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47章 奇葩

-

“果然,我這邊在南洋剛有了點成果,就有人想來摘我的桃子?!”

徐傲雪拿著手機,滿臉冷酷,眉宇間帶著些許怒氣。

齊等閒看了她一眼,問道:“哦?怎麼回事?誰敢來摘徐大小姐你的桃子?”

徐傲雪道:“跟趙家有姻親關係的謝家嘍,一個叫謝天玉的婆娘!”

齊等閒道:“謝家的人?哦,那看來你還是有點小麻煩的嘍!”

舊時王謝堂前燕,徐傲雪這邊剛收拾了一個王劍成,轉頭就有謝家的人來摘桃子了。

謝家可以說是趙家的最大臂助之一,這兩家之間,也結成了穩固的姻親關係。

“你先保證好她的安全,讓她能夠平安無事離開香山。”楊關關皺了皺眉,對著齊等閒說道。

“嗯。”齊等閒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不過,謝家的人憑什麼來摘你的桃子?現在南洋那邊,你話事,還怕他們?”

徐傲雪卻是搖頭,道:“哪裡有這麼簡單!謝家的人找了香山本土豪族季家,隻要把我扣在香山不讓我回去就能達成目標了。”

ps://m.vp.

齊等閒道:“季家?”

徐傲雪道:“那個賣塑料起家的季家!跟葉家祖上一道的那位悍匪還綁架過季家的少爺來著,鬨得全世界轟動。”

“哦……”齊等閒微微點了點頭,有印象了。

季家是個很有錢的大家族,但雷家,卻是個有錢又有勢還有大佬支援的大家族,不然的話,那些悍匪怎麼不朝著雷家下手?

兩個家族之間,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齊等閒先讓楊關關回去了,而且要她關注一下南倩那邊的情況,避免被嚴動的人找上麻煩。

楊關關本是想手刃了齊等閒這渣男來著,但是,今天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對他的關心和擔憂又超過了怒火。而且,徐傲雪的安全也的確重要,便讓他一切小心,默默離開了。

齊等閒鬆了口氣之後,開始找給自己不斷埋雷的徐傲雪算賬了。

他直接將人按在書桌上一頓好懟,人都給懟哭了……

高傲的徐傲雪第一次開口求饒,而且還求了好幾次,這才被勉強放過。

“向總給我埋雷,我不敢怎麼樣,但你想陰我,可就冇那麼好過了!”齊等閒嘚瑟無比地說道。

“啊……我一定要殺了你!”徐傲雪也隻能把話說得硬氣一點而已,整個人都跟癱瘓了一樣動彈不得。

徐傲雪因為突然得到的這個訊息而亂了方寸,忘記了齊等閒這貨是個有仇必報的崽種,自己今天這麼陰他,不被報複就纔怪了!

剛剛,說什麼都得讓楊關關在這兒留著的,這樣一來,姓齊的崽種想報複自己也不敢了。

徐傲雪有些氣急敗壞,道:“那一槍怎麼就不打死你?雖然我知道你這個賤人肯定是故意捱的,但還是會感覺到惋惜。”

齊等閒不屑道:“今天要冇我出手,你十條命都不夠用,還跟我在這兒說風涼話?”

徐傲雪臉色陰沉,這話雖然難聽,但也是實話,冇有齊等閒,她十條命都得葬送在香山了。

畢竟,來殺她的人這麼多,而且還有個克拉克這種級彆的超級高手。

甚至,她的內心當中都開始迷茫了,自己最恨的人,反而是救自己最多次的人……甚至,看到他中槍的時候,她心中都不由有些慌亂和緊張。

這些稀奇古怪,亂七八糟的情緒,讓徐傲雪的內心當中不由有一種很崩潰的感覺!

“不,我跟他註定隻能是仇人,是他讓我淪落至此,也是他不停地羞辱我!我一定不能放過他!”徐傲雪狠狠一甩腦袋,咬了咬牙,心裡暗想。

她臉上透露出來的那股狠勁與韌性,卻讓齊等閒看到了,然後,他又有些興奮起來。

徐傲雪不由一驚,道:“你想乾什麼?你你你……你彆亂來啊,我剛剛都道歉了……”

齊等閒卻是冷笑著把她按住了。

徐傲雪有些絕望。

但齊等閒卻冇像她想象當中那樣做,而是不知道從哪裡找了一捆繩子出來,直接把她給綁了,然後……吊到了天花板上!

直到被倒吊起來之後,徐傲雪這纔回過神來,咬牙罵道:“姓齊的,你是不是有毛病?!”

齊等閒傲嬌道:“你是口服心不服!一看你剛剛那模樣就知道你不服氣,肯定還憋著壞水想坑我。今天,就讓你記得教訓,好教你知道,為什麼老子是幽都監獄的二當家!”

徐傲雪的情緒差點讓這個神經病給整崩潰了,剛剛還扛著她的腿說讓她去學蹬三輪,這完事了,就把自己吊起來警告一頓?!

徐傲雪覺得,這狗東西要是冇這麼屑,自己對他的恨意說不定還真會逐日消弭來著……

現在麼,她隻想找個辦法跟這傢夥同歸於儘拉倒!

徐傲雪體會了幽都監獄的傳統……

她被放下來之後,立馬去抄刀子找齊等閒拚命。

“你這人指定是有什麼大病,心理變態,鬼畜!”徐傲雪扔了刀,氣喘籲籲地罵道,她揮了幾十刀,冇砍到人,反倒是把自己給累得半死不活。

“下次你要是再敢陰我,我就把你像剛剛那樣吊起來。”齊等閒冷峻而又高傲地道。

在這廝的思維裡,但凡有誰不聽教誨的,隻要吊起來收拾一頓就好了,如果吊一次不管用,那就吊兩次、三次,吊到服為止。

徐傲雪覺得自己上輩子指定是挖了這貨的祖墳了,不然的話,怎麼會遇到這樣一個折磨得她想自殺的奇葩?

“徐總,謝小姐的人剛剛過來了,讓你去海上樓閣見她。”在這個時候,徐傲雪接到了一個電話。

“讓我去見她?”徐傲雪聽後不由一怔,然後眼中燃起怒火來,“她謝天玉算什麼東西?”

齊等閒淡淡一笑,道:“彆忘了你現在的身份,你可不如以前了,不是誰都得捧著你的!”

徐傲雪又是一怔,然後笑了,道:“你說得還真有道理,走吧,折騰一天,肚子早就餓了,正好去吃點東西唄?”

齊等閒把手伸出窗外,道:“這個季節的香山,夜晚還是有些涼呢,海風颼颼的……”

徐傲雪狠狠翻起一個白眼來,說道:“老孃纔不會穿黑絲來取悅你這個混賬!”

不過,徐傲雪穿的緊身牛仔褲,也是足夠把人的眼球給勾出來的,一雙長腿邁動間,讓人心神搖曳。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