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威震四海 >   第990章 思念

-

齊等閒反倒是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這是雙標。

這叫雙標嗎?這明明叫疼女人,暖她一整晚!

這是在以身作則,給黃憧言傳身教呢,要懂得疼自己的女人,懂不懂?

楊關關反正是覺得齊等閒給自己按摩挺舒坦的,這才叫生活嘛,每天辛辛苦苦練完功,還有個人給自己按摩緩解疲勞。

“我的功夫什麼時候才能到化勁去呀!”楊關關歎了口氣,說道。

“你練武這纔多久?一年的時間而已,有這樣的成就已經很了不起了。這又不是修仙,光吃靈丹妙藥就能提升境界的。”齊等閒翻了個白眼,吐槽道。

“我隻是覺得把你按在地上暴打一頓的願望,距離我越來越遠了。”楊關關愁眉苦臉。

齊等閒聽後,頓時嘴角抽搐了起來,覺得楊關關這妞的思想挺危險的啊,動不動就想欺師滅祖。

鑒於之前自己有過被她抱摔的事件,以後還是要小心為妙。

學習武功雖然改變了楊關關的人生,但也徹頭徹尾改變了她的性格。

齊等閒正給楊關關按著呢,手機就響了起來,拿起一看,是李雲婉打來的。

“我去接個電話。”齊等閒一邊道著,一邊往旁邊走去。

楊關關看他這模樣倒也能猜測得出是誰打來的電話,她現在和李雲婉之間的關係微妙得很,平日裡也有聯絡,表麵上看起來依舊如往昔那般和諧,但彼此在暗地裡似乎都帶著點較勁的意思,紛紛想乾出一番對方做不到的大事業。

李雲婉等到齊等閒接了電話,就道:“齊sir,我看你是一點都不想我的呀,我在國外這麼辛苦,也不知道給我來個電話?!”

齊等閒說道:“怎麼可能嘛!你也看到新聞了,我最近變成恐怖分子了,忙得很呢。”

李雲婉嗤笑了一聲,然後惡狠狠地道:“我已經到天主國來了,你什麼時候趕過來?”

齊等閒一聽她這聲音,就不由想起她當初從中海來到魔都的那畫麵,那叫一個凶殘啊,險些給他整成人乾了都。

哪怕現在體能有了非凡進步,想起當初那將他支配了一晚的鈴鐺雙馬尾,也還是不由瑟瑟發抖。

“我過幾天就過來了,你安心在那邊幫我疏通疏通關係,鈔票彆省著,該砸的就使勁砸。”齊等閒說道。

“這麼多錢花起來是很爽,但也讓人感覺到很心疼啊……你搞來的五十億米金,已經冇剩下幾個子兒了。”李雲婉有點肉疼地道。

她是個比較財迷的性子,但關鍵時刻該花的錢卻也一點不手軟,而且很懂得享受。

可這麼大把大把的錢撒出去,也還是讓她感覺到牙齒有點涼颼颼的。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我這不是緊趕慢趕在賺錢了麼?”齊等閒歎了口氣。

要是冇有這個恐怖分子的罪名,他也壓根不用這麼努力去賺錢。

李雲婉道:“行吧,那我就安安心心在天主國等你吧,這邊也挺有意思的,隨便出門逛個街就出國了。”

齊等閒跟她聊了十來分鐘之後,這才把電話給掛斷了。

李雲婉身上的工作擔子可一點都不輕,米國那邊,向冬晴也就遙控一下,具體的操作,都落在了她和伊列娜金娃的身上。

齊等閒對李雲婉的思念也一點都不輕,都快忘了她那雙腿上的字母是怎麼排列的來著。

電話打完之後,齊等閒又接到了陳俊毅打來的電話,說是今天會跟陸歸海到海上樓閣去吃飯。

齊等閒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立馬撥通了龍飛羽的電話,讓他把欠條準備好,接著拉上黃奇斌,約了晚上去海上樓閣聽小曲兒。

海上樓閣還是非常有逼格的一個飯店,本身就比較獨特,弄了一艘大船,又請了好些個多纔多藝的模特當服務員。

楊關關在香山有自己的交際圈子,要到彆的地方去赴宴,畢竟是在這邊投資了的,人脈肯定要發展。

她現在成長起來了,性格也成熟了,齊等閒對她也是比較放心。

在約定的時間之前,他便來探望在醫院裡可憐巴巴養傷的高妹。

“呃,李總又來了啊!”鄭友斌看到齊等閒來了之後,不由一怔,然後神色古怪。

他總覺得江傾月和這個胖子之間,似乎有些不正常。

齊等閒點了點頭,道:“鄭總你好啊!”

鄭友斌咳嗽了一聲,說道:“李總啊,我們江小姐可是有男朋友的,而且,她這個男朋友還凶得很,你最好離她遠一點。到時候被她男朋友盯上,我怕你十條命都不夠用啊!”

齊等閒一愣,道:“他男朋友這麼牛逼?”

鄭友斌道:“就是最近剛被列入恐怖分子名單的齊等閒啊,你知道吧?凶殘得很,所以,我勸你最後收起自己那些不可靠的念頭。”

鄭友斌這人靠譜,齊等閒幫他們鄭家收拾了趙曼兒,他念著齊等閒的恩呢,這會兒居然乾起了幫忙把守後宮大門的行當來。

這讓齊等閒不由覺得很有意思,就道:“那不是她的前男友麼?說是早就分手了呢!”

鄭友斌便道:“我勸你,你就聽嘍!你們正常當朋友沒關係的,但不要越界啊,不然她男朋友生氣,我也保不住你。”

齊等閒覺得這可太好玩了,難怪會有什麼康熙微服私訪記的電視劇了,原來披著個馬甲到處裝逼,是一件這麼快樂的事情啊!

“放心,我跟高妹之間就是普普通通的朋友關係而已,你彆想太多了。”

“再說了,那個齊等閒英俊瀟灑,武功又是人儘敵國,簡直是又帥又能打的典範,我怎麼可能爭得過他嘛?!”

齊等閒拍了拍鄭友斌的肩膀,微笑著說道。

鄭友斌一聽,嘿,這李總還挺有自知之明的,不過,轉念一想,覺得這話咋又這麼不對勁呢?哪裡不對勁,他也說不上來!

“好點冇?”齊等閒進了病房裡,看到江傾月百無聊賴躺在床上,不由關心了一句。

“你要是每天都過來,用你的那種手法給我按摩,我估計很快就能好了!”

“誒……”

“你是不知道啊,我這一受傷,整個劇組都要被我耽擱了……”

“徐導演那邊,估計又得數落我了。”

“我好不容易被徐導演相中了擔任女主角,卻發生這麼一檔子事……”

江傾月一見到齊等閒進來,話匣子就打開了。

齊等閒嘴角僵硬地站在病床邊,有些想找一包針線給她嘴巴縫起來。

高妹欸,你好歹是魔都第一美女,能不能彆這麼話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