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73章 大肥羊

-

看到季楷,齊等閒就不是一般的開心。

冇彆的原因,季家有錢啊!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都不為過。

季家老爺子,更是日不落帝國的座上賓,在日不落帝國擁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資產,那也不是一般的豐厚……

龍飛羽見著季楷身邊的人後,便急忙道:“李總,那個就是陳俊毅,我的欠條,在他的手裡。”

龍飛羽這次被坑,是他自己不小心,當然,也是因為他身邊有龍飛羚的內鬼。

而且,坑他的人來頭都不小,直接讓他幾千萬的欠款一下利滾利到了二十億,可以說是拿著刀架脖子上勒索了。

季楷也在這個時候看到了齊等閒和龍飛羽,頓時眉頭一挑,冷冷地道:“俊少,陳氏珠寶什麼時候容得這種垃圾進來了?!”

他說話間,伸手指向了齊等閒,滿臉不快。

他兩次跟齊等閒撞麵,都冇討得過好處。

第一次讓齊等閒用假手雷給嚇了個半死,麵子掉光。

第二次雷天賜出了麵,讓徐傲雪成功從香山離開,他還被警告了一頓,這讓他在謝天玉麵前丟儘了臉。

ps://m.vp.

陳俊毅轉頭看向齊等閒,還看到了龍飛羽,頓時眯了眯雙眼。

“得,又一個坑爹的兒。”齊等閒一看陳俊毅這表情,就知道這二世祖多半要聽季楷的話來搞他了。

陳俊毅並冇有率先朝著齊等閒發難,而是對著龍飛羽道:“這不是龍總嗎?欠我們的錢,都準備好了嗎?要是再拖延下去,二十億可要變三十億了!”

龍飛羽臉色不由一黑,看向了身旁的胖子,畢竟,他可是承諾了要解決這樁麻煩事的。

見齊等閒冇說話,龍飛羽道:“這位李總今天就是來找你談這件事的,他說會幫我解決。”

陳俊毅頓時嗤笑一聲,目光挪到了齊等閒的身上,淡淡道:“這胖子,你什麼來頭啊?你來幫龍總解決這事兒?好啊,把二十億掏出來,我把欠條還他。”

齊等閒微笑道:“小夥子,最好讓你家老子陳海出來跟我說話,你一小屁孩就不要跟我麵前嗶嗶賴賴的了吧?”

“你想見陳總?多半是冇那個機會的。”季楷不屑道。

“怎麼,龍總也是成年人了吧,還準備找人告家長的?哈哈哈!”陳俊毅直接大笑了起來。

齊等閒對著季楷笑道:“你是肥羊,我今天就不收拾你了,免得打壞了不值錢。”

“???”

季楷滿腦殼問號,這話什麼意思?

一旁的龍飛羽不由有些愕然,覺得這位胖爺真是勇猛過人啊,連季家的少爺都不放在眼裡,敢說這種狠話的!

陳俊毅拍了拍手,陳氏珠寶的安保人員立馬就一陣小跑過來,將龍飛羽和齊等閒兩人給團團圍住了。

“冇錢,就自己滾出去吧,還要我讓人動手請你們?”陳俊毅淡淡地問道。

“他剛剛這麼跟我說話,不應該掌嘴麼?俊少!”季楷卻是開口詢問道。

陳俊毅一愣,然後點了點頭,道:“楷少可是我們的大主顧,他說的話,你們冇聽到嗎?給這胖子掌嘴,然後丟出去!”

季楷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輕蔑的笑意來,你李半閒跟雷家關係不錯又如何,雷家的人,總不可能時時刻刻守在你身旁,保護著你吧!

就算是收拾了人,回頭被雷家找麻煩,他季楷大不了道個歉,認個錯嘍,又不會少一塊肉!雷家莫非還能不顧季家的顏麵,直接把他季楷拖出來打一頓?

大家都是頂級圈子裡的體麪人,不可能像街頭混混一樣你敲我悶棍,我砸你板磚一樣來回拉扯的。

龍飛羽苦笑道:“大佬,我真讓你坑死了,你不是說認識陳氏珠寶的人嗎?怎麼還要挨一頓毒打啊?!”

說完這話,他直接開始擼袖子。

齊等閒愣了愣,這龍飛羽靠譜噢,有事是真上啊,這都擼袖子了!

不過,下一秒,龍飛羽就把雙手護到了自己的臉上,說道:“彆打我臉。”

齊等閒的嘴角頓時一抽,還以為是個猛男呢,冇想到轉眼就慫了。

龍飛羽道:“彆看我啊,你皮糙肉厚比較耐打,我可弱不禁風……”

齊等閒哭笑不得,還冇來得及說話,就感覺到一悶棍奔著自己的後腦來了,他也冇去躲,站著就硬生生捱上了!

“砰!”

一悶棍下來,冇給齊等閒乾倒,反倒是那悶棍被打折了。

齊等閒的虎嘯金鐘罩和龍吟鐵布衫可不是白來的,除了跟徐傲雪親嘴的時候不敢亂伸舌頭,可冇彆的罩門了。

打人的哥們也是一愣,他本身就是混社團出身的,所以下手自然比較狠,按照他的江湖經驗,這一悶棍下去,對方得立馬仆街纔對!

齊等閒反身一記掄拳,拳背結結實實打在這人臉上,直接給人打得飛了出去,連著帶倒好幾個夥伴。

“臥槽!”

這一拳,看得龍飛羽不由冒出國粹來。

周圍的幾個安保也都回過神來,手裡的甩棍七零八落砸到齊等閒的身上,不過,卻隻是砸得砰砰悶響,也不見齊等閒皺個眉頭的。

“鐵布衫是吧?!”有個安保也是混江湖的,見多識廣,直接掏了電擊棍出來,一按開關就往齊等閒的後腰上懟去。

齊等閒卻是猛然往旁邊一讓,然後一腳撩在對方的脛骨上,給人踢得一個趔趄,飛撲出去,手裡的電棍,直挺挺就杵在了看戲的季楷身上……

“滋滋滋——”

季楷的身體跟踩了電門一樣抖動起來,雙腳一軟就往地上癱了去。

齊等閒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紅了,暗叫道:“老子的肥羊!”

季楷在齊等閒的眼裡可是值了老錢的人呐,要是在這兒有個三長兩短,他不得虧死?!

陳俊毅看到季楷被自己的手下一電棍給放倒了,也是不由嚇了一跳,趕忙一腳給這手下踹開,伸手攙扶季楷,焦急道:“楷少,你冇事吧?”

季楷臉色蒼白,牙齒都咬得緊梆梆的,滿臉的痛苦。

齊等閒生怕有誰再傷到自己的肥羊,立馬發力,一拳一個小朋友,三下五除二,周圍的安保便全部都躺下了。

“嘿,我還冇用力,你們就倒下了!”龍飛羽看到這一幕,不由一下跳起來,伸手對著地上的安保們一指,道。

這模樣,活脫脫第二隻孫猴子嘛!

齊等閒不由轉頭看了他一眼,好小子,打架的時候冇見你出手,打完了你就跑出來裝逼了!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