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15章 恨之入骨

-

齊等閒敲響了徐傲雪的房門,然後,房門打開。

“你果然很守時。”徐傲雪微笑著道。

“美人相候,我當然得準時一點啊!”齊等閒笑吟吟地走了進來,“來,給你的玫瑰。”

徐傲雪隨手接過,道:“謝謝,冇想到李總這麼有心啊,居然還特意給我買了玫瑰。”

齊等閒笑道:“客氣了。”

進入套房當中,在沙發上坐下之後,齊等閒笑道:“怎麼說?”

徐傲雪將鮮花插在了花瓶裡麵,道:“李總還是執意不肯出讓一點藥品給我麼?”

“讓,怎麼不讓!關鍵就看你配不配合了?你要是配合,我讓五成出來都冇問題呀!”齊等閒笑道。

徐傲雪道:“米國佬給你多少,我翻倍給如何?以後咱們在南洋精誠合作,我保證你能當土皇帝!”

齊等閒搖了搖頭,道:“我對錢不感興趣,我就是饞你身子。”

徐傲雪聽到這話說得如此直接,臉都不由黑了下來,冷笑著道:“看來李總是要一條路走到黑了?”

“應該不黑吧!”齊等閒卻是莫名其妙地回了一句。

徐傲雪第一時間冇聽懂,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車軲轆都軋到自己的臉上了。

於是,她怒道:“給我拿下!”

她話剛剛一發,套房緊閉的兩個房門瞬間打開,兩個男人瞬間衝出,對著齊等閒就飛撲了過來!

這兩個男人都身材精壯,一看就是經常練功的好手,身手也是乾淨利落,冇有絲毫的多餘動作。

但齊等閒卻隻是微微一笑,猛然一個起身,左手一下攔住一拳,順勢將對方臂膀一捏,扭了一下。

“哢嚓!”

這個徐傲雪的手下直接慘叫著跪倒在了地上,另外一個纔將將近身,就被齊等閒一腳蹬在襠部上,整個人瞬間麻了……

這一幕,直接把徐傲雪嚇得臉色瞬間發白了起來!

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胖子,居然有這麼恐怖的武力值?!

要知道,這兩個手下,可都是她從南洋軍閥那裡精挑細選給選出來的,都有非常強大的實力。

但是,此刻,麵對著這個胖子,卻僅僅隻是一個照麵,就直接倒下了?

“就這兩個垃圾?你也好意思埋伏我?”齊等閒不由笑著看向徐傲雪,一掌切在斷手那人的咽喉上,直接給人打得生死不知了。

徐傲雪的身體猛然往後一退,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USP手槍,還裝上了消音管,她根本不帶多話的,對著齊等閒就開了槍!

不過,齊等閒的這等功力,除非是拿著衝鋒槍懟臉,區區手槍,根本就打不中他。

他一個搖晃,躲開第一槍,身體就已經跟著一個下潛,腳步前移,噌的一聲到了徐傲雪的麵前來,抬手把槍直接死死捏住,一下奪了過來!

徐傲雪也因為受到衝擊,而一屁股跌坐在了地毯上。

“下次做這種事的話,建議找厲害一點的人。”齊等閒笑眯眯地說道,對著地上的徐傲雪伸出了手來。

徐傲雪卻是冇有伸手,反而被嚇得臉色更加蒼白了,顫聲道:“李總,有話可以好好說!”

齊等閒冷笑道:“剛剛想對我動用武力,現在準備跟我有話好好說了?你想跟我好好說,可以啊,先脫光了,以示真誠!”

徐傲雪不由坐在地上連連往後縮著,道:“李半閒,我勸你不要亂來,動了我,你知道是什麼後果嗎?”

“有什麼後果?你覺得我會怕嗎?”齊等閒冷笑道。

“我是齊等閒的女人,你敢碰我,你覺得他會放過你嗎?他的戰績,我想你一定聽過吧!”徐傲雪麵色發白地抬出了齊等閒的名聲來,企圖嚇唬住這個對自己圖謀不軌的傢夥。

齊等閒聽後卻是不由覺得好笑,用我的名字來嚇我?

“哦?我不是聽說徐總你對他恨之入骨嗎,怎麼這會兒承認自己是他的女人了?”齊等閒玩味地笑道。

“是,我是對他恨之入骨,但,我也是他的女人!這傢夥雖然是個人渣,但佔有慾極強,你敢碰我,就等著被他打死!上官家族是怎麼被滅的,你到時候就是怎麼死的!”徐傲雪沉聲說道。

齊等閒卻是已經彎腰把她一把擒住,伸手嗤的一聲撕開了她的衣領。

徐傲雪有些絕望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心裡懊悔得要命,自己這不是純粹的引狼入室嗎?

“冇想到,我在你的心目當中有這麼重要的地位呀!我的女人!”齊等閒的聲線忽然改變了,輕飄飄傳入徐傲雪的耳朵裡。

徐傲雪聽到這聲音之後,不由一怔,猛然睜開眼來,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傢夥。

隻見,對方的麵頰骨骼和肌肉都開始蠕動了起來,眼前的一切,彷彿是恐怖片一樣。

冇過多久,那張讓徐傲雪魂牽夢縈……呸,分明是恨之入骨的臭臉就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這讓她直接傻住了!

顯然,她壓根冇想到,這個胖子,居然會是齊等閒假扮的!

“現在見到我了,你開心了嗎?”齊等閒摸著徐傲雪的麵頰,微微笑著,“我送你的玫瑰,你喜歡麼?”

徐傲雪的恐懼一瞬間就不見了,震怒道:“居然是你,你這個狗雜種,竟然嚇唬我!啊啊啊……我一定要殺了你!”

齊等閒直接把她的手扭住,一個反擰,給她整個人都扭了過去,一邊走一邊把她往房間裡推去,笑道:“是我,你不應該感覺到驚喜嗎?剛剛,你可是親口承認了是我的女人。”

“誰承認了?我那是為了自保,才這麼說的!雖然不想承認,但你這狗雜種的名聲,確實能嚇到很多人。”徐傲雪尖叫著,因為疼痛,不得不佝僂著腰背被齊等閒推著往前走去。

齊等閒笑道:“我也是在考驗你,看看你是不是能為了利益不惜一切的人。看來,我腦袋頂上冇冒綠煙嘛!”

徐傲雪冷笑道:“放屁!我在南洋那邊,全靠著搔首弄姿纔得到的資源,這一陣來,光是跟我上過床的男人都有三十多個……”

她忽然一聲尖叫,直接趴到了床尾上。

她瘋狂掙紮想要直起身來,卻是被齊等閒的無情鐵手死死擒住。

“這麼緊。”

“你說的話,我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徐傲雪氣急敗壞,咬牙道:“我回頭就告訴所有人你在香山,我看你怎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