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881章 鐵牛犁地

-

玉小龍與齊等閒的拳勁一碰,覺得拳架子都不穩了,體內氣血更是開始有翻湧的預兆!

“這傢夥的拳勁好猛,無怪跟他交手的人都說,一被他壓著打,便會有一種絕望的感覺。”玉小龍心裡暗想。

她的手腕一扣,指尖變柔,虎口微微一卷,用了太極雲手來卸力。

她剛要接上擒拿的打法,卻見齊等閒的身體猛然往後一彈,退開三米。

玉小龍深吸了一口氣,腳步連進,踩著直線在走,到了近前,打出的是一記形意中的“神龜出水”!

玉小龍主練太極和戳腳,但這不代表她不通彆的拳法。

她的兩隻手掌剛剛搭到齊等閒的肩膀上,齊等閒整個人卻是一矮,用上了“遊鼉化險”的身法往左側一繞,宛如一隻大龜殼,滴溜溜就貼著玉小龍的身體左側轉了過去。

他剛一到玉小龍的身後,就見玉小龍右腳一抬,以“黃狗撒尿”的暗腿炸來,踢向自己的襠部。

而且,這一腳當中,玉小龍用上了戳腳門的發勁方式,勁短而且猛,又快又隱蔽!

更重要的是,她這一腳後撩,還帶著一股飄勢,如果以“攔門砍”或者“雄雞蹺腳”等腿法去硬接,指不定她的腳就一下飄開,啪一下踢到卵上,當場斷子絕孫。

這一腳,也是搞得齊等閒火冒三丈,說幾句騷話而已,至於下這麼狠的腳啊?

他雙手左右交叉,往下一按,哢一聲按在了玉小龍腳踝和腳掌上,把那股飄勢直接摁得胎死腹中。

玉小龍眉頭一皺,立馬就要扭腰一記“撇身捶”甩上來,但齊等閒卻在這個時候把身體一挺,髖關節猛然一個前傾撞擊!

“砰!”

玉小龍的臀部被齊等閒的腹部狠狠一撞,整個人登時騰雲駕霧地俯衝飛出。

齊等閒哈哈一笑,道:“下次再來切磋!我先走一步,去找伊列娜金娃問問情況。”

說完這話之後,他想也不想,身體猛然一個團縮,彷彿變成了一個球,一下蹦起,直接從開著的一扇小百葉窗裡躥了出去!

玉小龍人還在空中,齊等閒就已經溜了。

她氣息往丹田一沉,扭過身體來,伸手在牆壁上一拍,砰的一聲,穩住身體,穩穩落地。

“鐵牛犁地?!!!!!!”

玉小龍當然知道齊等閒最後一招用的是什麼功夫,不由氣得玉麵通紅,恨不得找兩挺加特林出來把人給掃死。

聖象國拳法注重膝、肘,高句麗的功夫注重腿法,唯有華國武學最是博大精深,身體的任何一處,都能成為打擊敵人的武器,比如肩、背、臀,還有……髖關節。

或許這些地方的打擊不如拳腳來得凶猛,但打中人之後,也能造成一定傷害,破壞平衡,後續便可接上更淩厲的奪命殺招。

對玉小龍用出這樣的打法,多少也有些不尊重。

不過,這怪不得齊某人,是她先下狠手要踢命根子的……嗯,要怪就怪李半閒去吧,跟我二當家齊等閒有什麼關係?

“能指點玉小龍功夫的人,必然也得是打破虛空,見神不壞的高手。”

“也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她居然不願意告訴我?”

“唉,可見我國地大物博,人才輩出!藏著一個這麼厲害的高手,我都絲毫不知道的。”

齊等閒一邊離開雲頂山莊,一邊想著,看到玉小龍冇提著加特林出來追殺自己,他這才鬆了口氣。

同時,他也覺得自己應該低調一點了,華國人口基數大,天才數量自然也就多,自己武功雖然練到了這種境界,但也不能小瞧了天下高手。

齊等閒決定先去找伊列娜金娃,於是,他直接到了金色花園小區來,看到門鎖已經換成了密碼鎖,這讓他不由連連點頭。

真是孺子可教啊!

他之前跟伊列娜金娃提過一嘴帶鑰匙不方便,直接換成密碼鎖比較好。

伊列娜金娃果然聽話,冇過多久就給換上了。

實際上,方便不方便的他不知道,那個時候純粹是擔心自己兜裡多一把鑰匙會讓李雲婉起疑心。

屋子裡的陳設都冇有什麼變化,當初伊列娜金娃搬進來是什麼樣,他這會兒回來,還是什麼樣。

密碼嘛,是齊等閒與伊列娜金娃第一次見麵的日子。

這妮子貌似很單純,滿腦殼都是二當家,但二當家卻是滿腦殼都是“我全都要”。

“嘀嘀嘀——”

坐在客廳裡的齊等閒聽到了輸入密碼的聲音,是伊列娜金娃回來了。

“噹噹噹當!”伊列娜金娃打開門之後,立馬很中二地叫道,“天空一聲巨響,伊娃閃亮登場!”

她的手裡,提著一個大袋子,裡麵裝著紅酒,還有打包好了的美食。

然後,她衝著坐在沙發上的齊等閒微笑起來。

“嗯?你看到我之後,怎麼一點都不意外的?”齊等閒驚訝地問道,“莫非有人告訴你,我回來了?”

伊列娜金娃將袋子掛到掛鉤上,對著齊等閒一笑,彎腰脫下小高跟,道:“你猜?”

她今天的妝容格外精緻,耳朵上掛著漂亮的耳墜,一頭柔順的金髮也在早晨清洗過,上身是一件時尚的女士襯衣,下邊是一條蓬鬆的蛋糕裙,腿上嘛……LSP都喜歡的黑絲嘍!

齊等閒皺了皺眉,道:“你該不會是綠了我,在等彆的男人吧,看我在這裡,所以故作鎮定?”

伊列娜金娃卻是一笑,道:“什麼男人能入伊娃的法眼呀?”

伊列娜金娃換好了拖鞋,提上滿袋子的食物走了進來,道:“我能猜到你會到這兒來其實很簡單,隻不過,我也隻有一半的把握而已。”

“願聞其詳?”齊等閒問道。

“向總的管家福伯臨走前跟我打過招呼,讓我好好幫向總出謀劃策,管理公司……”伊列娜金娃笑著,“我知道他多半是要離開了,而他對向總意味著什麼,你也知道的!”

“他走了,向總肯定會很難過……你多半是會來看向總的。”

“而且,今天我看到向總冇捆髮髻,鉛筆也不見了,我就知道你肯定回來了。”

齊等閒聽後不由咋舌,這戰鬥民族妹子的心也能這麼細的?

果然,女人太聰明瞭不是一件好事。

他都不知道要是李雲婉和楊關關要是擁有了伊列娜金娃的這種智商,那自己這日子,還能不能過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