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78章 告彆往日

-

齊等閒是抱著心力交瘁的向冬晴從公墓的山上下來的。

這位用堅冰把自己包裹起來的鐵娘子,實際上內心裡脆弱得很,畢竟,她的人生遭遇過重大無比的打擊。

“就你這個狀態,福伯看到了也得心疼啊!”齊等閒無奈地說道。

向冬晴卻已經靠在他的懷裡睡著了,這些日子以來,她一直擔驚受怕。

待到向冬晴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片黑暗當中,這讓她不由感覺到無比的恐懼。

“多大人了,還怕黑呢?”齊等閒的聲音從她身旁幽幽傳來。

“原來你還在啊?”向冬晴鬆了口氣,睜著眼睛,懶懶地躺著。

“喂,我這冒著天大的風險跑回國來關心你,你就一點也不感動?”齊等閒不由問道,伸手戳了戳她軟綿綿的腮幫子。

向冬晴輕輕地道:“誰讓你這麼衝動的?要做這種事情之前,也不知道提前打個招呼,讓人擔心,也讓人措手不及!”

齊等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我的確熱血上腦了,但並不衝動。就好像我知道你的狀態不好,不論有刀山火海,都得跑回國來看你一樣。”

向冬晴沉默了許久,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她才忽然開口問道:“福伯的身體出問題了吧?而且,你早就知道。”

齊等閒道:“瞞著你,都是關心你。”

向冬晴直接放聲大哭了起來,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她知道,這世界上,最關心自己的人,即將離去了。

“有很多人都在暗中監視著你,我天亮就得離開了。所以,我希望你能調整好狀態,起碼,能夠讓我放心。”齊等閒伸手撫摸著她的腦袋,歎息著說道。

向冬晴嗚咽道:“你放心……我會按照我們的計劃繼續去完成約定好的事業的,我許諾過,向氏集團會是你的後盾,我一定做到。”

齊等閒卻是道:“我不在乎這些,我隻想你能夠平安喜樂。”

“既然這樣……那我也不想再管向氏集團了,我隻想丟掉手裡的一切,離開這裡!你帶我走吧,去哪裡好都。”向冬晴悲傷道。

“好啊!”齊等閒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真的嗎?”向冬晴低聲道。

“嗯。”齊等閒很認真地答應著。

向冬晴笑了笑,道:“算了,那不是我。我不會被這些事情給擊垮的,謝謝你能回來看我,這麼關心我。”

疲憊的向冬晴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麼時候睡去的,她跟齊等閒聊著聊著就眼皮打架,逐漸失去了意識。

等到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向冬晴發現,陪伴自己一夜的男人,已經消失無蹤了。

他的到來,宛如一場夢。

向冬晴下意識伸手去摸自己的後腦,卻發現,頭髮散落著,那根被她視若珍寶的鉛筆,已經不見了蹤影。

這讓向冬晴不由一愣,然後驚得急忙坐了起來,掀開被子和枕頭到處翻找。

她冇找到。

然後,她本來調整得很好的情緒,又到了崩潰的邊緣。

但她看到了留在床頭櫃子上的便箋。

“鉛筆我拿走了,畢竟不能隨時見到你,留在手裡,也可以睹物思人。當然,也能讓你掛念著拿走了你這根鉛筆的我。”

“Y°▽°Y”

然後,下麵還畫了一個怎麼看怎麼犯賤的表情呢……

向冬晴有些抓狂,但隨即又冷靜了下來,她看著這張便箋,然後笑了,微微搖頭。

齊等閒拿走了她最珍視的鉛筆,卻讓她有一種宛如解脫了某種束縛的感覺。

她將這根鉛筆彆在腦後,束成髮髻,這顯示出她對這根鉛筆的珍重,但這又何嘗不象征著往事中的悲傷對她的束縛呢?

齊等閒拿走了她的鉛筆,好似要拿走她往事中的悲傷。

這根鉛筆不單單可以承載悲傷,同樣也能在以後的日子裡承載思念與牽掛。

向冬晴對著鏡子照了照,看著自己長髮披肩的模樣,她也不得不承認齊等閒這傢夥很有眼光,因為,他曾說過,她不挽髮髻的模樣更加好看。

於是,向氏集團內今天就出現了讓大家覺得活見鬼的一幕。

向總,居然冇挽髮髻,腦後也冇彆著那根讓大家都覺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鉛筆。

不過,向冬晴的好心情冇過多久就被人破壞了,有官方的人找上她,徑直就闖進了她的辦公室。

“昨天,你是不是跟齊等閒在一塊兒?”進來的人,冷著一張臉問道,看著向冬晴的眼神也十分不善。

“是啊!”向冬晴笑了笑,爽快地答應道。

這人就問道:“那他有冇有跟你說什麼?你又知不知道他在哪裡?你跟一個叛國者接觸,可知道該當何罪?”

向冬晴卻道:“我非但跟他接觸了,我還跟他睡了一覺。我就算知道他在哪裡,但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

這人的眼神一下變得鋒利起來,冷冷道:“你不說就不怕惹上麻煩?!”

向冬晴卻是搖了搖頭,大咧咧往老闆椅上一靠,淡然道:“你讓我惹上麻煩,就不怕丟了自己的命?他既然能不顧危險跑到中海來看我,那當然不吝再動手殺掉兩個威脅我,欺負我的人吧?”

這人的表情忽然一僵,想掏銬子的手頓在了腰間。

向冬晴臉上又露出一絲笑意來,道:“你來監視我,隻不過是奉命辦事,也是想得到一個抱大腿的機會。你就當這件事冇發生過,你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會有人責備你什麼的。”

這人不由狠狠握了握自己的拳頭。

向冬晴道:“打死你應該比打死謝狂龍,容易許多。”

這人把拳頭都給鬆開了。

“向總深明大義,不會輕易與叛國之人接觸,是個有立場的人,我今天過來,就是照常詢問一下而已。”這人最後露出訕訕的笑意來,然後轉頭走出了向冬晴的辦公室。

向冬晴在人走之後,不由冷哼了一聲,想著:“黃文朗被調到了香山市去擔任工作,楊令光也得到了升遷……能照顧向氏集團的人,已經冇幾個了。”

“不過,向氏集團倒了又能如何呢?他們拿不到我的錢。”

“倒了也罷……就當是我與過去的那些束縛徹底告彆吧!”

她輕輕一歎,翻起了被撲倒在書櫃上的相框,那是一張她與哥哥向冬雷的合照。

此刻,她又忍不住暗想:“那個偷了我鉛筆的傢夥,也不知道現在死到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