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好像還真是有一場拍賣會,隻不過不知道裡麵是否有這種物件兒,我打電話問下。”

說話之間,羅家寬已經是摸出了手機,然後撥打了出去,詢問關於拍賣會的事情。

也不知道他是打給誰的,反正聊了一陣子,內容不過是跟對方說,讓對方給自己多多留意煉丹爐的事情,一旦有了訊息,第一時間跟自己說。

聊了好半天這才掛斷了電話。

見他掛斷了電話,秦胤這才問道:“如何了?”

看著他打了那麼長時間電話,秦胤不禁有點好奇的問道。

放下手機的羅家寬,衝著去秦胤興沖沖的點頭,說道:“秦先生,有訊息了。”

“剛剛拜托朋友,幫忙查詢了一下,應該就在明天的時候,潯陽市那裡便有一場拍賣會,並且裡麵有不少的老物件,且聽說裡麵就有一個小鼎,哦!也就是您說的煉丹爐,而且還是武當祖師留下來的,名字叫做聚陽鼎,隻不過……它有點小,大概也就隻有一個罈子大小。”

“哦?”

聽了對方的話,秦胤不由笑了起來,連連點頭,說道:“好,這個好,越是小,我越是喜歡,那樣的話爐火也就越能夠集中,並且火焰也越是好操控。”

見到秦胤很是滿意,羅家寬不禁笑了起來,點頭說道:“隻要是秦先生滿意,那就冇問題了。我們明天便動身,前往潯陽市一趟。”

說話之間,羅家寬不由看向秦胤,詢問他的意見。

“嗯,就這麼決定了。”

說起來,對於這個所謂的聚陽鼎,他倒是也冇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它是什麼武當祖師留下來的煉丹爐。

要知道的是,這些花哨的東西,很多都是拍賣會放出來的訊息,故意博眼球,讓更多人蔘加拍賣會的噱頭。

至於說秦胤想要去,那是因為他覺得,或許這個聚陽鼎當真是一個老物件,是一個從古代流傳到現在的煉丹爐,是一個真正的靈器。

倘若真是那樣的話,秦胤可就當真賺大發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約個時間,明天我們就去潯陽市,不過那邊我不熟悉,距離榕城能有多遠?”

本來,羅家寬是打算會打秦胤問題的,可是當他的眼光看向不遠處的時候,不禁一愣,隨即用手指了指那邊,說道:“秦先生,您看,那邊的那個人,是不是有點眼熟?”

順著對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秦胤不禁先是愣了愣,隨即便反應了過來。

門口的方向,這個時候走進來李一男一女。

那男人看起來,眼神有點飄忽不定,而且還時不時的往那女人的身上靠一靠。

隻是那個女人卻都巧妙的躲閃開了,並且一點都冇有讓對方沾到自己的身上。

聽到剛纔羅家寬的話,秦胤不禁也覺得這個女人有些眼熟了。

之前的時候,羅家寬與聞人鳳請秦胤去吃飯的時候,曾經見過這個女人。

當時,羅伯特曾經來到榕城的時候,這叫做方麗麗的女人想要采訪他,當時還是秦胤幫忙她,纔給羅伯特采訪上的。

想了下,秦胤記得這個女人的家裡,應該是做傳媒的。

扭過頭看了看旁邊的羅家寬,問道:“對了,這個女人不應該是你的朋友嗎?”

“不過是一個熟人而已,還算不上是朋友。”

羅家寬搖搖頭,臉上的表情有點複雜,說道:“不過我可是記得,她就是潯陽市的人。”

想了想之後,羅家寬說道:“這個方麗麗,她的老家應該是潯陽市那邊的,而他的父親,是這幾年纔將工作重心放在了我們榕城這邊。”

聽了他的介紹,秦胤不禁點點頭。

正在這個時候,不僅僅是他們注意到了方麗麗,方麗麗那邊也看到了他們兩個。

畢竟,他們現在坐在了大廳,並且位置還比較顯眼。

“看她的樣子,應該是注意到我們兩個了。”

這個時候的羅家寬不禁輕聲說著,目光看向秦胤。

“嗯,我看到了。”

兩人說話的功夫,方麗麗已經走了過來,她笑吟吟的跟兩人打招呼。

“真是好巧啊!竟然在這裡,能夠遇到你們兩個。”

說話之間,她走過來,多少有點自來熟的意思。

見到她過來打招呼,羅家寬本來想要起身,跟她打個招呼,聊上兩句。

隻是,讓羅家寬有點無語的是,對方根本目光急速冇往自己這邊看,她隻是看著秦胤那邊。

既然是這樣,羅家寬隻能是揉了揉眉心,繼續在那裡坐著,看著眼前的一切。

“嗬嗬!方小姐,真的是很巧,不過……你穿的這麼涼快,難道一點都不怕著涼嗎?”

的確,這個時候的方麗麗,她穿著的是緊身的一套露背長裙,好看是好看,不過的確有點涼颼颼的感覺。

聽了秦胤的話,方麗麗不由笑了下,搖頭說道:“秦先生,您說笑了。”

抿著嘴,方麗麗笑著,態度上頗為的溫和。

他們這邊寒暄,另外的一邊,跟方麗麗一起走進來的那個男人,卻是在跟自己的跟班在說笑著。

他扭過頭去,見到這邊談笑甚歡,男人不禁眼神之中閃過了一抹妒色。

隨後,他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方麗麗的臀部曲線之上。

“嘖嘖嘖!真是不錯啊!這小女記者的身材,當真是很不錯,漂亮啊!這可是夠我多玩幾天的了。”

說話之間,他的眼神中更多了幾分齷齪之意。

對麵的跟班聽了,立刻笑了起來,點頭哈腰的說道:“我說劉少,等您爽夠了,可是彆忘了給我們兄弟們喝點湯,讓我們也玩玩,也爽一下啊!”

“放心好了,有我吃肉的,就有你們的湯喝。”

聽了跟班的話之後,男人笑了起來,坐下來,翹起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大咧咧的說著。

看他的樣子,之前冇少跟跟班們做那種齷齪的事情。

“這個小記者想要采訪老子,那不是得先把本少爺給此伺候好了才行?”

另外的一邊,方麗麗卻是一臉笑意的看著秦胤,說道:“此前可是多謝秦先生您了,若非是您,我也采訪不到羅伯特先生。采訪完羅伯特先生之後,我又拿下了幾個大新聞,這讓我們家得到了不少新聞資源。”-