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25章 送壽衣

-

南倩的女兒這一聲“胖叔叔”,直接給現場的氣氛搞得有些尷尬。

不過,童言無忌,冇有人會把這種事情給放在心上的。

“李總,真是不好意思啊!”南倩急忙說道,“茵茵,叫叔叔就行,不用特意在前麵加個字!”

“那加兩個?叫肥仔叔叔?”茵茵瞪著無辜的大眼睛,問道。

黃憧都有些繃不住了,轉過頭去就笑了起來。

齊等閒卻是不由笑道:“算了,隨她吧,怎麼喜歡怎麼喊好了,沒關係的。”

南倩的這家新店,麵積並不大,但裝修得很別緻,給人一種很有品味很有格調的感覺。

楊關關道:“這些衣服的款式,可都是南倩自己花費心血設計出來的,很了不起噢!”

南倩忙道:“楊小姐你過獎了,我也就這點小本事而已,可不敢當你的誇。如果冇有你的幫助,我現在都已經破產倒閉,流落街頭了!”

今天前來參與新店開業的人也有一些,其中有些是南倩的朋友,有些則是老客戶。

在店內轉悠了一圈,齊等閒發現這南倩還真是有點才華的,自己設計出了這麼多好看的衣服,而且均以手工裁製,價格雖然略高,但很有檔次。

ps://vpkan

“南倩,聽說你有新店開業,我這裡特意過來給你慶祝一下!”一個雍容的女人在這個時候走入了店內,臉上帶著譏誚的笑意。

南倩在看到這個女人之後,臉色頓時就是一白,冷冷道:“楚雨,這裡不歡迎你,立刻給我滾出去!”

黃憧看到這個名叫楚雨的女人之後,拳頭也是驟然一下握緊,眼中冒出殺意來!

這個楚雨,就是南倩之前的閨蜜,也是她幫著嚴動在南倩最傷心的那天把人灌醉下藥,然後才釀成了南倩的悲劇。

“欸,你怎麼能這樣呢?我是來給你祝賀的,你就要趕我走?”楚雨笑吟吟地道。

“不要忘了,你能有今天,可都得感謝我啊!”

“要不是那天我把嚴公子帶來,他事後怎麼會扔給你八百萬呢?”

“不是靠著這八百萬,你能有啟動資金做生意?”

南倩聽到楚雨提及往事,就不由氣得渾身哆嗦,臉色都跟著蒼白了起來,咬牙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我之前居然拿你這種人當好朋友!”

齊等閒和楊關關也都不由看向了楚雨,兩人的眼神都變得不善了起來。

“作為好朋友,我那是在幫你!黃憧這個垃圾,跟嚴公子比起來,連給他提鞋都不配,真不知道你眼睛為什麼這麼瞎。”楚雨冷笑著說道。

南倩把女兒茵茵和黃憧都一下攔在了身後,怕黃憧太沖動直接動手惹上事,也擔心女兒茵茵會聽到一些不該聽的話。

楚雨看到黃憧一副想弄死自己的模樣,不由笑道:“怎麼?想對我動手啊?忘記自己那條腿當初是怎麼被人打斷的了?好了傷疤忘了疼?”

說話間,楚雨拍了拍手,一群彪形大漢湧入店內。

“來,把我的禮物都給我的好朋友南倩掛上!”楚雨高聲說道。

這些大漢一下撕開手裡提著的口袋,一件件壽衣從裡麵落了出來,他們抓起這些壽衣,就準備換到店裡去掛著。

南倩的新店開業,楚雨在這個時候要把專門給死人用的壽衣掛到店裡來,這純純就是在噁心人,不給活路了。

這種事情一鬨開,到時候這店還怎麼開?誰還願意來這裡買衣服?走進來,恐怕都會覺得晦氣。

楊關關在這個時候往前走了一步,淡淡道:“你是想穿著這些衣服,從這裡被人抬著出去嗎?”

楚雨看到楊關關之後,不由一笑,道:“我知道你是誰,魔都楊家的楊小姐嘛!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參與這件事,不然的話,你不一定有命回魔都。”

楊關關算是明白了,這個楚雨必然是有人在背後指使,才選在今天到南倩的店裡來搞事情的。

不然的話,就這樣一個女人,她隨手一巴掌便能拍死!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不把這些壽衣掛上去,回頭讓你們自己穿啊!”楚雨轉頭看了一眼自己帶來的手下們,淡淡地說道。

這些大漢回過神來,拿起衣架就開始掛壽衣。

南倩的眼淚一下就繃不住了,撲簌簌往下掉,內心裡隻有淒苦。

她隻是覺得自己的命苦,這麼多年過去了,那些往事卻還是不願意放過自己。

黃憧想要動手,卻是被齊等閒按住了肩膀,就聽他冷淡地說道:“讓他們掛上去!”

楚雨看了一眼這個胖乎乎的年輕人,不由笑道:“看得清形勢就好,命運如果要強姦你,而且你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

南倩嗚咽道:“楚雨,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啊?”

“我不想乾什麼啊!”

“我就是覺得你現在的日子過得不錯,所以,來給你添點彩頭而已。”

楚雨笑吟吟地說道,看著一件件壽衣被掛上了貨架,頓時,她滿臉的舒坦。

南倩道:“你到底要怎樣才肯放過我?我已經被你害得夠慘了!”

楚雨道:“很簡單,你放棄南茵茵的撫養權,我立馬把這些壽衣帶走,而且,以後也不會來打擾你和黃憧這個廢物的幸福生活。”

南倩聽到這話之後,立刻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怒道:“不可能,你不要做這個夢!是嚴動讓你來的吧?我絕對不會把茵茵交給他這個畜生!”

當年南倩的那件事,在黃憧回來之後,鬨得不算小,但最後終究是被壓了下去。

嚴動在此之前也想要從南倩的身邊把茵茵給帶走,但南倩誓死不從,事情險些鬨大,最後嚴家方麵出麵約束了嚴動。

這些,是得益於黃憧之前的人脈。

他和南倩被人這麼欺壓,當年罩他的大佬理所當然看不過眼,雖然不敢得罪嚴家,但在幕後推手,借嚴動來搶茵茵的事情搞出輿論來,還是可以的。

“嗬嗬,你既然不願意,那就算了。”

“今天的事情,也隻能算是給你們的一個警告而已,你隻要不放棄撫養權,那麼,隻有一條死路可走。”

“這些壽衣,要好好留著,你要是扔了,那我明天就繼續讓人來送。”

楚雨直接不屑地大笑了起來。

齊等閒終於在這個時候開口了,微微笑道:“這些壽衣,你不打算買回去給你家裡人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