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46章 億點點

-

君王戒留在齊等閒的手裡,那麼,就能引許滸這個意圖分裂永夜軍的野心家上鉤。

當然,齊等閒也不用這麼麻煩,大可直接闖進戰天武館當中去,把許滸給當場打死。

但那樣一來,必然會帶來一些或多或少的麻煩,畢竟,現在他是改頭換麵的狀態,到處都在搜捕他。

一旦暴露,引來鋪天蓋地的高手設伏圍攻,給他插上翅膀,都難以離開香山。

喬秋夢轉頭看向徐傲雪,說道:“你得儘快離開香山了,不然的話,多半還會有什麼麻煩找上門來。”

“你在南洋的強勢崛起,惹來了一些國外勢力的忌憚,而且又與瓦希德交惡,所以,這次纔會有cia的人不遠萬裡來殺你。”

“這個瓦希德,就是米國cia扶持起來的一個軍閥,用以左右南洋政權的。”

徐傲雪噢了一聲,說道:“難怪我在瓦希德的部隊當中,看到過一些米國佬們淘汰下來的裝備,清一色的6步槍。”

6步槍雖然是米國貨,但也是出了名的垃圾玩意,當時米國佬同葉南國開戰的時候,士兵們寧願用繳獲來的ak47都不用這垃圾槍。

“這次來殺你的人有三方,一方是瓦希德派來的,一方是米國cia的人,還有一方是在香山盤踞著的葉南幫。”喬秋夢看了徐傲雪一眼,說道。

“葉南幫在香山的勢力也是不小的,靠著從毒三角那邊來的違禁品在這邊發家致富,手底下人多槍多,出了名的不要命。”

“這次殺你冇成,這些人還會找機會。”

徐傲雪點了點頭,她投靠趙家,現在於南洋崛起,的確打亂了很多國際勢力的部署。

南洋是一塊大蛋糕,冇有人不想摻和進來分一杯羹,取陳家而代之,那可太爽了啊!

“那我就儘快回南洋去吧,齊等閒,你答應給我的藥品,可不要忘了!”徐傲雪對著齊等閒說道。

“放心,我這人講信用的。”齊等閒淡淡地道。

徐傲雪皮笑肉不笑地說道:“那可是我賣肉給你才換來的,你要敢騙我,我饒不了你!”

這句話,多少有點給齊等閒埋雷的意思了。

齊等閒不用去看也感受得到兩道帶著異樣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來,而且還帶著一點殺氣。

他心裡不由媽賣批了,這個徐傲雪,太壞了,專門給自己整修羅場唄!

喬秋夢對著齊等閒道:“你要小心這個克拉克,他很強,非常的強!我們永夜軍的幾個高手,都是死在他的手裡。這個人,或許是世界上最強的白人!”

齊等閒聽後點頭,對喬秋夢這話,他倒是一點也不覺得誇張,畢竟,之前與克拉克有過交手,在剛剛也有過一招的比拚。

克拉克,絕對是如他一樣的神級高手,體能已經超越了人體的極限。

楊關關心裡不由暗想:“還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啊!一個米國人,居然能把功夫練到這種境界來,我好像還真冇什麼可以自滿自傲的。以後,必須好好調整心態,踏踏實實練功才行!”

她最近通過讀經書來調整心態,倒是少了許多浮躁,今天遇到這麼多事情,又看到一個克拉克這樣的頂尖強者,內心裡的那點驕傲,已經被磨得渣都不剩了。

戒驕戒躁,永遠是一個武人應該做的事情!

“話也不宜多說,大家散了吧,咱們有機會再見麵!”喬秋夢說道。

“喂,夢夢你也要小心一點啊!”楊關關不由提醒道。

“嗯!”喬秋夢認真地點了點頭,“你也小心,現在香山龍門和洪幫開展武道大會,要針對齊等閒,你是他的徒弟,麻煩來了,首當其衝。”

齊等閒倒是還想跟喬秋夢聊兩句,但楊關關在這兒,還有個煽陰風點鬼火的徐傲雪,實在是有些不大合適。

喬秋夢起身上了一輛車,然後永夜軍的人帶著她撤退,離開了這裡。

楊關關看著離去的車輛,嘴裡不由嘖嘖稱歎,說道:“冇有想到,夢夢居然會變得這麼出色啊!”

徐傲雪便道:“你也不比她差,更何況,你的師父,可比她的師父還要厲害了百倍。”

齊等閒皺了皺眉,對著徐傲雪道:“不要這麼說我的朋友。”

徐傲雪嗤笑道:“看不出來你還挺謙虛?”

齊等閒道:“我也就比楚無道厲害了億點點而已,他還是很不錯的!”

徐傲雪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說的是“億點點”,而不是“一點點”,這貨就是個蹬鼻子上臉的賤人,給點陽光就能給你整成太陽黑子氾濫。

“看來,上次陸大哥的事情,還是影響到了太多的人和勢力啊……”楊關關看向齊等閒,歎了口氣,說道。

“畢竟陸戰龍位高權重,自然會牽一髮而動全身。”齊等閒冷冷地道著。

徐傲雪站起身來,隨手整理著髮絲,淡淡道:“你在香山,有黃文朗罩著,現在又成了雷家的貴人,暗地裡更有永夜軍關照,已經可以說是權勢滔天了!隻要不讓國家的人拿到真憑實據,證明你就是叛國者齊等閒,基本上都不會有什麼大事。”

“我這次回南洋去,也得跟陳家聯絡聯絡了,畢竟,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八壹中文網

“米國佬給了我這麼大一個驚喜,不還回去,也太對不起他們了!”

“陳家,想必也不願意看到一個米國佬扶持起來的軍閥在南洋逐日壯大吧?”

齊等閒卻是冷漠道:“你自己去找陳漁談條件,這件事,我不參與,南洋又不是我家!”

徐傲雪不由眉頭一挑,覺得自己的雷還是埋得少了一點,對付這賤人,就不能手下留情,他怎麼死得慘,自己就應該怎麼來。

“我剛剛見你被子彈打中,冇事吧?”楊關關這個時候纔想起一茬來,轉頭看向齊等閒,關切地問道。

“冇事,被擦了一下而已。”齊等閒撈開臂膀給她看傷口,已經結痂,這恢複速度就有些離譜。

楊關關歎了口氣,道:“小心一點呀!你現在的情況,真的太危險了,要不還是先暫時離開香山,避一避風頭再說?”

徐傲雪卻是神色冷漠,現在冷靜下來,回頭一想,齊等閒這種人可冇那麼好對付的。

這一槍,多半是為了應付楊關關才故意捱的!

就在這個時候,徐傲雪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接聽了這個電話之後,臉色不由變得有些陰沉。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