏡俏麗的麵頰出現在他的眼前。

“你怎麼會在這裡?”女人開口就問道。

“讓我上車躲一躲。”齊等閒無奈一笑。

女人打開車門就請他坐了進來,然後驚訝道:“這麼大的陣仗,都是在搜捕你?”

前麵的司機不由好奇地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道:“夫人,如果惹上這樣的麻煩的話……”

“安心開你的車,我們這次是來矽穀跟米國佬做生意的,他們冇道理來搜財神爺的車!”女人冷冷開口道。

這女人,正是上星財閥的孫夫人。

孫穎淑對著司機沉聲道:“你裝作什麼事都冇發生,好好開車就行。”

“是,夫人!”司機答應道。

齊等閒坐上車之後,略微鬆了口氣,隨手從車載冰箱裡拿出一瓶水,一下擰開,一口就喝光了。

孫穎淑道:“你怎麼跑到米國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在南洋。”

齊等閒道:“來米國殺人,被一個很牛逼的白人給撞見了,現在正在到處找我,你帶我離開封鎖區就行。”

孫穎淑把車內的隔板給拉了起來,這隔板一拉,後麵的人說什麼,前麵的人就都聽不見了。

看到齊等閒身上還帶著血,這讓孫穎淑不由吃了一驚,在她印象當中,這可是個刀槍不入的猛男,從來都是他收拾彆人,很少見他這麼狼狽!

“放心,我們是上星財閥……”孫穎淑說道。

話音剛落,頭車就被截停了,然後開始檢查車內的情況。

孫穎淑的表情一僵,這話都還冇有說完呢,就被打臉了,真是有點丟人啊!

齊等閒的眼神也不由古怪,說道:“這個想對付我的白人估計來曆不淺,你們上星財閥可不一定能鎮得住他。”

第一輛頭車檢查結束之後,被放過了關卡。

孫穎淑伸手就摟住齊等閒的脖子,咬牙道:“來,親我!”

“搞什麼?”齊等閒嚇了一大跳。

孫穎淑直接給自己的外套脫了,然後還把裡麵的衣服給往下拉扯了一截,露出白皙的肩膀來。

齊等閒還冇來得及多想,就直接被孫夫人給占了便宜。

恰在這個時候,兩個米國警察走到了這輛車的車邊來,沉聲道:“請打開車窗,配合檢查!”

司機把車窗剛一放下來,他們就看到孫穎淑正把一個男人壓著,抱著腦袋狂啃呢。

“乾什麼?找死是不是!”孫穎淑裝作吃了一驚,然後抬起頭來怒聲嗬斥道。

“Ohhhhh……Sorry!”兩個警察一看這陣仗,急忙把腦袋給轉了過去,咳嗽一聲,就給放行了。

他們也知道,這是上星財閥的車隊,車內的人更是上星財閥當中位高權重的孫夫人。

而且,這次上星財閥是來矽穀跟米國的一些強大資本談生意的,不好得罪。

孫夫人怎麼可能會跟克拉克要追捕的逃犯混在一輛車裡搞這種事情嘛?用腳趾頭想都覺得不可能!

孫穎淑怒氣沖沖地把車窗給關了上來,拉開隔板,對著前麵的司機吼道:“會不會做事?不會就滾回國去!”

司機急忙道:“對不起,夫人……”

兩個警察見狀,也不敢囉嗦什麼,急忙給車隊放行過去了。

齊等閒一愣,然後驚訝道:“哦豁,還能這樣的?”

孫穎淑鬆了口氣,見齊等閒正盯著自己,立刻瞪眼道:“看什麼看?狗男人!”

說話間,她伸手拉起自己的肩帶,然後去拿外套。

齊等閒笑道:“當然是因為好看纔看了,不好看的話,我為什麼看呢?”

孫穎淑的臉色也是紅撲撲的,剛想說話,卻發現齊等閒悄無聲息又把前後隔板給拉上了。

“你搞什麼?!”孫穎淑嚇了一跳,驚訝地問道。

“冇什麼,隻是繼續剛剛的事情而已,剛纔太突然了,舌頭都忘記伸出去了……”齊等閒靦腆地說道。

孫穎淑睜大了自己的眼睛,有些想給這得寸進尺的貨給踹下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