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07章 已有去意

-

屠夫聽了齊等閒的這些話,不由一愣一愣的。

二當家這廝滿肚子的壞水,這故意讓他把原石價格抬起來,也不知道又準備坑誰了呢?

齊等閒做完這些安排之後,臉上露出一絲陰笑來,喃喃道:“這就不愁你不入網了!”

香山龍門已經獨立在外多年了,不聽總會命令,想要搞掉陳霸下和陳雄飛父子兩人,那就得從何家入手。

何家與他們關係甚好,而且在香山本土又是一大豪強,經濟實力強硬,也是必須要敲掉的。

齊等閒覺著也差不多是時候跟許長歌等人告個彆,去跟楊關關和黃憧兩人彙合了。

不過,讓他頭疼的是,自己已經以“李半閒”的身份在楊關關麵前露麵過了,最關鍵的是,還帶著個許憶筎的男朋友的身份。

這他孃的,有點蛋疼……

“我這是為了自保,避免被國土安全域性的人盯上,肯定是能理解的。”齊等閒樂觀地想著。

第二天的時候,齊等閒正準備跟許長歌和許憶筎兩人提離開的事情。

許長歌就說道:“你來得正好,小筎一會兒帶你去買一身西裝,下午點跟我一塊兒去參加黃市首舉辦的宴會。”

齊等閒笑道:“許叔,我今天正想跟你們道彆來著,要去忙點自己的事情了。”

趙新蘭道:“你總算有點自知之明瞭啊!對了,你許諾的幫你許叔搞來幾個億的資金的事呢?”

許長歌轉眼就瞪了回去,道:“小李隻是問了一句,可冇有許諾我什麼,你不要在這裡亂說。”

許憶筎皺了皺眉,也冇說話,等到出了門之後,纔開口。

“你想什麼呢?梁驍正記恨著你,你現在離開許家,隨時都有可能仆街!”

齊等閒笑了笑,說道:“沒關係,梁驍不敢動我。”

“不敢動你?開什麼玩笑!他要是不敢動你,當初你乾嘛答應躲到我們許家來?”

“我知道了……肯定是我老媽天天冷嘲熱諷,讓你不開心了是不是?”

許憶筎鼓著腮幫子說道,是真的有些著急,她不想連累齊等閒被人砍死在街頭上。

齊等閒哭笑不得,這都哪跟哪啊,哥當初是為了洗脫在國土安全域性那邊的嫌疑,梁驍算個屁啊……還有,趙新蘭那點嘲諷,在之前有喬秋夢的老媽龐秀雲這位頂級噴子的超級高壓之下,他都能做到當耳旁風了。

趙新蘭跟龐秀雲那嘴巴一比,還是太委婉了一點。

見齊等閒有些不以為然,許憶筎就皺眉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對我有了什麼想法,但那天我又明確告訴了你不可能,所以,你不想再跟我相處在同一個屋簷下?”

“不是,姐姐,你這麼普信的嗎?我就是單純要去辦事了而已。”齊等閒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許憶筎眉頭挑起,說道:“我這是擔心你啊!畢竟,梁驍記恨你,是由我引起的,你要是出什麼事,那就都是我的過錯了。”

“而且,我daddy這麼重視你,覺得你可以栽培,你在許家待著,以後跟他做事,也不是不可以啊!”

“以我們許家的能力,不說讓你站在香山頂流,但讓你當個更加體麵的人,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吧?”

齊等閒道:“不是,我一塊茶磚都三百萬,還要怎麼體麵?”

許憶筎道:“彆說了!你暫時不能離開許家,除非梁驍不找你的麻煩再說。”

“今天你也彆多想了,跟我們去參加黃市首舉辦的宴會,香山市的很多大人物都會來,我的偶像米莉森小姐也會去。”

“到時候,我父親會為你引薦,說不定對你在南洋的生意有好處……”

齊等閒嘴角一抽,就徐傲雪,還用人給他引薦?她是深是淺,身上哪裡有胎記,他都門清兒好吧。

“那我哪知道梁驍什麼時候不找我的麻煩?”齊等閒翻著白眼,問道。

“到時候我會跟我daddy挑明的,讓他去找和聯勝的梁燁說清楚。”許憶筎瞥了齊等閒一眼,說道,“彆廢話了,走吧!”

許憶筎領著齊等閒就到了一家範思哲的品牌店,然後給他挑了一套西裝還有皮鞋等物件。

齊等閒穿上嶄新的帥氣西裝,要擱本來的麵目和身材,那肯定多多少少能吸引到點目光。

但這胖乎乎的和藹模樣,一看……簡直就像是地主家的傻兒子一樣。

“哈……範思哲的氣質不大適合你,看起來跟地主家的傻兒子似的。”許憶筎不由發笑道。

她主動走上來,給齊等閒整理了兩下衣領,仔細打量,笑道:“不過,看著也還行,冇那麼差勁!”

齊等閒畢竟是個武人,再怎麼隱藏自身,多少還是有點與常人不一樣的氣場,這股氣場讓他看上去自信而又強大。

她伸手在齊等閒的胸口上拍了拍,說道:“今天下午可彆犯渾,到場的都是香山的大人物,不要丟了我們許家的醜!”

“放心,我賊低調的。”齊等閒淡定地道。

“那就好!”許憶筎滿意地點了點頭,覺得自己給齊等閒這不怎麼適合穿西裝的小胖子挑出一身這樣的西裝來,眼光值得讚許。

到了下午宴會即將開場的時候,一輛輛豪車出現在了黃文朗的府邸之外。

黃奇斌因為“腦震盪”冇有露麵,繼續在醫院裡待著。

正因為有他稱職的演出,黃文朗才能夠在他召開的那場會議上大發雷霆,然後重拳出擊。說起來,黃文朗還真得感謝自己的兒子跑到水會去捱了一頓毒打來著,不得不說,黃文朗和齊不語都是“親爹”。

齊等閒和許憶筎、許長歌三人,坐著邁巴赫到了現場來。

這輛車要在彆的地方那多半還是有點吸睛的,但在今天,在富豪雲集的香山,以及黃文朗的大院之外,那就不是特彆顯眼了。

齊等閒一眼就看到了徐傲雪,一身雪白色的禮服裙,穿著水晶高跟鞋,挽著一個很時髦的髮髻,單是站在那兒,便已經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了,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過來。

“老情人啊!”齊等閒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來。

徐傲雪在一群男士殷勤的簇擁之下,走了進去。

許長歌笑道:“漂亮吧?那就是我一會兒要給你引薦的米莉森小姐!”

齊等閒點了點頭,說道:“漂亮。”

許憶筎道:“小胖子你彆想了,那可是我的偶像。”

“你太冇品味了,居然選一個這麼失敗的人當偶像啊?”齊等閒問道。

“說什麼?!米莉森小姐雖然在中海一時失利,但做生意總不能一帆風順吧?她能在這種重大打擊之下,到異國他鄉去闖下這麼大的名堂來,不值得欽佩嗎?”許憶筎頓時急眼了,惱火道。

許長歌也道:“小李,可不要以一時成敗論英雄!米莉森小姐,是我迄今為止見過的,最聰明最優秀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